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工作与晚餐

  工作与晚餐

  平宫北纪的工作是把二楼的菜品端下来,然后刷碗洗碟。

  因此,他的薪水要比那个中年人多出了不少。

  这家店二楼是厨房和清洁区,平宫北纪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呆着。

  五点钟,拉面店开始正式营业。

  客人多了起来,平宫北纪的活越来越重。

  端来送去,上下奔波。

  他很怕客人点些带汤的拉面,对于上下楼的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危险。

  楼梯的转角处很陡,平宫北纪好几次都差点滑到——因为端着一个大托盘,他不好看到脚下。

  刷碗洗碟倒是简单了些。平宫北纪在水槽里先挤出大滩洗涤灵,然后用自来水猛地一冲,泡泡“吨吨”冒出,倒是颇为解压。

  至于洗不洗七次盘子,别扯!

  很难的啦。

  他一刻也不闲着,可从未遇到无活可干的时候。

  那个中年人——也就是他的搭档,总是会把收拾的餐具放到楼梯拐角处。有时平宫北纪没有及时收掉那些餐具,他端着菜品下楼的时候就越要小心。

  可他越是小心,心里就越是烦躁。平宫北纪开始讨厌这个家伙了,面无表情,偷懒自私。

  现在他正刷着碗,打着腹稿准备向那个男的抗议。

  如果只是这样忍耐下去,过几天自己是不是还得把楼下的餐具带上来啊。

  旁边厨房里两个厨师在风风火火地做拉面。楼梯下传来一阵女人的惊呼。

  好像是老板娘的声音。

  厨房里冲出一个男人,手上的面粉还没抖搂干净。他走到楼梯口,急切地喊着:

  “亲爱的,你没事吧?!”

  原来老板娘在上来的时候没有注意拐角的餐具,不小心被绊倒了。

  更严重的是,那被打翻的汤汤水水泼在了她的裤子上,估计要费工夫清洗了。

  那老板娘脸上一阵青红,把那个懒惰的中年人叫来:

  “你这是怎么搞得?谁让你把餐具放在这种地方的......”

  这老板娘看上去挺知性,但教训起人来可是一点不含糊。那中年人点头哈腰了好一阵,收拾了半天,乖乖地将餐具都送上来了。

  平宫北纪当然也没给他好脸色看,不仅是不想,也是没空搭理他。

  另外看起来,那厨师应该是一家之主了,挂着一副憨厚可亲的笑,胡子也没怎么刮。

  此刻那厨师也放下心来。

  经过平宫北纪身旁时,他还问了问情况如何,适不适应。

  平宫北纪正忙着刷碗,他只好一边笑着一边应答。好在目前没有什么客人点餐,他稍稍能放松些。

  “是的,折笠先生,我是一年级的。”

  折笠先生一直摩挲着他的双手,要把那上面结成块的面粉擦下来。他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一头钻进了厨房。

  平宫北纪来回抬着腿,站了这么久,他已经很累了。

  楼梯里又传来脚步声,他本以为是那个中年人来送餐具了,可结果是老板娘出现在他眼前。

  她还拿着一只凳子。

  和刚刚雷厉风行相比,老板娘——也就是折笠夫人面对平宫北纪时倒是和颜悦色。

  她轻声细语地道歉:

  “唉呀,真不好意思。你说我这老忘事,你都干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给你那个凳子......”

  折笠夫人换了一套衣服,心情似乎不错。她找了地方将凳子摆好,又匆匆下楼,竟是把一整桶饮用水搬了上来。

  “折笠夫人,这种事情以后我来就好了。”

  “没事,你干活肯定累了,我不打紧。”

  平宫北纪接过那桶水,还挺重的。

  折笠先生也从厨房里钻了出来,把半碗炸肉、一块蛋糕和一碗白米粥端上来。

  好不容易把水桶放好,平宫北纪接过来那份饭菜。他以为这是那个客人点的,可托盘上并没有打印的单号。

  “嗯?这是哪号桌的......”

  还没等平宫北纪问完,折笠夫妇两人就笑了:

  “这是给你吃的啊,下午直接来这里,肯定没吃饭吧。”

  说的的确没错,平宫北纪突然觉得肚子饿了。

  虽然饥饿难耐,但他没有直接吃,问道:

  “楼下的前辈要叫上来一起吃吗?”

  折笠夫人嘴角微微撇了下,不紧不慢道:

  “没事没事,他吃不吃都不打紧的。那个家伙老是偷懒,改天就辞了他,让小暮来干这活......”

  折笠先生也笑了笑:

  “你倒是为别人想,别人可不一定想你。你吃吧,这点东西免费的,不打你工资里扣......”

  平宫北纪道谢后,便不管形象狼吞虎咽了起来。

  炸肉是咸香的,和蛋糕味道不太配。他没动蛋糕,想着待会带回家。

  厨房的机器又动了,又来了新活。平宫北纪三口作两口吃完,准备迎接下面的工作。

  ......

  晚上九点,工作结束了。平宫北纪告别折笠夫妇,乘坐电车回家。

  其实他所住的地方离车站还有很长一段路,因此真正到家时已经是九点半。

  绪方凉鹤已经回来做好了饭菜,可面条已经软了、凉了。

  平宫北纪拖着疲惫的身体趴在沙发上,他现在不想动弹。

  “你还吃饭吗?”绪方凉鹤问。

  “不想吃了。”

  “还是吃点吧。”

  “我吃过了。”

  “可我还做了这么多......”

  平宫北纪起身,看着绪方凉鹤,与她关切的语气不同的是,她的表情像是在忍着笑。

  绪方凉鹤很努力地紧抿着嘴唇,但眼睛盈着笑意。

  你能再表演下那个吗.JPG

  他叹了口气,面容苦涩,道:

  “我真傻,真的。”

  “怎么了?”绪方凉鹤看上去有些疑惑。

  平宫北纪听后,猛地站起。然后在她的注视下——

  左手呈爪状,手心朝上,是在端着碗。右手则模仿拿着筷子的模样,夸张的做出张嘴的动作,然后狠狠地吸溜好一口。

  然后仿佛不过瘾似的,他又吸溜了两口。那声音夸张得很,就像嘴里放了好几把辣椒。

  绪方凉鹤看着他,慢慢把头低下去。可她的身子又在颤抖,一会便又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她抬起头,用手捂着嘴,连睫毛都在颤动。她低下头时,也把腰身伏低,手杵在膝盖上。

  她笑完了,慢慢伏起身。

  调整下呼吸,像是要强调什么,她清了清嗓子。

  “吸溜......”

  绪方凉鹤开始模仿他刚刚的动作。

  当然没有平宫北纪那么夸张,她吸溜“面条”的时候更像是在小口喘气。

  不过就算这样,这依然和绪方凉鹤平时的形象不太搭,她表现的小恶作剧让平宫北纪难以相信。

  但这也够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笑出了声。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