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章 教学

  教学

  “我当时还想着可以用手机联系呢,结果你直接表演起来了。”

  “那种事情不要再提啦......”

  平宫北纪一口气站起来,走到桌子旁,从塑料包里拿出食物:

  “这是我打工时老板给我吃的,我不吃甜的......”

  摆在桌面上的是那块蛋糕,还有客人剩下的甜品,都被他打包回来了。

  绪方凉鹤凑过来,惊喜之余又带些惋惜:

  “那我准备的晚饭......”

  “明天我做炒面,你吃吧。”

  绪方凉鹤在餐桌前坐下,小心翼翼地取出蛋糕和甜品,轻轻咬了一口。

  随后她把塑料袋摊在面前,好接住进食时掉下的碎渣。

  她小口小口地品尝着,但吃的很快,看来的确是饿了。

  平宫北纪将这些看在眼里,心里觉得有些感动,绪方凉鹤完全不用等他......

  “你是没吃晚饭?以后别等我了。”

  “我以为你会很快回来,就等了会儿。”

  一阵沉默。

  平宫北纪眼看着她快要吃完,竟有些看饿了。他拣了几根面条,再浇点菜汤,吃了起来。

  味道还不错。

  但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着,没有什么交流了。

  他闻到自己衣服上的油烟味,是打工时沾上的。平宫北纪脑子里又开始响起打工时的各种噪音,锅铲碰撞、抽烟机、楼下的喧闹......

  工作时,他很多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一次客人点了份砂锅,他没注意,手指差点碰到那滚烫的锅面。还好那时手指感受到了高温,下意识躲开,否则他第一天工作身上就要挂彩了。

  还有一次,他没注意到放在楼道里的餐具,一脚踩在了上面。好不容易稳住身形,鞋子上却沾上了汤汁,他一阵懊恼。

  “工作是地狱,对吗?”有一次,那个偷懒的中年人说道。

  平宫北纪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阵恼怒。这句话本是无可厚非,但太多余了。他也听出了话语中的刺儿,可他却忙着干活,无力反击。

  他讨厌那些点一堆汤汤水水的客人,因为这意味着更大的危险。折笠夫人虽然对他和颜悦色,可催促却一点都没落下。他开始讨厌这份工作,讨厌这样的生活。

  “你还好吗,平宫同学?”

  不知何时,绪方凉鹤已经开始收拾桌面了:

  “要不再热热,凉的不好......”

  平宫北纪回到现实,又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还好,有绪方凉鹤的关心,他不至于一直难受着。

  一股柔软的感激之情涌上心头,不过他并不会因此表现出来。毕竟两人的关系还很微妙。

  “吃饱了,吃饱了,谢谢关心。”

  ......

  一连几天,平宫北纪都在这样的奔波中度过。

  他逐渐适应了打工生活,并对很多事情的处理游刃有余。

  平宫北纪会在合适的时候拿出宝宝椅给客人,也会帮着小孩找厕所。

  鉴于那个偷懒的中年人,平宫北纪尽量表现得很机灵,很有眼力见。很多细节方面他处理的很好,得到了折笠夫妇的夸奖。

  折笠先生也喜欢研究些新菜式,平宫北纪自然也成了试吃员。由于他比较丰富的厨艺经验,再加上以前富裕时的各种吃法记忆,两人竟开发出了一道新菜品,评价还不错。

  这自然也加深了众人的重视程度。

  有一次下班时,折笠先生执意留下他,和另一个厨子做了好几道菜,让他一块吃。

  饭桌上,几人的夸奖不少,大多是把他跟以前来打工的人作比较。平宫北纪谦虚了几句,这更加深了众人的好印象。

  因此,他所吃到的晚饭也更为丰盛,工资也适当涨了些......

  至于社团活动方面,就进展得不是很顺利。

  主要原因是其他人没有什么经验。

  平宫北纪费了好大心劲,才讲完一些基础性的东西。他又在网上找了很多课程,挑挑拣拣,要求众人学习观看。

  只是时间太少了,实在不能强求他们的进度。

  社团里,本来是主导的长谷夕香和江川央生,现在都对平宫北纪言听计从。毕竟为了能够和文学社一较高下,必须要听平宫北纪的要求。

  隐隐地,这个社团的中心集中到了平宫北纪的身上。

  “大多数人对于一部剧的感知总会是粗线条的,给观众留下印象的不是主题思想和那些似是而非的细节,而是感知力度和人物形象。相比之下,感知力度更难以把握。”

  “不过无论能不能把握,我们都要注意不要把精力过度放在‘喊出主题’上,不要本末倒置,给人以生硬地格式感——毕竟我们要写的是故事型话剧。”

  “好了,今天的就讲完了,昨天大家的练习我都看过了,大家都有进步......”

  平宫北纪喝了口水,看了看时间,准备只挑一个人的讲,否则时间不够了。

  “长谷社长,就说说你的吧。”

  “‘过犹不及’,这是对你的评价。你身为创作者,在表达感情时变成了对观众的倾泻。对于观众情绪火候的预测后,要有控制地释放。只有控制,才能释放......”

  专业的评价也并非总是正确的,平宫北纪经常和长谷夕香吵架——并非出于恶意,而是对于艺术上的争论。

  不过今天她似乎很赞同,连连点头。

  平宫北纪说话时,她总会不由自主地盯着。

  看着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喉结。直到他走远了,长谷夕香才回到创作的世界里,把眼睛从已经远去的模糊背影上抽离。

  活动室里没人了,绪方凉鹤和江川央生都走了。

  她一个人在回想平宫北纪的评价。

  翻开稿纸,有一部分的台词被完全标黑,旁边标注着“重写”。还有的句子删删减减,不成样子了。

  有的批注也是被再三划去,可以看出那个人的纠结与用心。偶尔有的句子被表扬,她便一遍遍地读着,直至能背下来。

  不小心掉了一张稿纸,她捡起来,是最初给平宫北纪修改的那篇小说。

  就在昨天,她收到了杂志社的消息,那篇小说已经被编辑通过了......

  对了,为什么这家伙不去写小说赚钱,非要天天忙着打工呢?

  长谷夕香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却想不明白。

  啊,对了,应该是靠写作生活不稳定吧......

  可她没注意到的是,从社团结束到现在,自己一直想着那个叫平宫北纪的家伙。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