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七章 钢琴女孩

  钢琴女孩

  平宫北纪已经下定了决心,从这两天开始确定剧本题材与内容,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曾想过和众人一起商量,但从现在的情况看,似乎不太可能。

  最好的方法,是由他创建好具体大纲,再让小说创作社的众人各自负责一部分。

  就这样吧。

  平宫北纪随后又考虑了很多情况,比如舞台条件怎样,参演人数多少,男女比例如何,音乐伴奏种类。他在纸上列举出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对这些一无所知。

  不是不会选,只是他不知道学校这个话剧社条件怎样。

  找时间去参观参观吧。他在心里盘算着,于是转过身,叫醒了井上刚。

  “喂,井上同学,你知道话剧社在哪里吗?”

  “话剧社......你去那地方干嘛,”顿了顿,他接着说,“莫非你是想去求情?”

  文学社和小说创作社要比式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一年级里传的尤为火热。

  绝大多数人都对结果看法一致,这个突然冒出的小说创作社怎么可能比得过文学社嘛。

  倒也能够理解,毕竟作为本校招牌门面,文学社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

  “你在说什么,我当然是去考察啊。”

  “没劲儿。不过,你们小说创作社要是真能比得过文学社就好了。”

  “怎么,你还希望你们文学社输掉啊。”

  井上刚摇了摇头,一副神秘的脸色:

  “你傻啊,要是你能带领社团赢了这次比赛,谁最开心?”

  “......你不妨把话说得明白些。”

  “当然是——长谷学姐啊。我已经听说了,她特别关心这件事,每天都要忙到很晚呢。”

  平宫北纪顿时有些疑惑,这种消息他都不知道。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井上刚又补充道:

  “我是从文学社里听到的,有位学姐是她朋友,闲聊时不小心说漏嘴了......”

  平宫北纪又回想了长谷夕香这几天的表现,似乎的确很疲倦。每次他来到活动室,总能看见长谷夕香趴在桌子上睡觉。

  井上刚没有注意平宫在思考,自顾自地演了起来:

  “啊,学弟,你能帮我赢得比试真的太好了。没想到,在这过程中,我对你已经......你想要什么奖励呢,我的膝枕,还是我的吻......”

  他越来越兴奋,还做出索吻的姿势。

  喂,这是什么三流轻小说里的剧情啊。

  “别别别,你就把话剧社在哪里就行了。”

  “唉,无趣。话说你们真的有把握吗,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呢。”

  “管他们呢。”

  ......

  匆匆吃过午饭后,平宫北纪准备去找话剧社了。

  本校的话剧社大致分为两部分,一个是本校的礼堂舞台,另一个就是自己的活动室了。

  平宫北纪正是去的活动室。

  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很多人去小超商买些面包之类的对付,也有很多人和平宫北纪一样带着便当吃。

  他心里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去的太早,活动室里没有人呢?

  平宫北纪心里推算着,但又转念一想,等一会又怎样。

  来都来了。

  这是邻近体育场的活动楼,现在的人并不多。

  这栋楼里有不少社团,比如合唱社、轻音社,还有各类舞蹈社团。

  对了,活动室在三楼还是四楼?

  平宫北纪突然想不清了,只记得是在某一楼层右拐,最里面的那间教室是属于话剧社的。

  都去看看吧。

  正想着,一阵悠扬的钢琴声传来。

  他停了下来。

  还是高桥友恭的时候,他为了写好一本小说,曾花钱去了日本有名的音乐学院学习钢琴。

  小说写完后,他也将练琴的习惯保持了下来,持续了九年,一直到意外发生。

  话说自己已经几个月没有练琴了,他肯定手生了。尽管如此,对于钢琴音乐,平宫北纪依然很敏感。

  其实在活动楼里听见乐器声并不奇怪,只是这个琴音,平宫北纪有些听不惯......

  好奇怪的感觉,这个琴声。

  显然,弹得太快了。

  他分辨出来,这部分是舒伯特即兴曲Op.90 No.4。

  这首曲子,很多专业学生从小学就可以弹,甚至能一直弹到研究生。

  即使如此,想弹好依然会比较难。

  它的难表现在,想把右手弹匀就非常吃力。同音进行换置时,很多人都弹得很快或者有重音。

  似乎弹琴的人也意识到了,但就是改不过来。琴音也越来越不稳定,连重音都有了——这本是一首比较“匀”的曲子。

  琴声停下来了。

  平宫北纪大概听出了那个人的情绪,估计已经很烦躁了。

  他很想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转念一想,眼前要紧的事不是这个琴声,而是去找话剧社。

  更何况,琴声停了,他也不知道弹琴的人是在哪个活动室。

  算了吧。

  他缓步走近了三楼最右端的活动室,门上的毛玻璃挡住了里面的光景。

  随后,他打开了那扇门:

  “打扰了,我是来......”

  琴音又响起。

  看见了里面的装饰,平宫北纪意识到自己走错了。

  明亮的室内围满了座位和其他乐器,包围了最中间的三角钢琴。

  琴的上盖像淋湿了一般发着黑光,宛如鸟的翅膀般展开。琴盖另一边随着细腻琴声摇摆的,是一头橘色的头发。

  琴声又响起来,伴随着的,是一个女孩正坐在钢琴前哭泣。

  那个女孩坐在倾斜的键盘前,长长的睫毛微敛,目光专注在琴谱。可她的目光似乎被眼泪模糊,于是胡乱地抹着眼泪。

  女孩听到了平宫北纪的声音,恶狠狠地转过头。

  停止的不仅仅是刚刚的琴声,现在仿佛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

  “对不起,我是来找话剧社,不小心闯到了这里......”

  平宫北纪有点慌张,只好胡乱地解释着,道歉着。

  那女孩擦了擦眼泪,表情随后软了下来,语气也很正常:

  “楼上的话,要等到一点钟。”

  平宫北纪听后,首先是一阵放松,女孩似乎没有为难他的意思。

  可随后心里便是一阵懊恼,唉,果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照着这个时间,他还得等将近一个小时呢。

  那女孩不再看他,手停在琴键上,似乎在等着平宫北纪离开,自己好练琴。

  可他知趣地正要转身时,女孩却正好叹了口气:

  “你在这里等着也行,现在只有这儿开着。”

  居然可以留下来?平宫北纪心里倒有些感激了。

  在别人活动室外干巴巴地等着,实在是不愿意。

  “谢谢。”

  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小心地看了女孩一眼,她仍是愁容满面。

  女孩身穿普通的校服,胸前的领带是黑色的,显然是二年级的学姐。

  但她美得惊人。

  平宫北纪忍不住看了两眼,她的美不仅来自于外貌,还来自于得体的身姿与气质。

  又开始了,错误的琴声。

  平宫北纪又细细的聆听了一番,但这次和他在外面听不一样,不仅能听清楚动静,而看得见女孩手上的动作。

  果然是那种错误啊。

  女孩还在弹No.4的前面两小节,基本上也就两个和弦,问题也集中于此。

  右手在需要速度时,左手的强弱也要注意。除此之外,其他的问题也不少......

  女孩又停了下来,盯着琴谱,一动不动,似乎对此已经完全不抱有期望。

  “学姐,让我试试吧。”

  平宫北纪不愿再看下这副惨剧了,凑上前去,尽量轻声细语,面露一副和善的微笑。

  女孩被吓了一下,转头的眼神带着困扰。

  眼前的男孩背对着阳光,脸上看不太清,但从领带的颜色可以看出这是个一年级学生。

  让这个冒冒失失的一年级生试试?

  她也不想再考虑这些。

  试试也没关系,反正还能休息一下。

  女该没有说话,给这个男生腾位置。

  平宫北纪坐到了女孩的座位,他把手放到琴键上,还有女孩摸过的温度。

  女孩坐在一旁,默默看着他。

  开始了,平宫北纪格外小心。

  琴键带动钢琴里的击弦锤,撞向钢丝,声音从中流动出来。

  嗯,多么美妙的开局......等等!

  无论怎么说,平宫北纪是第一次弹,明显有些力不从心。

  右手的确没有弹快,可是重音强弱却被区分的很明显。

  左手部分的松紧处理也不到位。

  女孩的表情变得遗憾——重音明显是很致命的错误。

  他再来一遍。

  第三遍。

  琴音由滞涩变得流畅,从指尖飞跃的音符不再生硬。

  他弹得越来越熟练,或者说,更加专业与自信。

  那种感觉回来了,平宫北纪自然也不含糊,将曲子完整地弹了一遍。

  细腻通透的琴音就像深秋的冷雨,一滴一滴地从钢琴里跳出来。

  女孩开始时仍是半信半疑,可当平宫北纪在弹第三遍时,她已经能够听出来两人之间的差距了。

  她惊讶而大胆地看着眼前的男孩。

  无疑,这个突然冒出的学弟弹得比自己好多了。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