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看好了,钢琴是这样弹的

  “你看过划水的鸭子吗?”

  “看过,可......”

  “鸭子在水上游时,表面悠然自得,可为了保持平衡,脚蹼就得不停地滑动。这首曲子也是这样。——呃,该怎么称呼呢,学姐吗?”

  “可以,请接着讲吧,你叫我什么都行。”

  女孩自来熟地摸到了平宫旁边,眼里亮晶晶的。一扫不久前颓丧的表情,她现在像一只温顺的橘猫。

  毕竟是橘色的头发。

  在平宫北纪的要求下,女孩单用右手来弹。没到一半,就被平宫叫停了。

  “你抡起来,抡起来啊。手腕放松,抡起来......”

  “别拘泥那‘正确姿势’,没用......”

  “不要弹完这小节就给自己心理上放松的暗示,这是一个循环,把最后一个音当跳板,否则每小节衔接的不流畅......”

  “我是说了跳板这个概念,但这是心理上的,不是作用在琴键上的......”

  平宫北纪费了半天口舌,才把女孩的很多错误纠正过来。

  女孩心里懵懵的,但一直紧跟着平宫北纪的方向来弹。

  虽然不熟练,但比之前自己弹得有进步。

  她红着脸,可心里却高兴得很。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学弟,真是帮了大忙。

  平宫北纪突然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睛:

  “唱出来,钢琴要弹得好,你就要唱着来,这样才能更好把握。”

  “嗯......”

  她的心怦怦跳,感激与好奇一齐涌上心头。

  平宫北纪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又演示了好几遍。弹完后发现时间快到了,便起身告辞。

  “抱歉学姐,我得去话剧社了。”

  女孩点了点头,把他送出了活动室。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才关上门。

  她回到钢琴旁,自己尝试再弹一弹。过会后,她的琴声愈发熟练。

  感激与喜悦充斥着内心,女孩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来人了。

  等琴声结束,女孩背后的声音传来:

  “唉?折笠,你已经弹得这么好了吗,真厉害啊。”

  折笠久暮吓了一跳,回头看见了一个戴眼镜的女生。

  “洋子?你吓到我了。”

  甘泉洋子赔笑着,随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不好意思,不过你的进步好大啊。我还记得你昨天弹得很......不太好呢。”

  折笠久暮犹豫了一下,便选择把刚刚的经历都说了出来。

  从开始一直弹不明白,到后来突然出现了找不到地方的学弟,一直到后来指导她弹完这部曲子。

  这一段展开,像极了某些三流小说。

  那个奇怪的学弟,仿佛上天派下来帮她渡过难关的。

  甘泉洋子听完,有些难以置信,不过随后又反应过来:

  “唉?去找话剧社的话,你不就是社团成员吗......”

  “我当时......”

  折笠久暮不知如何说起。

  她弹琴是为了参演现在排练的话剧。

  本来按照计划,女主轮不到他。可这部话剧里,女主是个钢琴家,并且涉及到了很多独奏的场面。因此,作为唯一会弹钢琴的成员,折笠久暮入选了。

  但这是麻烦的开始。

  剧本里女主表达心境、推动故事,很多时候都要靠钢琴。尽管为了减轻难度,剧本中有的曲目已经被删去了。但这首舒伯特四号即兴曲却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碰。

  不仅如此,还要求良好的演奏效果。

  再加上,以后在学校的展演会有很多艺术生、音乐社的人前来观看,她自然不能懈怠。

  可这首曲子并不会简单,折笠久暮练习了很久,效果依然不好。时间越来越紧迫,她自然愈发焦急。

  所以中午时,在多次失败的演奏后,她已经是心乱如麻。反应过来时,眼泪已经挂满脸颊。

  于是,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学弟——还是去找话剧社的,折笠久暮便不愿展露自己的身份。

  倒也能理解,她不是社团里管事的,也不想让那家伙对于话剧社的第一印象是个哭鼻子的女孩。

  更深层的原因,则是她由于恼羞,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

  甘泉洋子看她沉思的模样,以为她心情不好了,便安慰她:

  “唉,没关系哒。毕竟谁也想不到,你父母的店内突然缺人了,所以只好去帮忙,时间太紧了嘛......”

  折笠久暮点了点头。

  “对了,那个一年级新生叫什么?”

  “......”

  她又懊恼起来:光想着弹琴了,连人家名字都没有问一下。

  对了,好像连谢谢都没说一声......

  那个男生会不会在意呢?折笠久暮心里很过不去。

  甘泉洋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以后有缘会再见的。”

  ......

  平宫北纪找到了话剧社的活动室,里面只有一个男生,居然是社长。说明来意后,他大为吃惊:

  “原来你就是小说创作社的,是那个要和文学社比赛设计剧本的吗?”

  “是的,为了使最终呈现的效果比较好,所以才来考察的。”

  话剧社的社长听后,眼中闪过片刻的喜悦。但随后,就又变成了同情。

  不过他很快就收起了这幅目光,拍了拍平宫北纪的肩膀:

  “挺好的,这说明你很用心。单就这一点,你就比文学社强了。走,我们去舞台。”

  路上,话剧社社长又向他解释了很多东西。

  话剧社其实并不喜欢文学社的剧本。

  如果单就文字水平上而言,文学社的剧本的确做到了很好。

  可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话剧社的条件。

  单就上次的剧本而言,讲的是一个自闭的钢琴少女如何找到真爱的故事。从题材和故事上已经算是老套,而对于主演的要求更是苛责。

  而且很多曲子乍一看感觉很有格调,但经过专业音乐生鉴定后,其实并不符合当时场景。

  因此,这些曲子更像单纯为了......装样子。

  除了很多时候没有顾及话剧社条件外,剧本质量也是时好时坏。

  可气的是,话剧社要求改剧本时,总要被阴阳怪气一番。

  什么“不懂创作”、“就要曲高和寡”之类的话先放一边,有一次竟直接质疑他本人的能力,说他作为社长不用心。

  想到这里,话剧社社长不禁郁闷连连。

  转头看了平宫北纪一眼,他心底也是很复杂。

  他对于小说创作社获胜并不抱有希望,心里对于眼前这个认真的新人感到惋惜。

  可是隐隐的,话剧社社长希望他能获胜......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