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奇怪的社长

  奇怪的社长

  店内播放着轻柔的音乐,平宫北纪无心欣赏,径直走进了文具区。

  这里是远山市有名的一家购物楼,他现在是在三层楼,宽敞到MUJU咖啡厅都有——真奇怪,居然开这个地方。

  现在是周日的上午,平宫北纪是为了买一只勾线笔而来。

  勾线笔是画漫画专用的笔。

  他不久前才知道江川央生是美术社的,后来因为美术社没有漫画指导,他便退出来,之后加入小说创作部,为他的漫画剧情学习创作。

  平宫北纪很感激江川央生平时对他的帮助,尤其是帮他找到了兼职。因此得知他的勾线笔摔坏后,便决定为他买一支,以作为感谢。

  至于选这里,则是因为今天有优惠......

  “啊?谢谢,平宫学弟,你真是有心了。”

  江川央生接过勾线笔,在手中把玩了好一会儿:

  “你不用特意为我买这个,平时帮你也是举手之劳,很多学习经验你会慢慢领悟的。”

  他平时对于平宫北纪的学习指导有很大贡献。

  “学长不用说了,其实最应该感谢的,是你帮我找到了兼职。如果不是你,我恐怕现在还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呢。”

  江川央生的手停住了。

  他表情有些复杂,看了看平宫北纪疑惑的脸,叹了口气:

  “其实这个兼职不是我找的,是长谷夕香帮你打听到的。”

  “什么?”

  平宫北纪没有想到,这份工作是社长帮他找到的,他一直以为是江川央生的功劳,并因此给他买了勾线笔作为谢礼。

  可为什么不是长谷夕香告诉他呢?

  “你还记得那天吗,就是我告诉你兼职找到的那天。”

  “记得。”

  平宫北纪回想起那个时候,好像是第一次交换文稿评判小说,还有那天的夕阳很美。

  “你不是睡着了吗,后来我们其他人去楼下买了冰淇淋。”

  “哦,是的,当时挺困的。”

  “所以啊,长谷对此很生气,觉得你太懒散了,不想给你好脸色看——所以拜托我把消息告诉你......”

  居然是这样啊,平宫北纪脑海里顿时浮现了那张姣好的脸庞,当时还带着些火气。

  不过社长也太别扭了吧......平宫北纪在一边思考。

  江川央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以后找个机会给她道谢,至于这支笔嘛,以后我找个机会也给你回礼喽......”

  “没事的,无论怎么说,学长您的确帮了我很多。”

  ......

  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只有长谷夕香还没到位。

  绪方凉鹤正在和江川央生讨论剧本的问题,平宫北纪则是在考虑该如何向长谷夕香道谢。

  他倒也明白长谷夕香为什么选择这么做,但如何在道谢时避免尴尬呢。

  或许就直接说说句“谢谢”就好了吧,其他的事不要提。嗯,就这样了。

  活动室里一直很安静。

  可时间过了十分钟,长谷夕香还没有来。

  平宫北纪反应过来,和江川央生对视一眼,两人都很奇怪。

  点了点头,他们准备下楼去找她,留绪方凉鹤看着活动室。

  两人收拾一下,正准备动身,却突然听见楼道里的声音:

  “——喂,出来!”

  是长谷夕香的声音。

  平宫三人都匆匆跑出了活动室。

  楼道的一段是楼梯口,长谷夕香正站在那里。她的脚旁,堆着超大的纸箱。

  所以半天没来,是自己在搬这个东西?

  平宫北纪心神一动,走上前去。

  长谷夕香似乎是筋疲力尽,流了不少汗,头发贴在脸上。

  她单手支腰,连喘几口气,过了好一会才平复下来:

  “我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书......”

  这些书都被装进了一个大箱子里,平宫北纪打开,里面被塞得满满当当。

  哦?居然是这些......

  平宫北纪看见这里面的很多书,都是他一直想要看的。

  重生来,他失去了很多以前的藏书,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有。

  “学姐,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看这些呢?”

  长谷夕香疑惑地看着他,随后稍有些愠怒。

  绪方凉鹤在一旁把书放下,提醒他道:

  “是你在给我们讲课时说到的书啊。”

  原来如此。

  平宫北纪反应过来了,他好像的确提到过。

  不过,他当时只是提了一下,为的是给其他人一个学习的方向。有些书是专业方向的,有的书是他举例子时提到的。

  他没有想到,长谷夕香居然全都记下来,还帮他找到了。

  真是用心啊。

  “学姐,你之前说一声,我们可以帮你拿的。”

  平宫北纪和江川央生把书搬回活动室,绪方凉鹤则是为她倒了杯水。

  “有很多书是我亲自去找的,心里大概有数。不过还有一些书是托别人送到校门口,我以为没多少,就不想叫你们了。唉,为了找这些书,我可是——”

  她突然停了下来,摇了摇头,随后把目光转向平宫北纪:

  “这些书都是听你说的买下来的,咱们社团都要好好看。”

  对于她的重视和用心,平宫北纪很感动。

  长谷夕香平时虽然不动声色,但却一直关心着每个人。

  虽然有点口是心非啦......

  接下来的时间是惯例的研讨,众人对于新的剧本进行设计。包括大致内容框架、分为几幕、内容取舍,一直到最后众人的分工。

  “我写开头吧。”

  平宫北纪试着说道,没有人反对,毕竟开头的确很重要。

  随后长谷夕香和江川央生确定了中间部分的写作,绪方凉鹤负责最后一部分。

  随后众人又确定了平时的流程,每个人每天都要完成一定字数,并且交给他人品读。

  “我们平时写的东西,不要害怕被别人看见、被别人阅读,也不要说‘没修改、没准备好’之类的话。就算写不好,我来兜底修改,你们也不用担心。”

  “只是因为时间紧的缘故,要不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完完全全地独立完成。”

  其他人不知道怎样,反正平宫北纪曾设想,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有信心一个人完成更好的剧本。

  时间,他迫切地追寻着时间。

  平宫北纪俨然成为了小说创作社的中心,他指挥着和文学社的战斗,并且每天都要为之吹起号角:

  “明白了吗,文学社的剧本并不被话剧社看好。只要我们加把劲,不是没有希望!”

  “我们这次最关键的,就是要贴合话剧社本身的水平,为他们量身打造剧本。他们是最后的审理人!”

  小说创作部的活动室里重新归于安静。有时会有讨论,甚至争吵。

  但大家都知道,这不是愤怒的发泄,而是灵魂的交锋。平宫北纪也不总是对的,每次他被说服,众人便会心地总结与整理......

  后来几天,为了能够专心创作,长谷夕香又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本楼层的其他教室打开,每人一间。

  剧本也是需要读出来的,为了照顾到不同人的创作进度,长谷夕香便选择了这个方法。

  一次她正在活动室隔壁为了某个词语而苦苦思索时,平宫北纪走了进来。

  她有些惊讶,因为平时都是其他人到平宫北纪的屋子里讨论,没有见他找过人。

  “我是来向学姐道谢的,感谢你帮我找到了兼职。”

  说着,平宫北纪把一盒冰淇淋递过来,是香草味的,她平时很爱吃。

  这家伙......

  “好的,我收下了。倒是你,快点回去写,刚刚下楼买这玩意儿又耽误时间了吧。”

  长谷夕香故意板着脸,和平时一样。可她又觉得似乎这样很没人情味,便又松了松紧绷的嘴角。

  “知道了,学姐。还有,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说完,平宫北纪便离开了,留下她一个人思考着。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