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肯定

  肯定

  又是一个早晨,学生们都在教室。

  在上午的课程开始前,教室的人们是最有话可说的。

  这些话,无非是些生活中的小事。诸如昨天晚上的电视剧、街角新开的店、最新发售的杂志等等。

  当然,还有些八卦。

  平宫北纪很珍惜这段时光,以其他人的谈话作为背景音来写作,总会让他感到心安舒适。

  写累了,便和井上刚一起聊天,都没问题。

  “平宫,你和长谷学姐发展的怎么样了?”井上刚一脸兴奋。

  “什么怎么样,我们一直在准备剧本。”

  “唉?没想到你们还真的要比式啊,真的有胜算吗——抱歉,我没有看低你的意思。”

  “还行吧,”平宫北纪不想再谈这些事情,转而问道:“为什么你对我和长谷学姐这么感兴趣啊,她很厉害吗?”

  井上刚听后一脸疑惑:

  “你可不要装啊,学校里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位高岭之花呢。人家不仅是大小姐,以前还做过偶像,在学校的人气也很高。——总之,像我们这群非现充很难接触到。”

  好像是这么回事。

  平宫北纪联想到长谷夕香姣好的容貌,以及平时很多人都争着和她打招呼,心里有些理解了。随后又问道:

  “什么是‘非现充’?”

  “你连这都不知道啊,现充就是和宅男完全相反的物种,非现充就是指的我们这群人——默默无闻,没有人喜欢......”

  他想了想,好像这个词的确挺适合自己。

  平宫北纪在班级里一直都是小透明的存在,也没有和其他人有过交情。

  甚至因为自己在思考问题时,一脸阴沉,再加上平时沉默寡言,井上刚曾吐槽过自己很阴郁......

  “嘛,不过我们有一位可以和长谷学姐媲美的人,”井上刚没有注意平宫北纪,自顾自地讲着:

  “平宫,你觉得绪方同学怎么样?”

  平宫北纪转头,看了看绪方凉鹤的方向。她和平时一样,被很多人围在中间,但并没有怎么加入这些人的谈话。

  唉,怎么老问我这种问题啊。

  他现学现卖:

  “这个我懂,我们这群......呃,非现充,是很难和人家说上话喽。”

  井上刚并没有注意到平宫北纪的“敷衍”,反而赞同地点了点头:

  “岂可修,这种可恶的校园等级制度,我们何时才能获得她们的垂青啊。”

  那就主动一点呗,平宫北纪寻思道。

  转身,井上刚又叹了口气:

  “唉,我们是别想了......”

  他话还没说完,绪方凉鹤突然在簇拥着的人群中站了起来。

  她长得比一般的女生高,因此当她站起身来时突然变得很显眼。

  周边的人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平宫北纪也望向她。

  绪方凉鹤顿了顿身子,她似乎犹豫了一下,但眼神又变得坚定:

  “河村同学,我并不认同你刚刚所说的。”

  说着,她转头看向平宫北纪。

  众人的目光也都朝向他,绝大多数人都是一副惊讶的模样。

  绪方凉鹤好像在“维护”这个男生——可她平时都不说话的。

  啊这......平宫北纪心里一提紧。

  他虽然没有听到刚刚那群人的谈话,但其实从绪方凉鹤刚刚的话里,还是能猜出来些什么。

  无非就是众人对于文学社和小说创作社的非议,并顺道提及了这个阴郁男。

  不过河村同学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的一番言论竟然刺激到了平素一言不发的绪方凉鹤。

  或许绪方凉鹤只是一时冲动,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而是该如何解决当下的情况。

  思考了两秒,平宫北纪清了清嗓子:

  “河村同学,感谢你对小说创作社与文学社比试的关注。我们虽然没有文学社那样专业,但为了保住我们的社团,我会努力的——另外,本人也是很欢迎大家和我交朋友,我真的不是什么阿宅......”

  说完,他做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很好,不卑不亢,但带着些小无奈,使自己更有说服力。

  平宫北纪以前身为作家,也是会参与很多讲座、演讲,所以自然也是学会了很多场面话,面对这些情况也能泰然处之。

  河村同学脸上的难堪很快下去了,绪方凉鹤也没有继续追究。

  好吧,误会解除。

  教室里的氛围很快恢复如常。

  平宫北纪能够明显感受到别人看他的眼神有变,他坐下来时,井上刚便迫不及待地凑上来:

  “说,你和绪方同学是什么关系?”

  他实话实说:

  “她也是小说创作社的,所以我们认识......”

  “——震惊啊,她居然也是,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和两名美少女一起......”

  “别瞎想了,只是普通的关系而已啊。”

  井上刚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人家这么维护你,帮着你说话——绪方凉鹤平时都不跟其他人说这些的。”

  平宫北纪也不和他争论什么,维护他的这种事情也很正常。

  只不过因为对方是个美少女,所以人们才重视的,他也明白。

  随他去吧。

  见他不说话了,井上刚笑了笑:

  “好啦好啦,我可以相信你,不过其他不了解你的人就不一定了——对了,中午我们两人一起吃饭......”

  说是一起吃,其实他很馋平宫北纪的便当。只是他想不到的是,那是绪方凉鹤做的。

  平宫北纪点了点头,因为他预感到会有一堆人因为刚刚的事情来问他些什么,毕竟绝大数人还不知道绪方凉鹤同他在一个社团。

  还是最近在风口浪尖的社团......

  所以和井上刚一起吃饭,倒也能避开很多无所谓的麻烦。

  “可以的哦,不过今天的便当味道可不一定符合你的胃口。”

  “唉?难道这便当不是你做的吗......”

  “没发挥好而已。”

  直到上课时,平宫北纪才偷偷看了绪方凉鹤一眼。

  她已经把课本都摆好了,正望向窗外。

  平宫北纪突然意识到,以她平时表现的性格来看,刚刚要站出来为自己说话是多难得,需要她鼓起多大勇气。

  他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暖流,随后又为自己这么迟钝感到羞愧。

  翻开课本,其中一侧还有绪方凉鹤为他推演的笔记。平宫北纪心中一动,拿起笔来细细地描摹着她的字迹......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