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 现场演练

  现场演练

  平宫北纪看了眼桌子上的饭菜,狠狠地咽下了口水。

  “吃吧,别等着她了。毛病!该吃饭的时候不吃,等会饿了又缠着我做。”

  折笠先生把菜夹到平宫北纪的碗里,并不忘记吐槽自家的女儿。

  “——唉?居然在说我坏话,好难过啊,呜......”

  折笠久暮突然冒了出来。

  同平时迟迟不出现在饭桌的情况相比,今天她倒是准时。

  “爸爸你好坏啊,居然在别人面前说我坏话,我不要面子的吗?”

  折笠久暮一脸委屈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小猫。

  显然,折笠先生并没料想到女儿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他本能地想要哄女儿,可是在为外人面前,又不好表现自己女儿控的模样。

  所以折笠先生只好生硬地表现出严厉的模样。

  平宫北纪倒是能看出来他的矛盾,心里有些忍俊不禁,但没表现出来。

  其实自己也很羡慕这样的家庭氛围,他看到了爱的表露,并为之感到兴奋。

  不过话说回来,折笠久暮倒真是个小戏精,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演员......演员......

  一想到这里,平宫北纪又想到了自己的剧本还要写,以及不知道胜算的比试,心里又沉重了起来。

  随后他匆匆扒完饭菜,便去了属于他的角落。

  唉,突然感觉自己好可怜。

  他在心里笑了笑,等这种自怜的感情下去,便把心思放到了写作上。

  他要趁着还没有多少客人来的时间,能写一点是一点......

  见平宫北纪走了后,折笠先生才松了口气,便软了表情,向女儿解释着。

  一会儿,父女两人又笑起来。

  不过这样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这家店又忙起来了。

  折笠先生已经在厨房就位待命。

  平宫北纪无奈地放下笔,加入到了忙碌的队伍中。

  快干快干,让这群客人早点吃完走人......

  从五点到八点,他不断重复着各种机械的动作。

  他已经能够看一眼碗型,就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力气和姿势去端。

  楼梯他已经摸熟了,第一段又十二层阶梯,第二段有十层。转弯处的平台要右脚落地,左脚再一拐,然后站稳,随后右脚就要踩到下一段楼梯了。

  他的腿长而有力,稳健地登在每一层楼梯上,端盘里的食物不会有任何晃动。

  至于洗碗,平宫北纪也心里有数。水槽里的碗筷应堆积到一定数量,这样在洗的时候,不会因为太少而浪费效率,也不会因为堆积太多而不好伸展。

  将一切都摸熟摸透,干起来才得心应手。

  他现在的脑子里,想的并不是什么锅碗瓢盆,而是话剧里的琴号声乐;耳边不是那些人声喧嚣,而是剧中人物高雅的人物谈吐。

  平宫北纪的思想超越了时间,飞出了这个小小的饭店,进入了他自己创建的梦幻王国。在等待上菜的时候想剧情,在清洁厨余的时候想台词。

  他时而停下来,露出惊慌的眼神;又时而沉浸在幸福里,嘴角绽出美妙的微笑。

  平宫北纪又开始沉默寡言,他在心里默默念叨的一句台词,都会在脑海里回响半天。

  因此,他时而忽略折笠久暮的搭话。本以为是她无聊的玩笑,却没想着是女孩家小心的试探。

  一次,他把菜端到楼下,折笠久暮过来,准备接起来上菜。

  是二号桌的。

  平宫北纪没有说话,他急着跑上楼去,把刚刚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话语记下。

  他比了个剪刀手,意思为二号桌。

  折笠久暮看到后,睁大了眼睛,随后微笑了一下,也向他比了一个剪刀手。

  她的嘴角咧开,是“耶”的嘴型,只不过没有发出声。

  凑近些,她小心地说道:

  “你终于心情好啦?刚刚你都不理我。”

  她呢喃着,又带些委屈的意味。随后折笠久暮眨了眨眼:

  “几号桌?”

  平宫北纪笑了笑,又用手比了个“耶”。

  折笠久暮突然明白了他刚才的意思。

  好嘛,是自己理解错了,还自以为是地说着奇怪的话。

  她接过餐盘,心情一时有些复杂。

  但平宫北纪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急匆匆地走上楼,留给他一个背影。

  “加油,你干的很好——一会没事了来楼上,给你看个好东西。”

  平宫北纪看着他,微笑着说道。随后他似乎觉得不够,加了一句:

  “斯麦路,斯麦路。(smile,日语读音如此,出自特利迦)”

  ......

  平宫北纪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因为构思而好多次忽略了这个女孩。

  想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平宫北纪有些过意不去。

  于是他刚刚道歉似的给她鼓劲,并邀请她来看自己的剧本。

  希望她不会误会自己,觉得冷落了她。

  除此之外,其实平宫北纪还是有点私心的。

  他现在需要一个观众给他提意见。

  平宫北纪每写完一段,便要拿出来读一遍,想象着剧中的场景和人物的腔调,先预演一次。

  他打算让折笠久暮来听一听写的台词,看看反应如何。

  毕竟创作剧本这种事,还是尽量避免关门造车。

  虽然明天可以在社团活动时一起讨论,但既然可以现在发现问题并解决,为什么要拖到明天呢?

  反正都是读,有人在旁边提意见总比自己单独念强吧。

  边想着,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把水槽里的餐具洗干净。随后他用毛巾擦干了泡皱的手,继续写着剧本。

  呃,刚刚我想着写什么句子来着?

  ......

  已是晚上八点半,大概的活都干完了,楼下只剩下一桌客人。

  平宫北纪刚收拾完,折笠久暮就上来了。

  他迎过去:

  “来了?”

  她笑着,也不说话,郑重地点了点头后,一个劲地往他身后瞧。

  “别看了,你猜不到的。”

  “肯定和你那个小桌子上的东西有关——喔,你不会要我帮你写作业吧,我不行我不行,我太菜了,尤其是数学......”

  “我数学也挺菜的,”平宫北纪像是找到了组织似的点了点头,“但不关这些,我找你来,是想你帮我看看剧本的,关于话剧......”

  “话剧?你怎么知道我......”她说完,便顿了顿,没再说下去了。

  不对啊,这家伙肯定不知道我是话剧社的。

  折笠久暮又联想到之前两人初遇,好像是因为平宫北纪要去找话剧社。

  他还写剧本?

  平宫北纪问道:

  “我知道你什么?”

  “啊......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挺喜欢......看,话剧。”

  “是吗,那挺好。我还担心你会听我念而感到无聊呢。”

  折笠久暮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你是文学社的?”

  “我是小说创作社的,呃,就是最近在和文学社比试的那个社团。”

  “什么,小说创作社的?哦,你们还真的要比这个啊。文学社的这个剧本是从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你们要比多长时间,一个月,两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够吗......”

  “所以,我一直在忙着写——话说你怎么知道这种事的,你不是音乐社的吗?”

  折笠久暮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正当她打算承认时,平宫北纪却在一旁自问自答:

  “哦,我知道了。你们音乐社肯定会参与话剧社的表演吧,就是配乐。”

  “噢,对的对的。所以这种事......”

  “这么一说我想起来配乐也要考虑,虽然话剧用的比较少......好了,过来吧。”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