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

  两人做在楼梯上,离得很近。折笠久暮一把拿过剧本,又看了几眼。

  “我觉得很好,但最终呈现的效果就不清楚了。”

  平宫北纪点了点头,但也有些无奈:

  “没办法,我就是一个写剧本的。如果真有演员来表演一下,那的确会很有参考性。”

  “要不我来试试。”

  折笠久暮转过头,她的气息被平宫北纪感受到了。

  “你来?是要读一遍还是要演一遍?”

  “不介意我把一部分拍下来吧,明天我背过台词后就可以表演一下。”

  “你会吗,不是说平时你还要练琴......”

  折笠久暮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会一点点表演,而且两者并不冲突。你教过我怎么弹,钢琴方面我已经差不多学会了。”

  “如果你真的会表演的话,我会很期待的——不说了,我再去写点东西。”

  平宫北纪起身,把剧本交给折笠久暮,任她拍下来一部分。

  随后她下楼,平宫北纪也回到了杂物间的角落。他再重看了前面的剧本,思考片刻,又匆匆下笔。

  ......

  在接连端下了几次菜品后,店里似乎没有什么客人了。

  难得的休息时间,平宫北纪倒了杯水,缓缓喝下。

  跑来跑去,他已经出了大量汗。一回头,折笠先生已经从厨房里出来了。

  他也是来这儿喝水的。

  “唉,海鲜快没了。过几天我又得去进货,真是麻烦。”

  折笠先生猛灌下几口水,自顾自地抱怨着。

  平宫北纪在一旁听着,突然联想起来,好像自家的储粮也是不太够了。

  他在做饭时已经发现了,米面之类的就要见底,蔬菜什么的也不多了。

  这意味着他还要去四处跑,买些便宜的吃食。

  想到这里,平宫北纪也不禁微微叹口气。

  “怎么了,平宫同学?”

  “哦,我想起来,我们家也缺点粮食了,蔬菜什么的也快吃光了。”

  “去买呗,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的粮食很便宜,有空你可以去。”

  “哪里呢?”

  折笠先生有喝了几口水,说道:

  “业务超市啊,就是专门面向饭店等供货的综合性超市,可以理解为批发超市。不过一般不接受散户的。”

  “那我可买不了。”

  “其实可以的,就是要等到很晚。一般晚上十点钟后,普通顾客就可以买了。当然,你买的分量要多一些。不过买得越多越值呢。”

  平宫北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业务超市他也曾听说过,但从没有去过。按照折笠先生这么一说,好像的确很有吸引力。

  曰本的蔬菜水果由于农业税,价格都是十分昂贵,所以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成本都是很高的,平宫北纪自然也不例外。

  平时降价处理的东西总是那几样,味道也不敢恭维。

  再加上,由于平时只吃那几样东西,他也渴望能够换换口味。

  因此,听到这条消息后,平宫北纪有些心动。

  “在哪呢?”

  “你要去吗,业务超市一般开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你把手机里的地图调出来,我指给你看......”

  “对了,平宫同学,如果你要去的话要注意,少买那里的肉类海鲜。那些速冻的多半不新鲜,味道也难吃......”

  ......

  回到家时,已经快要到晚上十点了。

  绪方凉鹤已经回来,她现在正坐在沙发上,似乎在改剧本。

  看到平宫北纪时,她微微点头,便又俯下身去动笔写了。

  平宫北纪没有说话,他已经很累了。洗漱完后,他又坐到了绪方凉鹤对面的沙发上。

  “写得怎么样?”

  “还行吧,一会给你看。”

  平宫北纪点了点头,拿出了课本和练习题,在一旁温习功课。

  他的成绩现在说不上差,但也绝对说不上好。

  只是比最差的那些同学好一点。

  除了数学,物理化学等科目也是最让他头疼的。没办法,的确是忘了好多东西,现在要拾起来很困难。

  想起数学老师的秃头,他就一阵头疼。

  还好剧本写得很快,他能留下点时间给自己学习。

  绪方凉鹤和他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绪方凉鹤教他平时的功课,他则是为绪方凉鹤的剧本创作提供指导和意见。

  就在这剩下的一个小时里,两人的相处显得弥足珍贵。

  思路回到题目上去,平宫北纪左思右想,就是搞不懂该怎么做。

  这是一道三角函数题,上课时他听得云里雾里。

  二倍角、三倍角......

  他放弃了,把笔一扔,又看了两眼物理。还好,由于自己丰富的生活经验,自己倒也不至于像数学一样云里雾里。

  可惜,面对一道斜抛运动的题目,平宫北纪又犯了难。

  这道题是老师上课时留下的,希望有余力的同学可以做出来,第二天上课时他会讲。

  唉,又是失败。

  再看一眼化学书,平宫北纪已经没了勇气去翻动。

  又是过了一阵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绪方凉鹤已经把今天的剧本写完——社团规定了每人每天的工作量。

  她看了一眼平宫北纪,轻轻拍了拍他眼前的桌面,这才让他从走神中醒来。

  “写完了?那就看一看吧。”

  “你呢,有什么不会的?”

  平宫北纪把刚刚遇到的难题给她看,绪方凉鹤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接过剧本,上面的油墨还未完全风干。

  平宫北纪把她今天所写的从头到尾都读了一遍,觉得很流畅,但就是很平淡,有些寡味。

  但比起之前来说,还是进步很大的。

  他又细细读过句子,顿时发觉了一些小问题,便将其改过来。

  有的句子意象不错,但是没有写出来。他皱起眉头,想要给它改成更好的。

  总体来说,绪方凉鹤在社团几人的能力中是最全面的,发挥也是最稳定的。

  长谷夕香写的剧本很是自成一派,但内容上有些繁琐、啰嗦。而且感情铺垫不是很充足,有些想当然。

  江川央生想象力很丰富,有时候他也控制不住笔下的剧情,甚至会跟其他人的情节相冲突。但好在比较容易改过来,甚至偶尔也会给其他人带来灵感。

  绪方凉鹤就是很稳定了,凸显不出多少特点,但输出量稳定,铺垫、剧情、对话、场景都是很符合要求,是这些人里水平最好的,也是进步最快的。

  果然,学霸就是学霸,学什么都学得又快又好。

  他顿时又想到上次测验,绪方凉鹤又是班里的第一,而自己的排名则是没有显示。

  去查询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属于比较差的,于是没有被公布。

  “——你这个题,其实很简单。”

  绪方凉鹤小声地说道。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