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为儒圣,你告诉我这是西游?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本命字流白

  还未等孔丘回过神来。

  她寄出的两把本命飞剑再次神出鬼没的出现孔丘的身后。

  只是从这两把本命飞剑的速度和出剑时候的犀利程度来看。

  两把本命飞剑的品秩最低也在三品。

  孔丘也就诧异了。

  难道这些妖族大妖们中真的有这样随便身先士卒的大妖。

  然而,此刻也由不得孔丘多想。

  他一边用意念牵制着规矩竭力的跟其中一本本命飞剑对抗。

  而另一边也是尽力的抵挡她的出拳。

  屋子并不大,但是丝毫不影响两人出拳。

  看似繁琐出拳,其实都是招招致命。

  若只是以武道和剑道境界对拼,孔丘显然不再话下。

  可是现在,这大妖就是占据了多出了一把本命飞剑的便宜。

  孔丘为了不让一直等候在外面的公伯琴内心起疑。

  他也不打算跟这大妖多做纠缠。

  当然,孔丘也不傻。

  这大妖不仅要杀他,而且还把他当做突破武道突破练气境进入连神境的磨刀石。

  在相互不断出拳的时候,孔丘也是立马寄出了自己的金身法相。

  上次跟菩提老祖一战,若不是系统给了他那刻神勇丸,他也不会知道会有金身法相这一说。

  当这大妖看到孔丘的金身法相出现后,她立马本能的向后退出几步。

  这次她又是失算了。

  原本以为吃定了孔丘的她,如何没有预料到这家伙居然有金身法相!

  “你拥有神职?”她又惊又惧的看着孔丘问道。

  孔丘嘴角微微扬起。

  “你这孽畜怎么不会长点记性?还是那些山水神奇们给你的信息不够全?”

  孔丘一脸嘲讽的瞥了她一眼说道。

  她银牙紧咬。

  此刻,别说是让他杀了她,如何的逃命都成为了问题。

  孔丘真身和金身法相同时出手。

  朝着这大妖就是一顿凶猛的出拳。

  她也是聪明,见自己不敌孔丘。

  立马驾驭两把本命飞剑欲要破开孔丘设立的这方小天地。

  孔丘那里肯给她机会。

  他和金身法相瞬息之间出现在了她的身前和身后。

  前后出拳,根本没有这大妖躲闪的机会。

  “砰!”

  结结实实的两拳,直接打的这大妖倒在地上。

  孔丘的金身法相一脚踩在她的头颅上。

  而孔丘是朝着她的小腹位置不断的出拳。

  怜香惜玉?

  笑话!孔丘对这些妖族的畜生从来都视若仇寇。

  要不是顾及她已经夺舍了女儿国国王的原因。

  恐怕孔丘早已打的她灰飞烟灭了。

  “砰!”

  “砰!”

  “砰!”

  孔丘出拳的声音沉闷如闷雷。

  这一拳拳看似势大力沉。

  实则孔丘是用了巧劲。

  不然真的打坏女儿国王的本体,真的就不好交代了。

  故而,他的每一拳都是打在这大妖的魂魄上的。

  这大妖也是被孔丘这一拳拳打的生不如死。

  此刻,她感觉自己魂魄像是大火烹油一般的剧痛。

  即便是这么痛苦,她全身不能动弹。

  但是她还是死死的瞪着孔丘。

  看着她这幅还是不屈服的样子。

  孔丘的出拳越是重。

  孔丘也是没有想到这大妖如此的硬气。

  她被孔丘直接打的忍受不了魂魄的剧痛晕了过去。

  也没有向孔丘说一句软话。

  看来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

  孔丘虽然是儒道的至圣先师,但不代表他心软。

  在这大妖晕过去后,他直接一脚将她踹在了墙上。

  孔丘又是凝眉,看着一动不动的她。

  “难道自己真的一不小心给打死了?”

  孔丘蹲下,还有一丝的气息尚存。

  时间也不早了,若是等到她醒来再拷问她,势必会引起公伯琴的怀疑。

  他思忖片刻,将自己的本命飞剑规矩招了过来。

  他直接将自己的本命飞剑打入她的一座关键气府之中。

  而这大妖的两把本命飞剑也是被孔丘抓了过来。

  两把本命飞剑一红一白。

  等孔丘拿近了一看,这两把本命飞剑各自刻着一个字。

  “流白”

  孔丘沉吟起来,随即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来这个大妖的本命字刻在了这两把本命飞剑上面。

  他心意微动,自己的本命飞剑规矩在这大妖的气府中是一阵的乱搅。

  这笔神魂还要疼的感觉让她发出一声的呻吟。

  “流白!”孔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

  随着她的本命字被孔丘喊出。

  她也是不由的神魂一颤,这幅娇躯也是跟着不由得一颤。

  而此刻的她,目光中已然是没有之前的倔强。

  取而代之的是心死如灰的绝望。

  “你······你想怎样?”她终于目露惊惧的看向孔丘问道。

  “不怎样,我改变主意了,既然你想到这女儿国的国王,那我就让当的想要吐!”

  孔丘收起嘴角的那抹讥笑,随即眼神冰冷的说道。

  “我什么都不会说,你还是杀了我吧。”绝望的她声音带着一丝的哽咽说道。

  “还敢嘴犟?”孔丘凝眉,语气也是重了几分。

  而孔丘的本命飞剑又是在她的气府内一阵的搅动。

  她疼的在地上打滚。

  “你到底想要我怎样?”她气若游丝,痛苦不堪道。

  “继续装病,不过等过几天你要打起几分精神来,掩人耳目嘛。”

  孔丘淡淡说道。

  其实孔丘不用说透,她都懂。

  如果她不配合或者懂装不懂。

  孔丘不介意再折磨她一番。

  此刻的流白想死的心都有。

  她只好咬牙点头。

  孔丘起身,看着面色苍白,还在蜷曲在地上的流白。

  他只是嗯了一声。

  流白立马颤颤巍巍的起身,躺在了床上,并且不忘一挥手,把那蔓纱重新遮盖在床头。

  “公伯将军!”孔丘轻声喊了一声。

  孔丘的话音刚落,房间门的很快就被打开。

  其实这半株香的时间,公伯琴的耳朵一直贴在了门口上。

  怎奈里面根本是一片寂静,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进来后,看到国王还躺在床上,好像没有发生什么的样子,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本来还打算躺在床上装死的流白,感觉自己的气府又是传来一阵直慑魂魄的剧痛。

  她赶紧说道:“公伯将军,好生的招待孔夫子,若是招待不周,我定然那你是问。”

  这流白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在夺舍了这女儿国国王的身体后,也就继承了她的记忆。

  她深知这公伯琴的性格,故而方才故意这样对公伯琴说。

  孔丘再如何的心思缜密,也是如何没有料到这流白不动神色的给他挖了一个坑!

陈始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