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克鲁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准备追查

  克鲁苏·娜安从酒吧出来后提着酒瓶子晃晃悠悠的向着汉克小镇的镇头走去,她的目标就是矗立在哪里的全村最大也是装修最豪华的那间房子,麦克·沃森家。

  要说在汉克小镇有谁还不怕克鲁苏·娜安的话,那么估计也只有他们一家了。

  当年克鲁苏·娜安从那那对老夫妻家里跑出去的时候最终是麦克一家人收留了她,他的妻子更是因为喜欢娜安给她起了个小名‘开心果’,而他们自己也有一个孩子,叫克劳德·沃森,说实话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很难想象那边孩子嘟着嘴满,手里抓着纸飞机屋子乱跑地熊孩子有这样一个听起来格外‘爷们儿’的名字。

  于是在被领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身后就多了一个形影不离地一个小跟班儿,直到那件事情发生……

  “叮咚~”

  “谁啊?请稍等~”

  随着门铃响起屋内传来一声疑惑地招呼,三五秒之后一个金发蓝眼的帅哥打开了门,在看见门口站着的身影后顿时跟见了鬼一样,脸上充满了惊愕随之更是惊喜交加的转头对着屋里喊到:“妈妈!妈妈快来!你绝对想不到谁来了!”

  喊完这句话他更是一把推开门拥抱向克鲁苏·娜安,而迎接他热情拥抱的则是一瓶怼到胸口的酒瓶子。

  娜安一脸无奈的垮下了脸:“克劳德!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占便宜的目标,有那时间你不如想办法去哄一哄你那个玛丽吧~”

  被怼住的克劳德也不懊恼,一脸笑呵呵地接过酒瓶毫不顾忌的饮了一口,被辣得吐了下舌头,挑了下眉头贱兮兮地说道:“现在是派葛儿~”

  “派葛儿?就是你班上那位?”

  克劳德自豪的挤了挤眼睛,娜安忍不住抽动了下嘴角。

  派葛虽然是个黑人但长得确实算得上漂亮,而且她老爹据说还是某个小镇的局长来着,但这并不妨碍她是个十足的“公交女神”。

  略微感慨克劳德口味愈发刁钻后她便随手将行李箱丢给了他,然后自顾自的进了屋子。

  此时一名身材高挑,穿着围裙的中年美妇人也是一边嘀咕着一边从楼上走了下来,当她看到娜安的时候瞬间惊呼着飞扑过来,一把将娜安狠狠搂在怀里,扑面而来的窒息感让娜安既感到熟悉又格外痛苦。

  “喔~我的宝贝!你总算舍得回来啦~

  嘿!我得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麦克!”

  还未等娜安站稳美妇人便风风火火的一溜烟跑到楼上打电话去了。

  没到一会儿就听到上面传来一道更加兴奋“真的?!!!”那声音哪怕隔着这么远楼下的娜安也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感觉都有些震耳朵。

  咧着牙掏了掏耳朵,娜安颇为蛋疼的看向一旁的克劳德,而这小子则是给了她一个幸灾乐祸和好自为之的表情,接着闪身躲过扇过来的一巴掌逃也似的拽着行李箱跑到了二楼的一间屋子并关上了门。

  娜安举着打空的手眼神复杂的看着那逃离的背影,嘴唇诺诺最终没有说话。

  接下来打完电话的麦克夫人又匆匆忙忙的跑了下来,生怕娜安又消失了一样紧紧抱住了她的一只胳膊,虽然娜安也有着一米七的个头可在麦克夫人一米八十多的身高下简直被碾压的体无完肤,特别是胸前的规模,她甚至一度怀疑麦克夫人是不是奶牛转世投胎过来的。

  麦克夫人抓住她的胳膊后各种家长里短,满肚子担忧和疑问那是连珠炮似的问了出来什么“你这两年去哪了?”“吃的还好么?”“有没有交男朋友?”“衣服还够么?”“零花钱虽然一直都有给你打,但是不是不太够了?”等等,等等……

  诸如此类的问话轰的娜安那叫一个左支右拙“啊~当飞行员去了。”“啊~吃的还好。”“不可能有男朋友!”这点她说的十分坚定以及肯定。然后其它问题更是一一回答着,就待娜安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叮咚’一声,她左眼皮子下意识跳了起来。

  “稍等一下,我去开门哈~”

  汉克夫人略表歉意的松开了她的手臂,接着连跑带颠儿的跑到门口拉开了大门,然后娜安就绷不住了……

  她下意识站起来抬腿欲跑,却不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震耳的大笑,接着“碰!”的一下房门被撞飞了出去,娜安心头暗叫‘要遭、要遭!!!’却感觉身体瞬间被熊抱住了一样,紧接着‘唰~’的一下飞上了天!

  “啊……”当娜安看见里自己眼睛愈来愈近的天花板时她再度放弃了挣扎,心底无力地呻吟着。

  算了,惹不起,随意吧……

  “喔~~我的宝贝哟!!可想死爸爸了!!!!”

  身下传来的粗狂声音此刻带上了一丝颤音和委屈:“我还以为你被哪个坏小子拐跑了呢……”

  “我火神炮都准备好了,可就是没找着你,可担心死我了啊~~”

  “乖宝宝~快让爸爸稀罕稀罕~喔~飞呦~”

  话音间娜安便再度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瞧着眼前那天花板,她甚至能说出每条木头纹理的‘小名’,至于怎么记得住的,无非是习惯了罢了。

  索性她知道麦克很快就会恢复的。

  “碰!咔嚓~”

  随着麦克夫人一木棍砸到他的脑袋上,麦克也总算冷静的将娜安放了下来,然后默默地转头蹲下了身子,并用双手食指加大拇指捏住了自己的两只耳朵,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动作异常熟练。

  “唉……”

  麦克夫人看了眼被撞坏的木门,又看了眼即使蹲在自己身前脑袋也到她胸口丈夫脑仁那叫一个疼,但更多的还是心疼,这扇门也才换了不到一个星期,那可都是钱啊。

  最终麦克夫人还是在麦克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没办法,那么一大坨还堆在那还恶意卖萌,她看着实在心烦。

  此件事了,麦克一家人也总算和娜安一起做到了沙发上。

  当麦克夫人将最后一饮料端到众人面前的桌子上,一家人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娜安,那‘我就知道你有事,赶快说的’目光顿时让娜安彻底撒了气一样,整个人瞬间瘫在了沙发上翻了下白眼,开口道: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瞒不住你们。

  但我希望我说出来你们别把我当神经病就是了。”

  麦克一家人见到娜安这熟悉的“躺姿”也都会心一笑的对视一眼,对嘛~这才是他们熟悉的娜安嘛~

  麦克见此也彻底放松的靠在沙发上,压得身下的沙发发出了仿佛要散架的吱嘎声,但他却不以为然的笑着点了点头,做出倾听的模样。

  于是,克鲁苏·娜安就开始徐徐讲述,自己从麦克家离开后都做了些什么,又发生了什么。

  她的经历其实也并不怎么复杂,无非是从这里开后找了家旅馆,然后开始试着寻找培训机构来完成自己的‘梦想’,很幸运的是她找到了,并且经过了测试签了合同。

  之后就是平白无奇的日常生活,直到那次事故。

  她在那次飞行训练中开着飞机结果却意外撞进了一处空间。

  这处空间里面,她看到了高耸入云的各类巨大而又奇怪无比的植物,有的树上竟是开出巨大无比的牵牛花、菊花、牡丹、梅花等等等等娜安甚至第一次承认自己的才学疏浅,有太多花朵她根本叫不上名字来!

  这些花鲜花争相怒放,美的不可描述,令她险些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关键时刻,还是她的职业素养和前世那三十来年的生活经历救了她。

  为了避免坠机和陷入未知危机,所以她果断凭借肉眼确定自己的航线始终保持着直线,也正是由于她的果决,最后她成功驾驶飞机冲出这片空间,然而最后一秒她隐约看到了更远处一闪而过的缤纷七彩。

  那种美她前所未见!

  哪怕只是瞟了一眼,但却像印在了她脑子里一样,根本无法忘却,但诡异的是她却无论如何也描述不出来。

  她有种预感,那发出光芒的东西肯定与这个世界的神秘有关系!

  事情经过就此讲完。

  当娜安说完后,克劳德着实忍不住开口问道:“好吧,姐妹就算我们可以相信你,可你有什么能够证明自己的所说的么?

  要知道你说的话在我看来简直就像‘疯人疯语’一般。

  请原谅我这么说,因为这实在太难以让人置信了……”

  对于克劳德的不信任娜安早有预料,只见她用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对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万分严肃的说到:“因为我记下了当时进入那片空间之前的坐标!

  我想你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是一个全新的我们无法理解的空间,但……那又何尝不是一座金矿?

  我想要的也很简单,只是希望麦克可以出资让我在飞一次,我想着并不难吧!”

  与此同时一直沉默倾听的麦克则漏出了一丝无奈地苦笑……

  “娜安,这件事情如果放在往常肯定没问题……

  就在我回来的路上,上头就发布通告说要封杀一个违规飞行员,邮件都发到我的手机里了,虽然我还没有看,但所如果料不错的话,就是你吧?”

  麦克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邮箱,小心翼翼的递给娜安,他真怕自己这位女儿一下子气不过去找人家讲理去。

  尽管他承认自己的这位女儿有着独道的“交流天赋”,但在北美洲这片土地上,德科来斯集团简直就是这里最大的龙头!

  娜安得罪了他们,这一道封杀令下来少说十年之内,在北美洲这片土地上绝对没人敢用她!

  十年之后都2440年了,那时候娜安也都三十岁了,最美好年纪留下如此污点,绝对会让人暗淡终生。

  他倒是想帮自己女儿一把,可……

  麦克微微低下了头,像个不安的孩子一样沮丧又担忧坐在那里,娜安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弯弯的睫毛眯成一条月牙,充满自信的嘴角轻轻挑了起来,不可置疑的说道:“既然德科来斯是行业龙头,那肯定有看他不顺眼的吧?

  呵……

  他们既然准备好了封杀我,那么这个足以颠覆世界认知的发现,就当做给他们的回礼如何?”

  娜安话音刚落,屋内麦克一家人顿时被她的大胆想法所震撼到了,就连之前对娜安抱有怀疑的克劳德也就此闭上了嘴。

  他知道自己这位姐妹的性格,如果是她认定的事肯定无法改变。

缇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