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入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阿博

  1.引

  候鸟的一生都在迁徙的路上,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他们在夏天从南国而来,又在冬天离开北都。南国见过他们的雪白羽毛划过大海变成秋天的第一次潮起,北都见过他们的泛灰绒毛坠落天际变成春天的最后一场雪。南国说他们回来了,北都也说他们回来了。我曾无数次想抓住那队尾的候鸟,问一问他:你的家在南国还是在北都?

  我来到BJ五年了,从研究生毕业开始直到现在。我熟悉这座城市,我可以闭着眼睛坐上早高峰的地铁并在距离迟到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进入工位。但我也不熟悉这座城市,我不知道同事们说的商场在哪里,我不知道那让他们漏出喜色的早餐铺在哪个胡同。我身边有外地人也有一些本地人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可能刚来这里,他们可能待过很久,他们可能从未离开这里。我想知道他们的故事。

  2.

  我和阿博已经认识了很久,我还记得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我问他,你是哪里人啊,听你的口音听不出来。他回我:“你说我老家么?我老家在江西”。

  阿博在填写高考志愿时曾问过母亲,离家太远的话你和我爸想我了怎么办。母亲的回答和大多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去吧去BJ吧,你的分数留在这里可惜了,BJ的工作机会好多了。阿博在这青春期的尾巴,选择再做一次听话的孩子。初来到这座城市,阿博有点不知所措,曾经熟悉到可以用分钟度量的出行计划已经不再适用,BJ的拥挤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和我说:大一的时候第一次乘坐十三号线,他才明白看似孱弱的初中女生是多么有劲,可以把一米八几的他推进车厢,塞在角落。早高峰的车厢中阿博的双手紧紧握住把手,但却感觉脚底并没有踩住实地,软绵绵的。他说他不敢在车上睡着,如果没有抓住的话,他会陷入人群汇成的河流或窒息或被带往别处。

  大学期间阿博过的十分辛苦,他是学林业的,虽然现在的他早已忘记那水土保持的方法和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但他尤记得他的暑假只有别人的三分之一,从六月开始他就要跟着导师去到各种荒滩戈壁。而本不富裕的假期也因各种意外变得更加支离破碎,大二的寒假他因骑车走神摔断了锁骨,大四的寒假他又和女友回了一趟老家,满打满算,他整个大学期间一共只回去了三次。他是第一次仔细思索大学期间的自己到底回家了几次,最后他还跟我说他爸妈送他来学校一次加上毕业典礼一次,大学期间一共回了五次家。

  阿博明年就要三十岁了,现在的他单身,大学的女友早在毕业典礼的那一天就分道扬镳了,他们的分手十分体面,女孩说你真的要留在BJ么?他说,是的。相顾无言之后,女生坐上了归家的列车,阿博等上了离校的公交。曾相信山盟海誓的两人在那一刻好像突然成熟了起来,没有争吵没有哭泣。我问阿博,是不是不够喜欢才能如此体面的接受分手的结果。他说,我当时很喜欢她,我想和她结婚的。

桐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