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入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特产

  十一过后的BJ泛起了阵阵寒意,我在阿博的公司楼下去赴那三个月之前的约。

  “太忙了,兄弟,项目出了一次又一次的问题,我不顶上去没人干活了啊。”他和我解释着,喋喋不休的描述那对于我来说完全未知的领域。我不好意思打断他,人群拥挤,每个人都在谈论着,附和着,信息在我耳边不断汇集爆炸,我走神了。

  “本来你是欠我一顿饭的,看在这次我放了你鸽子,我请你,你想吃啥?”“去吃肉串吧,我穿的太少,浑身发冷。”阿博的表情明显透露出了抗拒,他一直不喜欢吃羊肉,在大学的时候我经常拉着这帮朋友去校门口的小吃摊吃烤羊肉串,我喜欢看肉串在炉子上收缩,变色,再滋滋冒油的变化,我也喜欢辣椒粉孜然粉在肉串无声无息后飘然洒落的观感,那时候我不在乎它是否致癌,街边的尾气是否超标,我好像真的只是单纯的喜爱这个过程,享受这个味道。后来,街道整改,流动的摊贩都消失了,烤串店的老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来了一辆废弃的公交车,算是给烤串店整出个门面,我还记得那拥挤的过道里散落着空啤酒瓶,吃剩的铁签,还有袖口沾地的羽绒服外套。我也忘记了没有空调的车厢内,为什么从不感觉寒冷,喝到兴起的时候我们还会把车窗打开,严冬的风应该是极冷的。后来那辆报废公交车开走了,小吃街变成了笔直的行道树,好像先前的喧闹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学弟学妹这么说是没有咱们幸福的,这家的串实在赶不上校门口的味道。”我从心底应该是认同阿博说的话的,这家串店不好吃,串都干瘪瘪的颜色也看着不新鲜,甚至端上来的时候都没有冒着热气。“还不是你公司的位置太闭塞了,周边竟然还能存在这么难吃的饭店。”“成本,成本!地理位置什么的靠近地铁不就行了,难道CBD旁边的串店就好吃了吗?你别不信,咋俩去哪里吃,也比不上校门口的,原因吗就是你老了,我也老了,和串本身没有关系。”“不是的,我十一回老家,吃到了很好吃的肉串,甚至远胜于咱们校门口的味道。”“行啊,等我那次和你回去一趟,我去品鉴一下。”我没有往下追问“那次”是什么时候,阿博不是第一个约定跟我回家乡玩玩的人,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甚至阿博可能从大学开始就和我约定过三次要在某个假期和我一起回老家,他很想去看看我说的大海是不是像我描述的那样,安静的连白色波浪都看不见。但是他从来没有去过,“你过年能回家吗?”阿博没有立马回答我这个问题,他思索了片刻,“我是想回家的,只要项目别再出问题,我肯定回去。”“如果回去的话,帮我带点南酸枣糕吧,就是你大学带回来的那次。”“好的,没问题。”我想阿博可能忘记了,在大一寒假后,大家都还十分欣喜的分享着彼此家乡特产的时候,他带的南酸枣糕并不被我们所接受,甚至一度放到变质才被丢出寝室。但这次我是真的想再试试它的味道,就像肉串一样,这一次的南酸枣糕可能会变得可口很多。

桐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