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入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三、网吧

  阿博约我上网了,可以感觉到他最近应该不忙了,又或者是忙里偷闲,逃避这两点一线的生活,他和我说今天一定要通宵,我没有答应他,通宵对于我们现在太奢侈了,我可能一个周大脑都没有办法灵活运转,我不想减慢我的效率。但我没有否定他,如果可以通宵的话,为什么不呢。。

  我第一次去网吧应该是在初中,初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中考前不久我去过一次,中考过后我去过一次。但那个网吧我记得很清楚,显示屏与显示屏紧挨着,键盘和鼠标有些发黏,临街的座位是有一排窗的,但被厚厚的窗帘挡住。第一次去网吧的紧张完全冲淡了这些外部环境,眼睛紧盯着屏幕,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有这么多游戏,玩的什么已经忘记了,但我记得时间很快,那种刺激与满足的感觉足以充实一个初中生一周的时间,也为我在班级里增添了很多的谈资。

  高中以后,去网吧的次数变多了,甚至中午我都想去网吧争分夺秒的开上一把,下午去和同学吹牛最新的英雄和学到的操作。晚上也偷偷拿家里的笔记本挑灯夜战,哪怕卡顿的屏幕发抖还是能够从中找到乐趣。但这样日子在那一天戛然而止,我把笔记本藏在了被子里全然忘记了它的存在。我坐了上去,它的屏幕完全碎掉了,和他一起碎掉的还有我一整个假期的快乐。

  上大学后,大把的空闲和身边好友是玩游戏最高的配置,舒适的网咖也足以支撑我们在这从早坐到晚,那个时候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做疲惫,哪怕玩个通宵都可以在第二天照常出个早操再上个早课。如果身体就像是一个机器,那个时候的我们应该有着崭新的螺丝。但那个时候不知道这就是自由和青春的气息,它充满活力但又冷酷无情,它会在某一天清晨离你而去,无影无踪到你都不确定它是否存在过又存在多久。我忘记是那一天那个时刻了,开机以后打开了满屏游戏陷入了迷茫,点开这个,关掉后又打开那个,整整半个小时没有动一下鼠标。最后我点开了视频找了一个周星驰的电影,看完后就离开了。在起身的时候,好像一群高中生和我擦身而过,他们大声讨论着,争吵着,其中一个戴眼镜感觉很乖的学生和他们说:“别吵了,你们看怎么有人在网吧看电影啊?”

  “我真后悔啊兄弟,高中的时候如果偷偷去上网,大学打班赛的时候你们应该会带我吧,我那时候看你们打比赛眼馋的不行!怎么进游戏?你快上号啊。”好久没看到阿博这么吵了,我摸索着开了游戏,用了十五分钟找回先前的密码,很快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输了,他问我:“你怎么这么菜了,你之前不是很强吗。”“老了,反应不行了,再来一把找找手感。”下一把输的也很快,阿博把重心放到了和队友互喷上,我点了一根烟看着滚动的聊天框感受到了一丝无力,是真的有点菜了。

  “先生,我们这里不让吸烟,麻烦您灭一下吧。”和烟一起熄掉的还有那刚刚提起的兴趣,阿博看了看我,我大概明白了他和我有一样的意思。“走吧,下次我叫着我弟他很厉害的,等下次下次咱们再通宵。”

桐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