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2022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2 骑士家眷

  今日的佣兵工会内聚集了更多的佣兵,甚至连临镇的佣兵也慕名而来,原因只有一个,据说有龙的消息。

  这还只是离确切消息还差十万八千里的流言,若真是确凿无疑,恐怕会吸引来世上最顶尖的高手。

  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浪漫传奇。

  “钢壳,是真的吗,那个龙的事情?”一名佣兵靠在吧台对钢壳说道,这是昨天没来的佣兵。

  独眼龙大叔将一个酒杯直接砸在了佣兵脸上,酒水泼了他一脸:“跟谁说话呢?钢壳先生才退休两年,你们这些小崽子就不知道好歹了?”

  佣兵赶紧抓住酒杯,嘿嘿说道:“抱歉抱歉,这不是好奇吗,我们这片多少年没出现龙的消息了,我还真好奇那个被你们吹成神的骑士长啥样,据说瘦不拉几的?”

  钢壳坐在吧台后,半阖着眼睛,慵懒惬意地抽了一口大烟。

  叮铃铃。

  大门打开的风铃声。

  钢壳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随即放下大烟起身:“正主来了,自己看。”

  “哦......就是那位啊,真看不出来啊。”

  “那大概是真正的高手了......”

  议论声让帕宁略微紧张,但他已逐渐能适应伪造的身份,他面前的佣兵纷纷让开道,这待遇与昨天相比已有天壤之别。

  帕宁走到吧台前,独眼龙大叔早已准备好了一杯罗切特三号,轻轻地放在他的面前。

  “骑士先生。”钢壳微笑地招呼道。

  帕宁没有搭理,举起酒杯豪饮了几大口,几乎喝到见了底。

  砰。

  酒杯重重地砸到了吧台上,吧台晃动,帕宁冷冷地看着钢壳。

  短暂的沉默之后,钢壳从吧台下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放在吧台上推给帕宁,姿态稍稍放低了些,说道:“骑士先生,并不是我们不信任你,这是规矩。这是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十枚金币是个合理的报酬。”

  帕宁收起布袋,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可以继续谈了。”

  但其实他也没想到会有这意外的收获,他只是想演得尽量逼真罢了。

  楚秋看得瞠目结舌,这个帕宁有影帝的潜质啊,这演技简直吓人!

  “还是与神像荒原有关吗?”钢壳问道。

  帕宁点了点头,取出地图,正是楚秋的那张地图,帕宁生怕时间久了自己会忘,有些着急地在地图上点了几个位置,说道:“我发现灰魔的异常聚集。”

  这些异常聚集当然是楚秋为了设计出那条逃生之路而刻意为之的。

  钢壳小心地摊开地图,在这个世界没有印刷术,每一份地图都是绝版,他自然能看出这份地图的珍贵,这份地图虽然很简略,但是据他所观,大体是准确的。

  这份简要地图是楚秋根据那副沙盘所绘制,自然是精确的。

  钢壳指着地图上一条横跨整张地图的蜿蜒曲线,问道:“骑士先生,这就是您规划的路线吗?”

  帕宁一愣,楚秋可没说过这茬,但他马上就感觉到腰间被轻轻地拍了下,于是赶紧说道:“是的。”

  “为什么不走河西走廊?”钢壳在地图上简单地示意了一下,抬头盯着帕宁,目光灼灼。

  帕宁的额头上又挤出了汗珠子,但此时他身后的楚秋说话了:“因为有大量灰魔。”

  钢壳看向楚秋,独眼龙大叔的目光凝住了,在钢壳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独眼龙大叔转而对楚秋说道:“河西走廊是公认的安全之地,大多数探险家和佣兵想要深入神像荒原都会经过河西走廊......”

  “骑士大人说了,他发现了灰魔异常聚集。”楚秋直接打断道,他低着头小着声音说道:“在我们回来的途中,我们发现了灰魔的行踪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是骑士大人在此的原因。”

  独眼龙大叔沉闷地嗯了一声,又转头看向钢壳,钢壳长出了一口气,目光中透露出了震惊之色,说道:“其实我先前并不相信你们真的走了这么远,40公里或是50公里......但河西走廊,那是位于70公里的超高危区域。但现在我信了,独眼,把那个给他们看看。”

  独眼龙大叔递给帕宁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河西走廊暴动。

  “这是我们......截获的军团密报,就算是军团,也是昨天刚刚得知的,这是绝密的信息。”钢壳压低声音说道:“早在几天前很多人都发现了神像荒原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正对我们的这条格尔线。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么多年我们从来没有观测到到河西走廊发生暴动,直到昨天,所以我们直到神像荒原一定发生了什么。帕宁骑士,您提供的宝贵消息很可能拯救无数人的性命,请您再仔细回忆,还有没有更多的信息。”

  帕宁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楚秋告诉他的事情竟然如此重要,他只觉头脑一片空白。

  “帕宁骑士......帕宁骑士?”钢壳的呼唤声惊醒了帕宁,他木讷地说道:“没有了,就这么多......”

  钢壳点了点头,他并不怀疑帕宁,事实上这位尊贵且强大的骑士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透露了,他没有藏私的理由。

  “帕宁骑士,此事牵扯甚大,请给我们一定的时间评估......这个消息的报酬用金币衡量已经不合适,请放心,我们会给您最有诚意的报酬。”钢壳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将地图临摹下来,再标注了路线和几个重要的位置,随后将地图还给了帕宁。

  这段时间,直到走出佣兵工会,帕宁都觉得非常不真实。

  眨眼间,他就成救世主了?

  “大人,您早就料到了吗?”帕宁一脸复杂地对楚秋说道:“这就是您说的造势吗?”

  当两人刚刚走出佣兵工会,便有一道罩着黑袍的人影朝他们走来。

  “大人。”这人掀开兜帽,是个长相端庄的中年女子,楚秋这才发现在斗篷内还有个小女孩,被中年女人牵在身前。

  楚秋推了推帕宁,这小子走出佣兵工会后,好像就从角色中出来了。

  帕宁回神,赶紧问道:“你是何人?”

  “帕特拉,这是我的女儿,温彻思。”中年女人举手投足间并不像普通人家,但她的模样却很狼狈:“大人......听说您刚从神像荒原回来,想跟您打听一件事......哦,我是幽城人,特地赶来的,希望不会太冒昧。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一名叫做烈火的骑士,据他的上司说,他从叹息之墙出去了。”

  “他是我的丈夫。”

  帕宁的脸色刷得就变了,他清楚地记得他怀中那枚令牌上原本刻着的名字:烈火。

  “大人......大人......”帕特拉面带急色,她明显看出了帕宁的脸色变了,以为他是知道自己丈夫的下落。而这种时候,情况往往是极其不妙的。

  帕宁手脚冰凉,在他的概念里,已经把那个骑士当成了死人,在那种环境下......怎么可能能够活下来?

  “大人......大人?”帕特拉一遍一遍地轻声喊着,语气愈发急切,手掌啪地搭在了帕宁的手臂上,就是一愣,她能感觉到帕宁的孱弱,与她丈夫简直是天差地别。

  骑士,也能这么瘦弱的吗?

  “抱歉,我没听过。”帕宁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

  “大人,请您告诉我!”帕特拉能清晰地发觉帕宁的神色愈发紧张,便以为是某种默契,“战死士兵的死讯是要由其指挥官告诉其家人”,帕特拉从丈夫口中听过这种说法。

  帕宁头脑一片空白,任由帕特拉牢牢地抓着他的手臂。

  此时,楚秋没有在意帕特拉,而是一直看着那个小女孩,温彻思。

  电影告诉他,小孩总能发觉成人忽略的事情。

  现在楚秋发现,电影诚不欺他。

  从过来的那一刻开始,温彻思便在偷偷打量帕宁,然后,大约是帕特拉摇晃帕宁的时候,从帕宁盔甲的里衬掉出了一条极不显眼的三色丝带,悬挂在腰间。

  温彻思偷偷地抓住了三色丝带,仔细辨认之后再度看向帕宁时,目光中便带着犹豫与困惑。

  楚秋暗叹一口气。

  终究是别人的东西,就有这种风险。

  楚秋很确定,以帕特拉作为骑士夫人的见识,在听到女儿说起帕宁盔甲上的三色丝带后,一定会联想到什么。

  那将是巨大的灾难。

  “帕特拉夫人。”楚秋抬起头,轻声说道:“关于烈火骑士......其实我们知道一些事情。”

  帕宁愕然回头,显然不明白为什么楚秋要主动揽下这件事。

  帕特拉一看到楚秋的神态,眼泪便哗哗地流了下来,她以为自己的丈夫已经阵亡了。这种时候,她完全没注意到一个扈从打扮的人竟敢抢在骑士面前说话是有多么不合理。

  “大人,请告诉我......”帕特拉抓着温彻思的肩膀,一只手捂着嘴,抽泣道:“请告诉我,我的丈夫,死得有价值吗?”

  这便是骑士夫人的第一反应吗?楚秋心头微微震撼,随即沉声说道:“烈火骑士的消息......请容我们找个地方细说。”

  “好的好的。”帕特拉悲痛欲绝地应下,失魂落魄地跟在楚秋和帕宁身后,完全没注意到温彻思一直在拉着她的衣角。

  帕宁满脸僵硬地带路,他不敢开口,只是时不时地瞥一眼楚秋,他完全不明白楚秋为什么要牵扯到这一对无辜的母女,自己已经害了她们的丈夫和父亲,难道真如白菜说的,大人是恶魔,所以要斩尽杀绝吗?

  楚秋自然知道帕宁的想法,他不露痕迹地将帕宁腰间的三色丝带扯下,放到他的手里。

  帕宁呆呆地看着手中的三色丝带,心头寒意顿生。

  难道......?

  帕宁抿着嘴,将三色丝带塞进了口袋。

  这个不能说的秘密不能被任何人知晓,这是原则。

  没有人的性命比他和白菜的更重要。

  帕宁的神色逐渐冷下来。

便秘的小丑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