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狗多年,我的替身能修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七大长老

  离开密室,传送目的地前站着两个天灵派弟子,估计是巡逻正巧来到了这里。

  “什么人!?”两人快速拔出腰间长剑对向月枫。

  月枫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拔枪将两人射杀。

  “砰!砰!”

  巨大声音响起,两具尸体倒下,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月枫继续朝前走,身边已多了两只机械傀儡紧跟着月枫,月枫走的极慢,但也没有丝毫停留,一边擦血,一边让系统开启传送门将自己传送走,顺便让傀儡完成一下自己的其他任务。

  【已开启传送门,目的地:狂兽机城】

  月枫对傀儡轻声说道:“给我毁了这里,不要留一点儿痕迹。”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进入传送门。

  虽然傀儡十分强大,但是七大长老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至于为什么对傀儡那么说,只是让它们好好卖命尽可能破坏罢了,月枫可不会相信别人。

  一具傀儡红着眼,身体快速膨胀到百米,圆圆的头已经变成倒三角形,双腿化作尖锐的钢铁四足,双臂化作蓝色激光剑,仅一剑,就轻松将千米高的山头削平。山头微斜,直直向天灵派处塌下去。

  另一具,钻入地底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我靠!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栾艺看到远处的山头被削平后,高声叫道,“怎么山地变高原了?”

  【按照普遍理性而言,您现在并末受到伤害。】

  被削平的山头散成石块土块,就像是一片巨大的“流星雨”一样快速飞向宗门大殿。

  “我估计要受到致命一击了。”栾艺呆呆的看着带着红色尾焰的流星,就像好几年前和她看的流星雨一样美,记得当时自己许了什么愿望,是什么愿望来着?

  【宿主,再去想什么愿望的话,真的要彻底去世了。】

  “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要……”

  还没说完,一个燃烧的巨大石块硬生生的砸在栾艺身边,幸好现在还是新手保护期,不然这本小说就要完结撒花了。

  “坑爹呢这是?!”栾艺骂道。

  【确实。】

  “你也这么认为?”

  【重点不是这个,您再不走,新手保护期就到了。】

  栾艺气得狗眼都瞪出来了,这系统怎么这么任性?莫非是母的?

  【咳咳,宿主,妄下定论是不对的。】

  “那就是公的了。”栾艺心里好像是有了什么奇怪的想法。

  【再妄下定论我就把您甩了,找个新宿主。】

  试试就逝世,栾艺也不敢再说些什么,点点头,乘着保护期赶紧打道回府。

  天灵派内,百十位金丹弟子呈八卦方位端坐在广场的一个个座位上,广场下方是一个旋转的金色法阵,整个天灵派被一个巨大的金色护罩紧紧裹住。

  台下的普通弟子面如死灰,心里充满了绝望,不过他们心里又有一丝庆幸,宗门高手多多,自己现在很安全。

  “轰隆!”

  一场剧烈的爆炸,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远方传来,众弟子都是一惊,只见周围的山早已被削平,又连忙抬头望向空中,竟发现天空中竟有数道红芒划破虚空,击碎护罩降落下来,这些红芒就像一颗颗红色陨石,速度极快,眨眼就已经到达了众人头顶。

  “轰!轰!轰!轰!”一个个爆炸声传来,数百颗陨石坠落地面,在众人身旁炸成一片火海。

  眼前是缓缓走来的傀儡,众人害怕不已,一些胆子小的甚至吓尿了裤子。

  弟子准备逃跑之际,数道身影闪电般穿过火海出现在广场的中央。

  “师兄师姐!!!”天灵派弟子见此立刻欢呼了起来,他们都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彻底安全了。他们可都是元婴期强者。

  这时候,数道身影又出现在广场的上空,正是天灵派的三名长老御剑而来。

  左边穿九荒金炎甲手持化虚炼神扇,长得弱不禁风,一脸病态的是炼器堂首席长老乌蓬,合体期七层;右边着仙云紫袍的是执法长老彭禹,无羡州第一体修,一心肉身成圣,以武入道,现在已是凡人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万象境圆满,碍于功法缺失和天赋受限,迟迟不能突破万象镜,如若突破,必将让整个天下都为之震动。

  中间的是七大长老实力最深不可测的,没有具体的名字,只有一个叫{司祷星君}的称号。

  听说他早在十五岁就已成功突破金丹成就了无羡州第一天才的美称。

  “我们速战速决。”乌蓬轻咳几声,吐出几口鲜血。

  “乌蓬,不要紧吧?实在不行我和司祷两个去吧,不然你病情加重的话,我们怎么向掌门交代。”

  彭禹转头对司祷说道:“我们两个一起上。”

  “别拖后腿就行。”

  两人驾起飞剑径直冲向傀儡。

  彭禹决定先试探一下,对着它就是一记蓄力烈炎冲拳,一条十米长的红色火龙在右拳处生出,直直地冲向傀儡,傀儡反手一剑劈散火龙,强大刃气在直接掀飞了十公里的地皮,栾艺因为速度有限,被迫卷入其中。

  司祷咂咂嘴,话语里充满着嘲讽和嫌弃:“堂堂无羡州第一体修,竟然被一个铁皮人破解了拿手好戏,呜呼哀哉。”

  “今天没时间和你拌嘴,认真点。”

  “切~,看好了,烈炎冲拳是这样用的。”司祷双拳同时做出烈炎冲拳所要发动的姿势,“只教一遍。”

  双拳合一,一条更大更长颜色更深的火龙飞出,火龙以螺旋状快速朝傀儡飞去,即使被劈散也能迅速聚合并缠住了傀儡,火龙张开巨口,轻松吞噬傀儡,将它烤成了铁汁。

  司祷真无愧是于天才之名,仅仅是在看了几眼的情况下就能最大限度施展烈炎冲拳的威力,彭禹在旁感慨道,如果真让司祷来体修,说不定真的能创造奇迹。

  哎,彭禹已经只剩下一手一足了,不然创造奇迹的人,肯定是他的。

  “看呆了?伤心了?没关系的,你这招谁都可以学会,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伤心。”

  “你,……”欲言又止,彭禹无话可说,“算了,没心情和你拌嘴。”

  “毕竟你打不过我嘛。”

  “什么话?!我打不过你?!”

  “你打不过傀儡,我打过了,所以你打不过我。”

  两人就“谁打过谁”这一话题展开了“激烈”讨论。正当两个人讨论之时,铁汁又重新聚合成人形,结构形似高达,只是右肩多了一架涌动着紫色能量的巨型炮简。

  炮口快速喷出一个巨大紫色光球,半空中,产生了比沙皇大伊万还要厉害十多倍的冲击波。两人打算以谁成功挡住来决定谁打过了谁。

  “你们没事吧?”一个身影挡在两人面前,是乌蓬,身上甲胄已经不知去了何处。

  “不是说了我们两个人处理吗?”彭禹虽然很不爽有人打断了比试,但是一看是乌蓬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了。

  乌蓬缓缓展开折扇,扇中伸出九根泛着紫光的锁链,“你们一起攻击。”

  “让我们来看看谁打碎地方大。”司祷随手掏出一张符纸,“让我先来。”

  将符纸轻轻扔下,周围瞬间掀起巨大焰浪,焰浪滔天。再看时,傀儡也仅仅剩下一个骨架在苦苦支撑。

  “回洞府修练了,不打拢各位了。”司祷又随手扔下一张符纸,紫金色法阵将周围护住,这显然不是那些个金丹期弟子可以比得。

  其余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心想既然将事情解决了,那就回宗门看看损失情况吧。

  “系统,我是不是被压在了五指山下?”栾艺此时已经无法行动,只能头朝着天,后脑勺朝地在那里无能狂怒。

  【按照普遍理性而言,这不是五指山,顶多是地皮翻卷成小山,将您卷成了巧心卷。】

  栾艺耳边响起了一首歌:五百年~,桑田沧海~,顽石也长满青苔,长满青苔……

落云无华空栾柏 · 作家说

傀儡:这届奥斯卡没我都别看!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