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扣三室一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八章 一转恐怖片

  望舒发现自己在一片森林中苏醒,躺在地上,只觉得身下一片冰凉,天上并没有太阳,也没有任何其余的天体,整片森林漆黑一片,只有空气中淡淡的土腥味与周围树叶被风吹动的窸窣的声音。

  “不对,并不是没有太阳吧?”望舒的两对眼睛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荧光,拜这双眼睛所赐,望舒可以一路向上,看清天穹的本质:那是一层硬化的树冠。

  “这种黑森林一看就是恐怖片场哦,接下来还有什么?扭曲树精还是树怪?”望舒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背上粘上的树叶,刚刚接触到那树叶,望舒立刻察觉到不对劲:那树叶极其冰凉黏腻,仿佛被遗忘在冰箱里度过了一年的腐烂变质的食物,稍微拈了些树叶碎片,放到脸前闻了闻。

  “咳咳咳!呕!”一股子鲱鱼罐头都赶不上的臭味直冲望舒脑门,仿佛整个人被塞进了高压锅炖出的加了排泄物和排遗物并佐以大量腐烂的动物尸体熬煮出来后的浓汤里。

  望舒好悬没再晕过去,貌似是因为这鱼人身体的嗅觉好的过分,望舒体会到了上辈子从未有过的“味觉享受”

  “这啥玩意树啊这?”望舒连忙把衣物上粘着的树叶给拍了下来。

  “按理来说,这整片树林不应该都是这种味道吗?”望舒就是百般不情愿也只好凑近了旁边垂落下来的树枝。

  “没味儿?”望舒决定先不管这玩意了,大不了把宇航服的头盔带回去。

  望舒稍稍适应了片刻,等自己的眼睛彻底习惯于这片黑暗后开始摸索着前进。

  远处的黑暗中隐隐有着阵阵风声,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望舒听见了树叶被踩踏的声音,望舒赶忙提高了警惕。

  树木盘根错节的根系使望舒难以行动,脚步稍以加快,便总有黑暗中探出的气生根或是地面里伸出的根系阻挡着望舒。

  数量众多却无法辨别是什么物种的飞虫在空中四散飞舞,巨量的他们聚集在一起遮挡了来之不易的些许光线。

  更离谱的是,望舒发誓自己绝对经过了二根纠缠在一起的高耸树木至少三次。

  慢慢停下了脚步,望舒缓解着急促的呼吸,头部时不时传来的阵痛令他的思维迟钝了不少,那如黑雾般的飞虫仿佛找到将死动物的秃鹫,在望舒头顶不断的盘旋,它们翅膀扇动的声音令望舒刚刚凝聚起的些许想法破碎成无数残片。

  “&%@@ihgfggjhgg”望舒强撑着最后清醒的意识,发出了一声不成语句的嚎叫。

  突然间,因痛苦而紧闭的四只眼睛猛然睁开,明亮异常的光线自其中射出!

  周围不知何时出现的瘴气与盘旋四周的飞虫在被光亮触碰后便直接随风消散,原本浑浊的思绪瞬间变得透彻且清晰。

  “呼......啊!”望舒长出了一口气,后怕的用眼中的光芒将周围的异常全部涤净。

  “差点没意识了啊***,还是懈怠了啊,当年我可是做过外星球位置环境探索训练的,还能在这里栽跟头......”望舒使劲摇了摇头,轻微的疼痛仍然时刻刺激着他的神经,不过这也让他越发的清醒了。

  “既然都这样了还是把头盔带上吧......”还没完全把头盔套到头上,望舒直接就把投拔了出来,好家伙全是反光,啥玩意也看不见。

  多亏了这手电筒似的眼睛,恐怖游戏的要素算是齐全了,望舒现在差的就是个追逐战跟要捡的纸条/保险丝/或是照相机电池了。

  稍微打了半天岔,望舒感觉回复的差不多了,便直起身子,看向四周的森林。

  “这里......之前有棵树的吧?”望舒发现似乎在光芒的照射下,原有的环境会发生不少变化,就比如这棵消失的树,就连刚才给他下绊子的气生根也缩了回去。

  望舒快步离开了这片空地,在其身后,一片奇特的暗影浮现在了空地上,这影子并不是光线照射下产生的,其仿佛用铅笔在地面上进行的随手涂鸦,黑色的主体上有着斑驳的亮斑,就像是素描画中才会出现的影子,它是一根纤长的手臂,尖锐的指尖与突出膨大的指节都不同意人类亦或是鱼人。

  这影子似是察觉到了远处望舒眼中的光亮,蜿蜒着在地面上匍匐前进,这手臂竟不断的延伸,末端永远地与黑暗的森林连接。

  “这路也太长了吧?”望舒的记忆这次很靠谱的发挥了作用,他清晰的记得这里压根没有来过,当然也可能并不是他记忆力超群,而是这片新出现的碎石滩太过显眼。

  望舒甚至感觉到了些许口渴,要知道要知道之前这具身体可是什么也不用吃的。

  “看来这次不会让我直接进入指挥中枢了呗,这次应该是荒野求生类的?”望舒弯腰拾起一把碎石,放在手中轻轻的摩擦着。

  “这是......燧石吧?”望舒喜出望外,并竟后方不远处就是一大片丛林,生火的原料处处都有。

  望舒直接将先前折下来用于支撑身体的树枝扔在了地上,并在身上扒来扒去。

  “找到了!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啊!”

  也不也不知这套宇航服的科技树是不是有点歪,这里面竟然是纯棉材质,望舒随手一撕就拉下来不少棉花。

  那么就差一根绳子了,不知那里有呢?

  望舒刚想去找绳子,突然发现自己腿上似乎缠着一根藤蔓。

  “好嘞,只要我在荒野求生课里学的没错的话......这样应该可以生火了。”

  说来也奇怪,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给舰长们培训只留一条裤衩怎么在外星球荒野求生的......

  望舒忙着将藤蔓与树枝组合在一起时,身后的黑手悄然临近,距他只有数百米的距离。

  “这个玩意......勉强能用吧。”望舒举起手中歪七扭八的像是弓的东西看了两眼,随后便将弓弦卡在一根稍小的木棍上,并前后抽动着弓身。

  只剩百米距离了......

  随着动作的继续,木棍不断的旋转,将其下方垫着的棉花不断的加热......

  五十米......

  阵阵白烟自棉花中升起,望舒刚忙捧起这来之不易的火种,轻轻的向其吹气,那微弱的火焰在望舒的气息下时明时暗,仿佛生命的律动。

  仅有十米了,那影子的巨手仿佛锁定猎物的眼镜蛇,拱起的脊背充满着原始的力量。

  望舒出了一头细汗,还来不及擦干,连忙将火种放置在了那一根木棍上。

  火焰渐渐蔓延到了树枝上。

  那巨手无声的突击以来到望舒的头顶,仅需一击,望舒就将身首异处......

  望舒捡起了这越发旺盛的火苗。

  巨手猛然拍下!

  望舒猛一转身直接将火把捅到了巨手之上!

  “想阴我你还是嫩了点!”望舒眼中的光芒与火把的光焰交相辉映。

hdhddjdd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