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世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八十二章 跨国之事?

  第一百八十二章跨国之事?

  在这屠民的多次交涉下,终于这武成境的汉子点了头,答应和这车夫结伴而行,为了感谢汉子的相助,屠民拿出提前准备好放在怀中的举荐信,希望可以帮助汉子投军顺利,只是这举荐信仅代表清江县,不知道那位琅琊王是否承认了。

  但对于这等投军之人来说,能够获得官府的举荐信实属不易,也不在乎是何级官府。

  在屠民的尽力之下,钱庄与车夫终于达成了何解,车夫也准备完毕之后,也妥善上路,临走时不忘感激屠民与俞略,这般感激倒是让得俞略难为情,扪心自问,他并没有出什么力,反而在心中把他想成江湖恶人。

  待得人群四散,屠民拍了拍俞略的肩膀,示意他和自己一起返回红枫治所。

  俞略似乎还有些恍惚,还在望着车夫的身影,而屠民则已经翻身上马,哼着小曲,朝着治所而回。

  俞略脸色平静,看不到什么变化,心中则想:难道所谓的拜师考验就是来解决这些家长里短的百姓事吗?这对我的武功又有何提升呢?真是搞不懂张森长老的安排。

  当目光再回头时,屠民骑马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西街,眼神微微一凝,便施展轻功,朝着红枫治所回去。

  治所之内,屠民拿出一本发黄的簿子,翻开到最新的一页,并在末页写下今日发起的事件,见他边写边叫骂道:“他奶奶的,这起事情又整个一个多时辰,好好的上午都给浪费了!”,便将簿子递了过来,对俞略讲道:“你在最后那一栏写下你的名字。”

  俞略接到簿子后,定睛一看,屠民是把刚刚发生在西街的事情简略的记录了下来,只是这末尾的一行中写着“毕事人”,却不见屠民写自己的名字,反倒是让自己签写,当下疑惑问道:“屠师傅,解决这期事件的人明明是你,为何毕事人这栏,要写我的名字?”

  屠民摇了摇头道:“你是不是傻啊!你是来参加考验的,而这是我的基本工作,我多完毕一事,少完毕一事可没区别,但对你来说可重要着呢,写吧。”

  俞略倒是被他的好心给惊道:“不,屠师傅,正所谓无功不受禄,今日我还差点犯下错误,实在是没脸签写名字,再说了这事件是你解决的,自然应该写上你的名字,等我有能力解决争端后,我一定会写上自己名字的!”

  屠民见他说的真诚,倒也佩服他的气概,于是也不矫情的把这本簿子拿了回来,随意的在簿子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便把笔一扔,簿子一收,欲躺在治所中的床铺上休息时,又有一只鸽子飞了进来,直落屠民那秃秃的脑袋上。

  “该死!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屠民对着打开的窗户怒吼道。但吼归吼,手还是很自觉地把头顶的鸽子抱了下来,见到这只鸽子,屠民并没有拆开鸽子脚上代表方位的小字条,而是对着俞略直接喊道:“这次是北!”随后在临出门那一刻叹气道:“这时间来活,恐怕午饭又得晚点了。”

  俞略在经过这第一起事件后,对所谓的拜师考验也有了了解,当下打起精神,回道:“是!”随后便和屠民一同冲出治所,施展轻功跟在屠民之后,朝着红枫镇的北方而去。

  此时的沪州已经进入冬季,但中午的太阳依旧让人感到温暖,尤其是对跑了一路的俞略来说,当真有些气喘吁吁。

  二人来到红枫镇北街的大鼓下,这面大鼓与西街大鼓一模一样,而随着二人一同赶到的,还有那只为屠民传信的鸽子。

  而在这面大鼓附近居然十分安静,既没有拥拥攘攘看热闹的人群,甚至也没有争吵的当事人。

  屠民从马上下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从大鼓下拿出一根鼓槌,朝着大鼓击了一下,瞬时大鼓的声音便是朝着四周蔓延而去,只见两位穿着异域着装的女子朝二人而来。

  屠民也感知到了正是这两位女子敲得鼓,便将鼓槌放了回去。

  “走吧。”屠民轻声道,随即牵着马,朝着那两女子而去,俞略紧跟其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穿着异域国度装饰的人,那里两名女子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正焦急的朝他们二人走来。

  “你二人不是我大周人士吧?”望着那两名身着异域服饰的女子,屠民眉头微皱。

  “难道不是周人便不可报官了吗?”其中一名女子抢先说道,另一名脸色较为憔悴的女子立刻制止道:“大人,我二人是文弥国来此的客商,遭遇不平之事,这才击鼓报官,还望大人清查。”

  俞略听得心中一怔: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是文弥国的人,文弥国距沪州可不止千里,竟然会有女子作为客商来此,可当真稀奇。

  屠民也顺势问出了俞略心中所想:“你两个女子不远千里,来到沪州,只为经商?”

  在屠民俞略二人眼中,这两名女子显然不是什么寻常人物,有能力离开故土,又不远千里来到周国的沪州城经商,若不是这二人报官,屠民还真不想和异国之人扯上关系,然而他倒是没有想到,这番邦女子居然如此火爆脾气。

  “我的丈夫是周人,一直来往于文弥与周国境内,只是前几月文弥国突然中断了与周国的往来,因此我们才决定在沪州落脚,难道有什么问题吗?”那位脾气火爆的女子不耐烦道。

  屠民似乎仍旧有些不放心,指着边上另一个女子问道:“那她呢?她的丈夫也是周国人吗?”

  “不,大人,我与她是多年的好友,也和她一起来了周国,如今无法返回文弥,才一同暂住沪州。”这女子说话似乎有气无力,脸色也极为憔悴。

  屠民在逐渐弄清楚二人的身份后,便问道:“那不知你们二人报官所谓何事,先声明,若是要求把你们送回文弥国,那我可做不到。”听得此话,俞略不禁一笑,显然是想到了此前处理的事情。

  那位脾气火爆的女子正欲回答,却被好友拦住,接着自己回答道:“大人,事情是这般,还请听我慢慢道来。”

尘桃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