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茶楼夜话欲排兵布阵 深思熟虑终内心凄凉

  晚上六点五十,李向来到达湘遇园茶楼,这是一家中式茶楼,店里环境清幽。他走上楼,问了下服务员,走到指定的包厢。时间还没到,他点了一壶茶两个小吃,坐下来点了一根烟。

  七点整,“咚咚”,有人敲了两声,随后门被推开,刘伟雄走了进来。打过招呼后,他在李向来对面坐下来。李向来掐灭了手上的烟,上前给刘伟雄倒了一杯茶,董事长喝茶。刘伟雄不抽烟,他接过茶,抿了一下放下来。他看着李向来笑了,咋样?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李向来耸耸肩,表示很无奈。这事由不得我啊,董事长。

  李向来接着道,很显然,这一切都是明华设的局,从一开始就是明华的意思,他想踢我出局。周一例会,他是故意缺席的,然后让黎晓天激怒我,逼我动怒,然后报警,停职,都是他们商量好的决定。即便我不摔杯子,也会有其他事情,这只是一个由头而已。

  刘伟雄点点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是战还是逃呢?这都是自己的选择,谁也不能说什么。

  对同辉,我是爱恨交加。这么多年,我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最艰难的时刻莫过于当年没有业绩的时候,顶着压力到处跑,怕股东支撑不下去,怕企业倒闭。以前刚开始做的时候,产品根本卖不出去,我们舔着脸请客户试,试了出问题,让客户分析,完了再试,再试。像我们现在最大的烧结毡客户苏州博洋,是经过了多少次试验才打下来的,我都记不清了。同辉就像我的孩子,一心爱护他,培养他,把他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但是这个孩子貌似大了不认爹了,他一心想挣脱我的怀抱,认为我束缚了他。可能对于某些人而言,我现在成了他们获得权利和利益的阻碍,而不是那个一起打江山共患难的伙伴了。于我而言,我已经心力交瘁。当然了,即便我不在同辉,我仍然盼着同辉好,也绝不做伤害同辉的事情,就像父母对不争气的孩子,永远也都是爱多于恨。

  听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你还是心存希望的。我想告诉你的是,同辉不是明华说了算的,还有董事会。首先从你停职这个事情来讲,他明华作为总经理就没有资格停你的职。我们是新三板上市公司,公司高管必须经过董事会聘请和任命,同样,离职停职,也需要经过董事会决定。你是公司副总,属于高管人员,是不能随意停职的。可能还需要对外公告,是否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这点我知道,但是董事会什么意见呢?

  董事会的意见是尊重你的意见。目前来说,你仍然是同辉营销副总,如果你愿意,我们明天就会宣布,停职无效,你即刻回去上班。

  但是回去上班后,管理层都是他的人,今后的工作也是挺难开展的。

  那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大战之前先点兵,你先看看,你这边的兵如何。

  我这边队伍有三组,分别负责不同的产品。谷峰负责烧结毡,孟飞负责纱线,巨喜负责国外市场,他们分别担任销售经理,带三个组的成员,所有人中他们来得最久,大客户也基本都由他们三个在跟进。

  假设你离开,他们谁会跟你走?刘伟雄问道。

  三个都不能保证。谷峰来公司十六年,是我从仓库调过来的,然后手把手教的,但是他学历低,可能看问题不够长远;孟飞来公司十年,在纱线方面算半个专家了,小伙子机灵勤奋;还有一个巨喜,也是在同辉十六年了,平常老老实实的,做事踏实,但是心思比较深。

  其他人呢?

  其他人就无足轻重了,老明要留也不会留他们。

  要不要找他们三个过来谈一下?

  李向来沉思了一阵,摇了摇头,还是不要吧,我尊重他们的决定。

  对内这边没有把握,对外呢,管理层的人员,你有没有把握?

  李向来苦笑一下,更加没有。

  首先黎晓天和明华,这两个就不用说了,他们主导了这场大戏;四个分厂厂长,顾海峰是个不错的人,但是老明对他有救命之恩;明辉,眼高手低,控制欲很重;厉尚云,他向来中立,以前还差点和老明闹不合离开同辉;徐礼达,他是明华的司机,学历低,但是听话。唯一我认可的人是顾海峰,但是他很难做出违背老明的事。

  假设明华离开同辉,这些人谁会跟他走?刘伟雄又问道。

  都跟他走也不至于,毕竟他们在同辉工作多年,手握一方的权利,薪资待遇都在长平难以找到同等的。

  这表明你和老明的筹码差不多,都是谁留下来,这些人就跟谁。但总经理只有一个,一山不容二虎,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

  做总经理吗?因为以前和老明的关系,这点我从来没想过,我都是充分尊重和拥护老明的。但时至今日,可能也由不得我了。

  是的,人家已经容不下你了,除非你主动离开同辉,不然就没有退路了。

  李向来沉默,内心升起一股凄凉,兄弟反目,他何尝想这样!

  既然公司筹码都差不多,我们来看看董事会。刘伟雄接着道。他将几颗花生在桌上摊开,董事会目前七个人,我,于同,刘凯,我们同来自于安阳投资,陈新利,杨建军,李海归,任小年。安阳投资的三个人,他推了三颗花生,我可以做工作,然后将其他四颗花生拨到一起,其余四人,你能否说动一人?

  李向来盘算着他们的名字和关系,我没有太多把握,只能试一试。

  据我所知,黎晓天部门有个人或许可以帮你,而她现在处境也很难过,如果猜得不错,她正有离职的打算。

  你是说小杨?

  嗯。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