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复职之路一波三折 明辉巧局两人降薪

  第二天早上,杨周蔓来到公司,打开电脑一看,居然有条通知,是董事会群发出的。她仔细一看,大意是李向来副总和黎晓天副总属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停职需要经过董事会,没有经过董事会的批准,高管人员不得随意停职。即刻起,李向来副总和黎晓天副总恢复原职,总经理办公会责令改正。

  通知发出不久,蓝羽的手机铃响起,她赶紧接起电话跑了出去。指挥官来电话了。那李向来副总会回来吗?

  杨周蔓发了个信息问销售部的陈知行,知行,你们老大回来了吗?

  回来了,今天一早就来公司上班了。

  那他知道修改合同审批的事情吗?

  现在估计知道了。

  原来在李向来离开的这几天,明华召集大家,赶紧修改了公司的合同审批制度。明华做事就是这样,别人还在想怎么打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组合拳。

  原本公司的合同,都是经由销售发起,营销负责人,财务负责人,法务负责人,总经理签字即可,现在合同审批增加了各分厂负责人,同时所有审批流程即日起开始走钉钉,进行线上审批。增加了分厂负责人,意思是说以后所有的订单,客户的名称,订单的数量,价格,金额,都必须经过分厂负责人同意。如果销售部签了合同,分厂负责人不同意,那么合同签订了也不能执行,这就意味着,营销副总的权利被大大的架空了。

  另外,营销负责人的审批,也由各组长,也就是三个业务经理谷峰,孟飞和巨喜暂代,进行签字审批。

  钉钉是由综合部负责,综合部是黎晓天负责,如果没有总经理的指令,谁也别想改过来。明华就用这一招,让李向来即便回来了,也形同虚设。

  你的审批者是谁?杨周蔓问陈知行,是巨喜,陈知行回道。

  你觉得巨喜他们会怎么做?

  巨喜就是个墙头草,风往哪边吹他就往哪边倒。孟飞和谷峰不知道,他们今天都没来,据说是出差了。

  我知道一个事情,不知道能不能告诉你。杨周蔓说出这句话,连自己都觉得好笑,如果不能,那就现在都不应该提了。

  知行说,你说说看。

  据我所知,明总有个不可公开但必须公开的秘密。他前段时间,因为醉驾被抓起来了,吊销了驾照,还被关进去了一段时间。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法务啊,他出事的时候打了电话叫我过去处理。

  处理完了就行了啊,这事已经过去了不是?

  是过去了,但是公司一直没有对外公布。我们是新三板上市公司,总经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按照公司法,是必须向外公告的。如果不公告出来,我作为法务人员,就是知法犯法,算是职业过失,以后黎也可以将责任都推到我头上;但如果没有董事会的通知,我就不能私自向外公告。

  公司还有谁知道吗?

  黎知道,明总的司机徐总知道,李总不清楚。可能还有其他关系近的管理人员知道,但大家都不会说出来。

  蔓蔓,我跟你说,其实我听说过这个事情,好像是巨喜说的,他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但是不能确定。巨喜这人向来心思缜密,爱观察,经常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停了一会,陈知行问道,上次你不是说打电话给你叔叔,打了吗?

  打了,跟他大概说了下同辉的情况,叔叔就是几个字,静观其变。我想他的意思是,叫我再等等,或许事情还没有到最后。

  嗯,大家一起加油啊,知行说。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呢,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正义总会到来。

  如果有可能,你愿意帮李总吗?知行问。

  其实我没有帮谁不帮谁,我不想站队,虽然我讨厌蓝羽,憎恨他们的为人,但我也不想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

  我能理解你。

  那你呢,知行,如果让你选,你会选跟谁?

  其实我这个级别谈不上选不选,领导都不会选我。但是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种作风,为了一己之利不顾公司不顾别人,有人连自己作战多年的兄弟都可以轻易放弃,有人没有原则无底线的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领导们看中的不是人品,能力等而看的是跟自己关系好不好,这样下去,这个公司还有什么希望呢?我们还有必要在这里奋斗吗?

  是的,知行你说得对,他们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我们的三观。我也不知道,但刚你不是说了吗,正义总会到来,也许还没到最后呢。

  这个正义只能靠李总了,我在他手下这四年,虽说不是他特别重视的那个,但是觉得李总人品还是可靠的,至少对于女同事从来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且他也重视能力和人品,一直希望改革公司的陈腐制度,但是总是推行不起来。就像我们销售部门一直想搞提成制度,在这个世界,销售没有激励政策,都没法想象怎么拓展市场,但是却一直被明总和黎总阻挠,他们害怕伤害了自己的利益,总以各种理由推脱。

  对于李总,知行你也别报太大希望,他这一战,也不知道胜算有多少,目前来讲,他是处于劣势的。

  嗯,我知道,对于这种公司我也没太大希望了,等这个事情告一段落,我就打算离开同辉了,这里让我感觉压抑。

  那我们就一起走吧,随便去哪不比这好。

  是呀!

  正说着蓝羽打完电话进来了,她习惯性地扫了杨周蔓的座位一眼,然后走回自己座位。杨周蔓也懒得搭理她,要监视就监视吧。

  这时门被推开,复合毡网厂的副厂长马丽莲进来了。她径直走到蓝羽桌前,蓝羽,明总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蓝羽头也不太的说道,明总找我怎么是你来叫我呀?她还想假装笑笑的说,但没笑出来。

  你过来就知道了。

  虽然不情不愿,但蓝羽也不敢怠慢,跟着马丽莲一起到了明华办公室。

  明总,马丽莲开口道,你可以问问她的工资,是不是比我高了两千块?我们是一样的级别,而且我当经理的时间比久。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够好的吗?还是蓝羽有特别值得学习的地方?论工作,我负责整个复合毡网车间,从产品到客户,从员工到管理,我所做的难道比蓝羽还少吗?

  明华这时已经将明辉叫了过来,明辉进来,明华问道,你怎么看?

  明辉也是一惊,马丽莲平常行事大胆,这次也太胆大了吧。他想了想道,马丽莲工作确实有目共睹,这点毋庸置疑。两人是同样级别,工资差距太多确实也不太好。不如调到一样的水平,这样对其他经理也比较好交代。

  明华道,你们觉得呢?

  蓝羽和马丽莲都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就这么办吧,但下不为例。明华道,他才不想为这些小事费神思呢。

  第二个月发工资,马丽莲一看工资,她居然和上个月还是一样的,顿时心生气馁,想可能明辉生气了。而蓝羽呢比上个月少了两千块。明辉居然是给两个人降到了一样的水平,而不是涨到了一样的水平!

  蓝羽心道,马丽莲,你好样的!之前我也在复合毡网厂的时候你就容不下我,让我不得不跳出来到综合部。现在好不容易加点工资,又被你搅和了,你给我等着,今时不同往日了,看我怎么对付你!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