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四人闲步偶遇骊山春色 丽莲情起缘落未可尽知

  这天傍晚,杨周蔓带着狗狗小乖从宿舍出来,她一直住在同辉的员工宿舍,她打算带小乖出去溜达一下。叫上知行,她也住员工宿舍,一起走下楼。拐弯碰到凌信和王晓蓓,于是叫上一起。

  要不我们到远一点的丽山湖公园去转转吧,开车过去,知行提议到。

  于是四人驾车带着狗,一起去丽山湖。车走到丽景路附近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一辆香槟色的本田,车牌6988,知行说,这个车牌怎么这么熟悉?

  这是复合毡网厂厂长明辉的车。凌信说。她说公司就这么些人这么些车,呆这么多年,我都认识了。

  他这个时候要去哪?

  管他呢,不关我们的事,杨周蔓说。

  那倒也是。

  车慢慢驶入丽山湖公园,前面有很大一片停车场,她们打算把车停到那里。突然看到前面那个车,居然是明辉的。杨周蔓心想懒得跟他打招呼,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受不了。于是她们选了一个离他车远远的斜后方,停好车。正准备下来,突然看到,明辉走了下来。他没有离开车,而是拉开后门的车门,坐了进去。接着,副驾驶走出一个女人,四人定睛一看,马丽莲!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住激动的心情,有戏啊!这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工作上是厂长和副厂长,相互合作的机会很多,办公室也在一处。在公司黎两人向来是同进同出,说是性格相投,革命战友关系,每天去食堂吃饭都是一起去,但是公司上下却都习以为常,觉得他们就是很合拍的搭档关系。只有王晓蓓表达过疑问,我就好奇他们怎么可以做到总是同步完成工作,然后可以一起去吃饭的?凌信丢了一句,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相互等啊,你等我,我等你。

  真羡慕他们这种约饭的关系,王晓蓓笑着说。比公司里的夫妻关系还好,你看那谁谁谁两口子吃饭,都是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也没有看见天天坐一起。

  夫妻要避嫌呀!凌信道。

  上下级就不要避嫌呀?晓蓓反问道。

  总之,今天看来这战友关系也没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啊,知行道。一男一女,各自都结婚生娃了,在这傍晚时分不回家,来这这是要干啥呢?她按捺不住八卦的心情说,他们这是要干啥呢?你说车子等下会不会摇动起来?

  杨周蔓说,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走啥呀,我们又没做亏心事,干嘛怕他们。

  不是,我觉得反胃。

  你做法务的不都得讲证据吗?这还没证实呢,没准人家只是,谈工作呢,知行道。

  她们等了十几分钟,车子还是一动不动。

  难道是因为他们个子小,体量轻的缘故?明辉只有一米六多一点,在男人中,算是比较矮的了,马丽莲看上去是个瘦瘦的女子,常年穿着蓝色工衣,留着齐刘海,头发倒是乌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乍一看,是工厂小妹;仔细一看,是工厂大婶。

  你说他们怎么可能呀?杨周蔓问道。明辉向来眼高于顶,毕业于名牌大学又是一厂之长,除了明总,对谁都不服,这样的人,对女人应该也有要求吧?

  凌信说,你别小看人家马丽莲,虽然貌似不起眼,但是身材很好呢,该有的地方都有。而且,日久生情嘛,说不定人家是,真爱。

  真爱!大家都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工作中每天相对,一起约饭,还一起欣赏傍晚的夕阳,他们好浪漫呀!可惜各自结婚了。

  对了,我们是不是该拍下来?知行问周蔓。

  这拍什么呢?拍个车啊?

  正说着,明辉打开车门走下车来,随手扔掉一张卫生纸,然后坐到驾驶位,开车离去。

  “哇”“哇”“哇”,四人张大嘴,几乎同声喊出来,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没有说话。

  我没看错吧,知行说。

  晓蓓说,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有点接受不住。

  周蔓说,这个事情大家冷静一下,不要告诉别人。一是说出来,可能伤害到双方的家庭,我们没必要做这样的事情,二是我们只是看到了,没有拍到,也没有其他证据,搞不好别人还以为我们造谣毁谤他们。再说了蓝羽和马丽莲的关系,你们也清楚,我和蓝羽又是同一个部门的,搞不好生出更多的是非来。

  但是即便我们说出来,也不是我们的错啊,犯错的是他们,是他们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凌信争辩道。凌信结婚有家庭,所以她比较痛恨这类小三行为。

  话虽如此,但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我们不要做那个捅破的人,公司现在又是多事之秋,一不小心就被有心之人利用了。杨周蔓说。

  好吧。

  四人意兴阑珊的回到公司宿舍,正准备进去,一不小心正好碰到了马丽莲,她显然已经和明辉分开了。四人不约而同的上下打量起马丽莲来,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牛仔裤,T恤有点紧,不透但是却勾露出良好的曲线,果然是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啊。

  我这该死的尴尬啊!知行用只四人听得见的唇语说道。

  晓蓓朝她们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着对马丽莲打招呼,马厂长,去哪玩了啊?

  马丽莲皮笑肉不笑的答道,都是工作,我一天到晚忙得要死,哪还有时间玩哦。看看你们,长得这么年轻漂亮,是应该好好出去玩玩。你们去哪玩了啊?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笑笑笑笑的走开了。

  晓蓓在后面陪聊了两句,你这是能者多劳啊。马厂长这么能干,同辉少了谁都行,少了你可绝对不行。

  马丽莲讪讪一笑道,哪有的事呢,我在同辉算个啥哟。

  和马丽莲分开后,知行无奈的说,以后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话了,脑袋都控制不住想那些画面。哎,真是的!

  谁知道,一语成真,知行以后还真不用和她说话了呢,因为第二天,她就被迫离开了同辉。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