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出差途中聊宿命 并肩合力催货款

  杨周蔓接到通知,和公司业务部门一起出差,去趟苏州。

  苏州有个客户辛纱,欠了同辉将近两千万的货款,迟迟没有还。她们公司经营不佳,快要倒闭但还没有倒闭,业务经理孟飞邀请杨周蔓一起过去,看看怎么处理。孟飞已经提前在那边守了几天了,没有等到人,最后不得已,只好叫法务过来,看怎么走诉讼流程。

  杨周蔓一清早赶往高铁站,在高铁站和顾海峰汇合,然后一起去苏州。自从上次修改了合同审批表后,因为各组业务负责的产品不同,明华干脆将销售人员都按照产品分给了各分厂。表面上是实行分厂管理,各分厂各自负责其销售和生产,自负盈亏,实际上是进一步分解了营销部,他让李东来即便回来同辉,营销部也只剩下个空壳子,人员和业务都分干净了。

  孟飞和他的组员是分到了复合丝材厂,顾海峰是这个厂的厂长,所以这次他也一起去,看看怎么处理。

  到了高铁站,杨周蔓远远看见顾海峰站在一块广告牌下面。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一条牛仔裤,人高高瘦瘦的,公司很多人说他长得像演员王凯。在公司大家都喜欢拿顾海峰和明辉做比较,他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职位都是总监,是公司唯二的少壮派;都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技术派。但不同于明辉早早的和本地姑娘结婚生子,顾海峰一直没有结婚。他身形偏瘦,有着异常浓密的眉毛,眼睛不大,但是深邃,总是带着理解的笑意,仿佛你跟他说什么,他都特别容易理解你。学历好,工作好,自身条件都不错,按理在长平和安阳这种城市,顾海峰应该很容易找到优秀的姑娘,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一直没有结婚。但有没有对象就是个谜了,他从不对外谈起他的私人感情,包括明华都三不五时劝他,小顾啊,你这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对象啊,他也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一笑。

  看到杨周蔓,他远远的一挥手,见她一路小跑过来,他笑着说,别急,还有时间。杨周蔓停下来走到旁边后,他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吃早餐,我去买个早餐。杨周蔓说不用,我不吃了。顾海峰说,怎么,减肥吗?杨周蔓说,不是,我没什么胃口。顾海峰点点头,然后走到旁边瑞幸去买早餐。回来给杨周蔓递了一杯咖啡,说道,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随便喝点热的。杨周蔓接过咖啡,谢谢。

  两人一起走到候车室,走上扶梯,一路上很多人侧目。两人都身材高挑,又是俊男靓女,引起很多人频频回头,好漂亮的一对儿。

  到高铁上,找到位置坐下来,顾海峰从旁边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本书来,杨周蔓一看,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顾总也看这些书吗?我以为你们只看技术相关的呢。杨周蔓笑着说。顾海峰打开书,翻到书签位置,你看过吗?杨周蔓点点头,嗯,看过,但可能没你们读得那么深入。那你相信宿命论吗?顾海峰问。杨周蔓迟疑着,她不知道该不该认真跟他聊这些,还是随便敷衍一下,顾海峰看着她,她想了想说,相信啊,也不算完全信,更多的是一种未知。也许某年某月某地发生的某件事情,是意外,是巧合,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宿命,是不是某些既定的“神的安排”让你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走入了那个局中,而你并不知道罢了。就像书中有很多人都曾离开了马拉贡,她们要是不回来,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但是她们却因为各种原因,又回到了马拉贡,当初以为不过是一时的心意,随时会离开,但谁知道终是要回来完成悲剧的宿命。其实说起宿命,更多的也是无奈吧,对人对事的无力,会让人不自觉的陷入宿命论。

  顾海峰静静的看着她,听她讲完,他有点意外,这样漂亮的姑娘,高学历,良好的出生背景,居然也对生活有种深深的无奈。

  他仿佛站在旁边,看着她深陷泥潭,但是不知道要不要拉一把。她也没有向他伸出手,她只是静静的等待,慢慢的沉沦。他摇一摇头,伸出手来或许改变的不是她,而是自己的人生。

  他道,也别太悲观,风物长宜放眼量,精彩在下回见分晓。

  杨周蔓笑了,不再说话。

  顾海峰低下头来看书。

  有谁说认真看书的男人最帅?杨周蔓暗自想,这男人还真帅。她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飞逝,心突然也放松了。

  这是多久以来第一次觉得身心轻松了?不用理公司的人事斗争,不用顾及上司或者同事的看法,做自己就好,而且还可以顺道欣赏风景,她真希望长期出差,不要回去就好。

  到了苏州,孟飞来高铁站接他们。他租了个车,接她们到酒店。大家先休息一下,中午随便吃个饭,然后到孟飞他们房间开会,一起讨论明天怎么安排。

  出差在外也顾及不得太多,三人挤到孟飞的房间,就在旁边的小茶几旁,大家集中精神,进行头脑风暴,然后各自分工,杨周蔓喜欢这种工作状态,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她多希望在公司也是这么工作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杨周蔓就和孟飞一起去辛纱,她们在门口拍照留证,证明曾经有到此催账;然后到辛纱办公室,找她们的财务和法务,先对账,然后再发函,留证;顾海峰就约了辛纱的老板,进行单独谈话,看看是以打折兑现的方式付款还是用辛纱产品回抵,或者直接进行诉讼程序。确保一点是,如果对方申请破产,就务必将同辉先纳入债务人之首。

  处理完这些事情,就到了下午。三人都没吃午饭,饥肠辘辘的,于是找了家离运河不远的店吃东西。吃完饭,孟飞说顾总我还约了其他客户晚上见面,就不陪你们了,你们慢慢聊,这周边还可以走走,风景不错,说完他就离开了,留下杨周蔓和顾海峰。

  顾海峰笑着对杨周蔓道,我们就这样被抛弃了。走吧,我们走走吧。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