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九章 浪漫姑苏入画舫 桨声灯影有船娘

  时间还早,顾海峰提议随意走走,散散步,助消化。

  他们慢慢走到运河边,沿着河向前走。时已初秋,傍晚时分,一切都美丽得刚刚好的样子。天清气朗,微风不燥,杨柳依依映着古城墙,水面上的游船欢笑着过去,在这里,游船应该叫画舫,才显得古风古韵,浪漫迷人。

  杨周蔓兀自欣赏着这一切,她想平时还是应该多出去走走,整天呆在同辉,人都变得呆呆的,以为世界就同辉这么大,须不知,世界除了很大,还很长,很远,可以跨越时光,交错生辉。

  她感觉身心放松,一切都是那么自在,悠然,熨帖,这种感觉,真好!

  顾海峰不时抬眼看她,真是个美女呢,在这姑苏城里,她显得特别生动,虽然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但一点也不妨碍她的年轻美丽和灵动。眼神清澈安静,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跟着这古城风韵一样,都是那么美好!突然杨周蔓转过脸来,笑着对他说,要不我们到前面去坐船吧?他心里一惊,好啊。

  快到六点了,船是六点半开,她们选了靠船边的位置坐下来。船里头有个姑娘坐在最前面,盘着头发穿着旗袍在弹评弹,吴侬软语的,不知道歌词的内容是什么。杨周蔓笑着说,真好听,我第一次听人现场弹这个。她将外套脱下来搭在手上,里面是一件烟粉色的丝质衬衫,显得温柔又有气质。

  顾海峰也笑了,他静静的坐在她身边,一股淡淡的香气飘过来,应该是她的香水味。他连忙转头看到船外。船外开始亮灯了,可以看到远处的星火交相辉映。天上一轮皓月当空,照着这桨声灯影,顾海峰不由得也放松了。

  他问杨周蔓,你有没有觉得你的名字听起来很像一个词牌名,扬州慢,你父母怎么给你取了这个名字的?杨周蔓回道,我爸姓杨我妈姓周,于是就起了这个名字,他们估计也没想太多。顾总呢,顾总老家好像不是长平的?

  嗯,我老家广西的。

  是毕业就来同辉了吗?

  是啊,中天毕业后来了同辉,一直呆到现在。

  说起中天,我也很近很近没有回去看过了,听说现在发展更好了。

  是啊,很多中天毕业的人做了成功的企业,然后他们又回馈给中天。上次我们大学同学聚会,比亚迪的大老总都来了。

  哇,这么厉害,没见你发朋友圈啊,杨周蔓笑着说。听说中天这些年的材料学科确实发展不错,咱们公司也有好几个中天材料专业的吧。您也是吧?

  顾海峰也笑了点点头。你怎么选了法律专业呢?

  杨周蔓道,为了世界的公平正义!哈哈,你信吗?

  顾海峰道,信啊,怎么不信?当年高中毕业,谁不想着要改变世界呢?

  杨周蔓道,年轻时候总相信自己能干一番大事业,仗剑走江湖,相信总能遇到非常精彩的人,携手一生;但后来,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过着忙碌而苟且的生活,多少诗酒花,不如一杯下午茶。

  但你还年轻,还是有很多可能的。

  那顾总呢,还是相信能改变世界吗?

  顾海峰说道,那句话怎么说的,如果你不能改变世界,那就改变自己。世界无非就是人和事,到我们这个年纪,已经不再试图改变别人了,而对事情的话,接受能接受的,改变能改变的,一切皆有法,就看能否找得到。

  杨周蔓道,您是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您有能力也有方法,而且愿意改变自己。

  顾海峰道,如果前面是一条行不通的路,我们就绕过去;如果绕不过去,就退一步,等一等,事情或许会自己找到出路呢。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个耐心呀!对了,您记不记得中天有个教哲学的侯老师,我听过他两堂课,印象很深刻,后来也影响了我很多。不知道你上过他的课没有?

  顾海峰道,我没有呢。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课让你印象深刻呢?

  杨周蔓道,有三句,其中一句是,优秀的人拼的是身体。

  顾海峰看着她。

  她解释道,其实所有厉害的人在一起竞争的时候,大家的智商情商都是高级别的,所以力量很容易均衡,形成持久战。那么持久战靠的是什么呢?是体力,看谁能更能熬,熬走对手。古代的像司马懿家族,他们最后能成立汉朝,主要就是他自己活了八十几岁,熬走了实力比他更强的曹操,诸葛亮,孙权这些人。而现代呢,譬如高手对决,讯息万变,开会一开就是三天三夜,很多人身体首先就吃不消了,还怎么进行精准判断呢?

  顾海峰道,有道理!我明天就开始跑步,争取熬到最后。

  他们又聊了下中天的老师,以前在图书馆的趣事,毕业后很有名的校友,都感慨时光飞逝,岁月不饶人。

  游船轻快的飘过十里亭,吴门桥,游船带着漂亮的人儿们一晃而过,不知不觉就到岸了。杨周蔓道,啊,就到了,好快啊,真想一直坐下去。

  顾海峰道,下次还有机会的。

  杨周蔓道,不一样的。她郑重其事的说,美好的景致和美好的心情一样,都是稍纵即逝的,譬如说下次来的时候刚好下大雨,或者同伴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总是在抱怨,那就没有此时的心情了。

  顾海峰道,幸好我没有扫你的兴。

  谢谢顾总,我的意思是说,顾总是助兴之人呢。

  他们一起下船,然后沿着河岸往前走。也没有特意明确方向,就是随意的往前走,一路只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和远处的车鸣声。

  走了好一会,杨周蔓说,我们现在是回酒店吗?

  顾海峰道,那我们打车吧。

  回到酒店,杨周蔓的房间在前面。她刷卡开门进去,然后回头对顾海峰说,顾总,今天谢谢您,晚安!

  顾海峰深邃的眼睛泛起笑意,也谢谢你,晚安!

  看着杨周蔓走进去,顾海峰回到了自己房间。愉悦的一天结束了,明天一早又要回同辉了!他带着复杂的心情沉沉睡去。

  第二天,杨周蔓和顾海峰,孟飞三人一起坐高铁回长平。三人座位,杨周蔓坐最里面,孟飞坐中间,顾海峰坐最外面,大家一路没怎么讲话,一直坐到公司。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