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前思后想清点牌面难破局 坚持原则挺身而出展雄心

  李向来这段时间思考了很多,未来怎么选择,选择了如何发展,发展过程中会碰到什么困难,这些苦难要如何解决,李向来都反反复复想了很久。这场战争进行至此,因为明华将战火烧到了他家人身上,让他愤怒又难过,他已经有些疲惫了,要放弃吗?放弃了,哪里不是江湖呢?

  公司发生这些事后,很多人闻声过来看他,有业内朋友,以前的领导,供应商,更多的是客户。很多客户都私下跟他说,愿意支持他,不管他是留在同辉还是出来单干,如果他同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停止下单,不为别的,只为相信和支持他这个人。但都被李向来拒绝了,他之前说过,他不会做对不起同辉的事情,说到就会做到。这是他的原则,也是他和明华不同的地方。

  但是眼前这个局面,已经被明华做成了一个死局,如果他只是在内部挣扎,无论怎么样,他都是挣扎不出明华的掌控的。营销部已经名存实亡,销售人员和业务都划给了各分厂,采购划给了黎晓天,他回去已经没有具体事情可干了;而且没得副总的职位和权利,他即便想开拓任何项目,明华都不会通过,公司内部事务也不会让他插手。所以想要破局,就只能跳出来,从外部打破了。外部就是董事会,董事们是否都会支持他呢?大股东代表刘伟雄是表态了,那其他两个安阳投资的人呢?是否和刘伟雄是同一个态度?二股东陈新利虽说表面支持自己,但是他和老明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是有可能变化的;三股东杨建军,自己很少接触,他的态度怎么样?他了解同辉的情况吗?李海归,一向被明华追捧,他们肯定是一条线的;还有任小年,她老公的公司和明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关系不仅仅是同辉的这一层,还有其他的利益,他们也肯定是一条线的。所以目前他有把握的只有一票或者两票,怎么来说都胜算不大。

  但是他记得那天谈完后,刘伟雄后来个他发了个微信,想好后打电话给我,我帮你约见个人。他要带我见的是谁呢?是安阳投资的董事长苏总?如果苏总能利用他的权利,要求安阳投资的三票必须统一态度,那就胜算大了。但是苏总会同意吗?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明华还在任期,任期内如果没有重大过错,董事会也没有理由发起任免总经理的决定,那就得找出明华的重大过失。醉驾事件已经过去了,然后董事会也向外公告了,这在当时没有提出对公司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现在也不能提了。还有什么事能让股东们召开董事会重新选择总经理呢?

  或者还有条路,等待,等两年后明华任期到期,董事会可以顺理成章的发起总经理候选人投票,等待的这段时间,看同辉能否上市成功。如果成功上市了,那明华顺利接下一任总经理,无可否非;如果上市失败,那明华的责任也不可推卸,投票也可以顺利换下他。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其间也还会发生很多变化,自己可以等待那么久吗?

  李向来没有答案。

  这天他来到梅子湖边的东湖楼,有个同辉的供应商过来了,约他见面。最近很多客户或者供应商过来,他都选择不见了,不想在还没有决定的时刻被人误解。

  但是这家供应商说一定要见他一面,定好了地点,他不来就不走,并且再三说,只是聊私事,不谈工作。

  没办法,李向来只好来见他一面,毕竟以后还可能要合作,想想随便聊几句就算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李向来上楼,进了包厢。

  包厢除了约好的供应商,还有另外两家客户,彼此之间都有一定的业务往来,但是产品不同。

  彼此寒暄后坐下来,供应商就迫不及待的说,李总您一定要想想办法,他们这么弄是不行的。

  李向来本不想听,他现在了解这些都帮不了他们了,他做不了任何决定。他起身就准备离开,但是其他几个人死死的拖住他,不行,李总,你得听完再走。我给您倒酒。

  供应商是负责钢丝的,在同辉,钢丝是最主要的原材料。他说今年行情您知道,各种原材料都涨价,铁原本才3000多块一顿,现在涨到了8000多块一顿,翻了两倍多。我们也是没办法,必须要涨价了。但是同辉新的采购负责人跟我们讲,如果要涨价就换供应商。我们和同辉合作这么多年了,并非同辉不用我们,我们就活不下去了,但是大家合作这么久,交易都很顺畅,这些年共同发展,我们也不想失去同辉这个优质客户。再说了,由于跟您之前有约在先,我们才能将价格维持到现在,不然我们也早就涨价了。您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对于李向来而言,他做生意向来信奉一个原则,就是得让别人赚到钱。无论是客户也好,还是供应商也好,必须是一个双赢的买卖,才能持久,不然也和业绩都是昙花一现,维持不了多久。基于这一点,他从不会只管自己的成本和售价,他会充分考虑供应商的成本和客户的成本,必须三者都赚到钱这个生意才能持久。

  他犹豫道,你知道我目前的身份比较尴尬,对于同辉,我实在不好过多的干涉这些事情了。

  供应商道,我了解我了解,但是这样下去,大家就没办法合作了。

  另一个客户道,不单于此,我们刚收到同辉涨价的通知,理由是原材料上涨两倍,同辉的价格也要上涨。原材料价格上涨是有目共睹的,但我们和同辉的合作是有合约在先的,必须也要先履行完合同吧,再者,涨价30%,这在疫情期间,出口严重下滑的情况下,我们的市场也岌岌可危。李总您得想想办法。

  大家都看着李向来,李向来沉默了良久,说道,原材料涨价太猛,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目前有的合同肯定都会执行完,同辉是正规企业,这点我们合作多年大家要有信心;至于然后新的合同,再根据行情,我们重新商量。

  至于接下来怎么办,我想想办法吧,能做到什么程度,不能保证。无论我在不在,我都希望同辉继续和你们合作。同辉的信誉和产品在业内都是有口碑的,这也是托大家的福,但目前同辉在转型上市,很多问题都急需解决,接下来也可能会有些负面的传闻出来,希望大家在这个时候再相信同辉一次,一起挺一挺,度过难关。

  说完,他将桌前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

  大家都不好再说什么,跟着喝酒,然后又一起聊了许多明华的事。很显然,明华怕李向来离职营销副总影响业绩,所以两端都施加压力。供应商这边压价,客户那边抬价,目的就是为了今年年底的业绩比较好看,但对于长久的生意和影响,对于度的把握,他并未考虑那么多。这么长久下去,同辉能走到哪里,大家都表示很担心。

  李向来喝完酒就决定了,有些事不得不做了。

  晚上他给刘伟雄发了条微信,我想好了,我决定再战一次。

  刘伟雄回道,好的。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