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安阳求助向来意 欲救民营苏澜心

  向来发完微信后就去睡了,这一夜,居然很安稳。他这段时间以来都没法入睡,精神压力特别大,但是今天做出了决定后居然睡安稳了,看来这是内心真正想要做出的决定。

  第二天中午时分,刘伟雄打电话给他,晚上来安阳,约了人一起吃个饭。另外你对公司的规划也好好准备下。

  晚上,李向来开车到安阳。他先去了刘伟雄办公室,然后和他一起过去。刘伟雄在车上对他说,见谁你应该清楚吧。李向来问道,是苏总吗?刘伟雄道,嗯,你好好想想。

  他们一起到了约定的地点,这是个独栋的别墅,坐落在一群别墅当中。别墅前面有个湖,湖面澄澈,岸边植物打理良好。这莫非是苏总的家?李向来狐疑的看向刘伟雄,刘伟雄道,这是一个朋友的会所,就偶尔宴请朋友,不做商业。服务员也是临时外请的钟点工,私密性比较好。

  李向来和刘伟雄走进去,穿着家常服饰的阿姨立即过来,是苏总的客人吗?苏总已经到了。她带着二人上楼,然后在左手边打开第一间的门,苏总,您的客人到了。

  李向来走进去,他这是第二次见苏澜,第一次是在安阳投资收购之前,她有来同辉调研过一次。后来就没有再见过。在李向来印象中,苏澜是个还算年轻的女人,至少比自己年轻,看起来大概四十来岁的样子,或者是保养比较好,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年轻。但以她的年龄,又是一个女人,能坐到安阳投资董事长的位子,可能更多的人会觉得,她有个非常强硬的后台。

  走进去,苏澜正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前,听到脚步声,苏澜转过身来说道,二位来了。她今天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长呢子衣,里边上面穿着高龄羊毛衣,下面穿着一条同样卡其色的长裙。

  李向来弯腰伸出手道,苏总,您好。

  苏澜伸出手来,轻轻握了一下,坐吧。

  坐下来,苏澜开口道,同辉的事情我大概听说了,今天我想要两个理由。第一个,我想知道,你要我支持的理由。

  李向来想了想,道,我先跟您讲讲我们同辉的故事吧。我来同辉三十年了,前面十年还不叫同辉,那时还在中天的研究院,后来才发展为同辉。这一路走来,我知道同辉多么的不易。当年初初创立的时候,以为技术过硬才出来的,没想到完全经不起市场的毒打,很多客户都不买账。

  当时欧洲的贝瓦特的产品已经做了很久了,他们是一家百年企业,市场遍布全球。他们以成熟的技术和市场,碾压着我们。我们国内的下游客户,如果想要做出良好的产品,就必须用他们的材料,或者RB的富士。这都是进口的产品。他们当时就有这样一个政策,样品很便宜甚至免费,但是大货就非常昂贵。譬如你需要,他可以免费或者5块钱给你寄一两公斤复合丝材产品,但如果你想要几十公斤或者几吨,他们就要一万块钱一公斤。当时我们的总经理夏天河夏总就说,不管赚不赚钱,我们都要做出好的产品来,让大家共同得到发展。当时就大力引进人才,发展技术,现任总经理明华就是那时进来的,当时他还只是负责研发。

  产品做出来后,客户还不认可怎么办?我当年还是个年轻小伙子,于是带着产品啊,到处跑,到处试,经常大年三十晚上还在外面跑,就是想要多几家客户试我们的产品。客户同意试验了,就相反设法要他们的测试结果,按照他们的需求,重新调整。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尝试,同辉才慢慢用产品站稳了脚跟。

  后来贝瓦特想要收购同辉,但是夏总坚持,我们必须做民族的品牌,不能让历史重演。所以这期间我们拒绝了包括被贝瓦特在内的多家公司的收购,一心做好民族品牌。我们会同意安阳的收购,也是因为我们原本就发源安阳,后来因为发展搬一了部分到长平,但本质上我们仍然是安阳的企业,给安阳贡献着我们的税收。而我们的初心也没改变,坚持创新,做优秀的民族品牌。

  但近些年来,我们似乎正在偏离原来的航道。夏总离开后,明华担任了总经理,但是我们这些年却甚少在产品开发上下功夫,同辉已经两年没有推出新的产品和技术了。他认为同辉的产品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不是第一也是第二,这让自我认识,另我们失去了很多机会。而且同辉这些年疏于管理和人才建设,管理层固化,这就导致了同辉在以一种看不见的姿势在后退。虽然我们现在的销售业绩还在年年增长,但是利润一直在下降,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优势。这是我们最近这些年的盈利报告,您可以看到数据。

  安阳集团进来,我想也是想将同辉带上市,让现代化的管理和强大的资本,促进同辉的发展,同时带动地方的经济。但是目前的发展模式很难适应发展的需要,这可能跟管理人的理念相关。

  刘伟雄补充了一句道,总经理明华似乎不太想上市,或者说,他不太想打破他之前的管理模式,只想做他的土皇帝。这可能也跟之前的股权过分分散有关系,没有一个实际的责任人,总经理也不用对谁负责,业绩还过得去,就大家都相安无事;但是要想向前发展,也是没有前途。

  李向来接着道,我们这几年销售越做越难,传统的市场一直在被其他的小竞争对手瓜分,而新的市场我们本来有先机的,但是由于不敢尝试,一直没有突破。对于人才队伍,我们想要推出新的激励政策,也没办法实现,管理层十年,或者说更久十五年,都没有添过新面孔了。

  综合上述,我不知道有没有给您一个好的理由,但是我对同辉,从来都只有一个想法,好好发展,不要沦为利益争斗的牺牲品,我们自己也亲眼见过,多少公司因为内斗而一路下滑直至销声匿迹。这里有几百个同辉的员工,很多人都在这工作了十几年,在这结婚生子。给大家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和环境,让公司稳步向前发展,是我们这些自认为的管理者,不可推卸的责任。

  李向来说完,看着苏澜。

  苏澜没有说话,大家静默了一阵。

  过了好一会,苏澜开口道,夏总我也认识,我们在同辉的股份还是从六矿集团买过来的。他的人品和作风确实值得人尊敬。

  苏澜接着道,现在还需要第二个理由,明华离任的理由。你有吗?

  李向来沉默,他不知道该不该将他知道的那些事说出来,明华为了一己私欲,做了多少伤害公司利益股东利益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刘伟雄道,我有。

  他接着道,我知道明华有个可以攻破的点,应该可以发起任免。

  李向来和苏澜都诧异的看着刘伟雄,他入同辉并不久,而且又不参与管理,怎么会知道明华的秘密?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