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开局在即会法务 山雨欲来风满楼

  董事会定在下周一11月13号,今天周五11月10号,还有周六和周日两天时间,李向来决定再约一下杨建军,如果杨建军也能答应投自己,那么就胜券在握了。

  他拨通了杨建军的号码,良久,接通了,李向来说明了下情况,杨建军说他收到了董事会开会的通知,但现在在国外,对同辉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了,等他先了解一下,再回复李向来。

  李向来感觉有点敷衍,可能明华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不想直接拒绝,就用了迂回的说辞拒绝了李向来,这让李向来感觉有点气馁,如果杨建军投明华,陈新利中立,那么三对三,还是不能决议。

  怎么办呢?杨建军是不是真的在国外呢?如果是在国内,他人在长平还是上海呢?如果能当面跟他聊一聊,或许会有帮助。但是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他想了想,拨通了一个电话,喂,知行吧,帮我约一下小杨,杨周蔓。

  知行回复,好的。

  过了好一会,知行来消息,明天下午三点,在CLOS58。

  第二天下午,李向来来到她们定位的地点,这是一家做法餐和葡萄酒的清吧。进门迎面是红砖墙面,弧形的拱门,感觉是个酒窖的形式。里面客人很少。他抬头看下,黑板上的营业时间是下午2点半到晚上12点,和别的夜场酒吧不一样,感觉这家是针对城市的小资或者白领开的清吧。如果下班后想和朋友喝点小酒,就可以来这里慢慢喝点,低声聊聊天。酒品也很少,就只有葡萄酒,各种编着号的葡萄酒,据说都是从法国庄园直运过来的,菜品也很少,都是法餐的样子。

  李向来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刚坐定,就看到杨周蔓和陈知行掀开帘子进来。杨周蔓今天穿件酒红色呢子衣,白色毛衣和酒红色裙子,很是亮眼。他招手让让她们过来,她们笑嘻嘻的搀着过来,跟他打招呼,李总,好久不见啊。

  李向来道,是啊,最近你们还好吧。

  杨周蔓和陈知行对望一眼,除了工作,什么都好,嘻嘻。

  李向来道,你们经常来这边吗?感觉格调不错。喝点什么?

  我们是快乐的单身汉,不就是到处吃吃喝喝玩玩,陈知行道,你们先聊,我到楼上去看会书。

  她帮三人一人点了一杯饮品和一些法式烤肠,就走开了。

  李向来看着杨周蔓道,你收到董事会开会的通知了吗?

  杨周蔓点点头道,收到了。

  你能跟我说一下具体的流程安排吗?

  好的。我们这次是网络投票,议题在下周一上午发出,两个工作日后的11点前,也就是星期三上午11点前,董事们必须给出回复,如果没有回复,默认弃权。投票产生结果,生成决议,然后进行公告。

  嗯,李向来沉吟道,投票的结果会当场公布吗?

  会的,我收到投票,就会在群里公布,收到了谁的投票,投票的结果也会发到群里,公平公正公开,董事们都可以即时看到投票的结果。

  那如果跟票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了。

  是的,董事们都是有独立行为决议能力的人,自己做的决定都是有效的,因为投票期间有两天的思考时间,保证大家充分考虑。

  好的,那我了解了,越是后面投票的人就越能看到自己的投票逼近的结果了。李向来心想,像陈新利这种喜欢和稀泥的,就可能会改变。

  小杨,家是长平的吧,平时回家多吗?李向来问道。

  嗯,我家就是长平的,但平时也不怎么回家,都住宿舍,杨周蔓道。

  跟你叔叔联系多吗?李向来低头喝了口茶道。

  杨周蔓道,也不多,偶尔会打个电话。他整天行踪不定的,到处看项目,一会在上海一会在国外,搞不清他。

  他对同辉了解吗?

  买股之前应该有做过详细调查吧,但最近几年可能不太清楚。同辉盈利还可以,每年分红,他觉得应该还行吧。我们平时很少见面,见面也不聊公司的事情。

  哦,李向来点点头。看她似乎也不想多讲,或者确实不知道,就换了个话题,你呢,听说最近黎晓天很是为难你?

  我向来就不太招他喜欢,自从有了蓝羽,他们两个眼中就没有别人了,杨周蔓自嘲的笑笑。而且自从知行走后,我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出而后快,只是碍于我叔叔,他不能直接让我走人罢了。

  我明白,所以对你们,我也很是愧疚。这些本不该将你们牵涉其中的,所以今天我特意拖知行约你们,就是想跟你们道个歉,抱歉让你们卷了进来。李向来真诚的道。

  杨周蔓道,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同辉就是这个样子,谁能置身事外呢?

  李向来也搞不明白,这个黎晓天,放着你这个名牌大学的法硕不用,反而重用蓝羽。我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加上你叔叔的关系,他不应该好好重用你吗?

  也许他们之间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他们紧紧绑在了一起,您了解吗?杨周蔓试着问道。

  李向来摇摇头道,这些我不太了解,可能我也不太关注他们。

  你认识给我们做基建装修的周老板吗?他每年都会给我送红包,但是我都没要。你想想,他连我都送过来了。

  李向来说,认识是认识,听说他好像是明华的亲戚?

  杨周蔓道,大家都以为他是明总的亲戚,但其实不是的。是有一天明总在食堂喝酒,他自己进去自我介绍,然后给明总陪酒,这样才搭上明总的。

  周老板是谁牵的线吧,不然他怎么可能知道明总在小食堂喝酒?李向来道。

  我猜应该是黎总吧。这个周老板是个大嘴巴,喜欢到处说别人闲话。他就经常讲黎总和蓝羽的事情,我是说男女私事,杨周蔓道,有次他来公司送红包,就在我们茶水间戏说,等下还要去食堂给岳父送礼。我们说,谁是你岳父,他说,当然不是我岳父了。他挤眉弄眼的,示意着黎,我们就说,没有证据不要乱说。他说,我说有证据你信吗?

  岳父是谁?李向来也不禁好奇的问道。

  他应该说的是蓝羽的父亲。蓝羽将她超过六十岁的父亲安排在食堂上班,我们食堂就那么大,食堂的其他人,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谁的情况不了解。

  是吗?超过六十岁应该不能聘请了吧。

  但是蓝羽就可以啊。

  那周老板的证据可信吗?

  可能有吧,但是不确定,我们也没看到过,他可能是看到或者知道了一些什么事。现在我们公司的所有装修或者维修的活,都是周老板在做,没有其他人了。

  李向来道,嗯。关于他们,你们还了解多少?

  李总,说实话,因为职位原因,我很多事情不方便对外讲,但是我真心希望公司能扫一扫这些乌烟瘴气。感觉如果同辉继续这样下去,一直都是小人当道的话,那些真正想发展的人,都会自主或者被迫离开这里。像蓝羽,她的关辉事迹,讲一天都讲不完,但是这并不是您目前的主要任务。

  是啊,李向来长叹一口气,大家都会用脚投票的。

  我们都希望您将来能管一管!

  李向来道,谢谢你们的支持!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