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 终选之前叙旧事 山穷水尽闻钟声

  2月25日这天,刘伟雄在和苏澜在安阳球场打高尔夫,苏澜挥出一杆后问道,你觉得谁会最终胜出?成熟派还是少壮派?

  刘伟雄道,他们都各有特点,各有优势,但也各有不足。李向来风格成熟,他做市场多年,对客户和产品都非常了解,但是他在管理上有些不足,当然他也是个非常愿意学习的人,如果他能在管理上提高一个层次就好了;顾海峰呢,在管理上有优势,他这么多年单独管理一个工厂,井井有条稳中前进,这证明他是个现代派的管理者,如果他将这套用在整个同辉的管理上,应该也是会有效的。但是他的问题是年纪太轻,至少在同辉管理层中算年轻的,这样很可能面临管理难以开展的情况。

  苏澜走了几步,停下来问道,这么听来,你对顾海峰应该是希望更多,但担心也更多。

  刘伟雄道,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企业,我可以选择交给顾海峰,这就没有前面说的担心。

  苏澜道,那如果是大家的企业,你就选李向来了?

  刘伟雄没有直接回答,我真的要好好想想。但不管怎么样,这两个人我都是比较看好的,至少在人品上都没有问题。

  苏澜道,我知道,你打心眼里应该是比较欣赏顾海峰了。

  刘伟雄看了看前方,没有回答。

  那其他人呢?董事会其他几个人,加上监事会,他们会出动各自的力量来影响这个比赛吗?

  可能会,可能不会。但也不重要,不是吗?

  同时杨周蔓也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对选出来优胜者进行360度环测和一一对话。一一对话是三名董事会成员,对竞聘者一人进行问答。李向来和顾海峰及侯胜都参加了,但结果还没有出来。

  2月25日晚上,刘伟雄叫上李向来和顾海峰一起来到了莫名酒楼,他定了个包厢,邀请他们一起坐坐,喝喝酒。

  这里是主打慢格调的湘菜,一天只有几桌,酒楼一切的装饰和配饰都像是传统的三四十年代的香港中餐厅,看上去有格调又有腔调。他选在这里,主要是觉得气氛要平和,大家可以敞开来好好谈谈,毕竟竞选只是开始,以后还有长长的工作,要相处要配合。

  酒过三巡后,刘伟雄道,今天邀请二位来的,我的目的也很明显,我希望二位能好好配合,无论是谁胜出了,另一方都能支持他,将同辉做好。

  顾海峰率先表态道,李总从前就是我的领导,也帮过我很多,如果李总胜出了,我肯定是尽十二分力配合的。

  李向来道,我对你是十分信任的,你还年轻,前途无量。

  二人碰杯,一饮而尽。

  三人再也没有聊工作的事情,转而聊些寻常琐事,大家都知道,明天将是艰难的一天,索性在天亮前大醉一场。大家都说了很多话,聊当年困难的时候想的都是如何克服困难,攻产品攻客户;聊一起去南岳拜佛,一起开车几百公里去普陀山,想想那会儿真是开心。

  从前同辉有个传统,每年放春节假的前一天,以前是腊月二十八,现在是腊月二十四,明华都会带着所有管理层人员一起去南岳,烧香拜佛,这个起因要追溯到二十年前了。有一年公司经营特别特别困难,全年的营收才几万块人民币,员工也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当时已经到了腊月二十八,腊月二十九就放假了,工资发不出来,员工没办法回家过年,第二年公司可能不能开张了。当时李向来要去拜访最后一个客户,客户在衡山附近。他出发前心中充满了绝望,如果这个客户不能下单,这一切就将成定局了。

  噹。。。,噹。。。,噹。。。,经过南岳大庙的时候,李向来突然听到寺庙传来的钟声,他不自觉的停下来,静默了一分钟,就像战斗即将打响,士兵们突然沉静了一瞬,然后才开始“啊”冲出去厮杀。既然这样了,那就进去拜一拜吧,也不知道求什么,多点好运气?拜完大庙,他再去拜访客户,客户居然奇迹般的签单了,而且当天就打了定金。这个简直可以称之为天外飞仙,犹如神助,自此开始,同辉就转为盈利了,而且年年攀升。于是李向来和明华决定,以后每年腊月二十四都去南岳拜神,以表达谢意和敬意。

  但是近两年开始,就没人提这个事情了。大家都约好了一样,不再提起,好像曾经的传统就随风而逝了一样。

  李向来醉了,他熏熏然睁开眼睛,眼泪居然在耳旁,看来今天真是喝多了,他已经很多年不喝醉了,即使醉也是假醉,不会真醉,但今天他真的醉了。他看了看趴在桌上的刘伟雄和顾海峰,然后又重新埋下头。

  朦胧中,他似乎听到刘伟雄和顾海峰在聊着什么,他想努力听清楚,但是听不清了。他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他居然清早就醒了,他忘记昨天是怎么回来的了,只觉得脑袋一阵疼,按照平时他肯定要大睡到中午,但是今天他没有。他抓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手机昨天晚上就没电了,他插上手机充电。躺下,居然没了睡意,就起床。洗漱完毕后,他换上一身运动服,径直来到梅子湖边,沿着湖跑了起来,一圈又一圈,三圈四圈,他真想一直跑一直跑,跑到最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瘫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看着湖边散步的人,他们过得真好,真惬意。长平历来是鱼米之乡,百姓们不愁吃,小富即安,容易知足,所以幸福感很强。

  他看着湖边一飞而起发白色水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她知道自己最终的方向和归途吗?奔波劳碌的一生,最终也会落下帷幕,而他这一生,前面已经过去了五十年,后面顺利的话,还有三十年,不顺利的话,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可能就只有十来年,是不是还是要这样过呢?常年出差,一年到头在家吃不了几顿饭,对于家人而言,他更多的是一个标志,一个符号。对于妻子而言,他不是触手可及的温暖和扶持,对于儿子,他不是随时可以倾听并给与意见的靠山,对于生病的母亲,他不是可以服侍在床的孝顺子女,那么他追求的是什么呢?是金钱?是权利?他摊开双手,双手空空如也。人这一生,真的很容易过,转头就是五十年。

  李向来想着自己结发的妻子,活泼的儿子,八十岁的老母亲,其实也挺好,大家都在;这些年在同辉赚的不算多,但在长平也算中上水平了,加上投资的股票,基金和房产等,应该可以慢慢生活。他站起来,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李向来想。

  他吹着口哨,迈步回家,遇到卖菜的邻居,他热情的打招呼,邻居奇怪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打开家门,门里都是他爱的人,关上门,是温暖安全的小窝。她们都还在睡觉,他轻轻的躺回妻子旁边,伸出手抱住她。妻子一挥手将他打开,他又环上去,这下她没有挣扎了,安心的睡了。

  他也睡了。

  结局是输是赢,他已经不在乎了。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