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 顾总走马上任三把火 蓝羽低声下气求和解

  俗话说新官上任必有三把火,就看是烧自己还是烧别人。而顾海峰显然是前者,他第一天上班,就遇到了三个问题。第一件问题最小,就是选择办公室。这个问题看似小,但却是第一个展现他个人态度的问题。

  顾海峰原来在安阳办公,负责这边的工厂,但同辉整个管理层都在长平办公,自己在长平也有个小办公室,每周一到长平参加总经理办公会。今天刚到自己的办公会,蓝羽就跑过来问他,办公室怎么办。有两个选择,一是腾出明华的办公室给他,这样做似乎不合适,大家也不敢;二是按照总经理的规格,另外装修一间大办公室,他目前在长平的办公室太简单了,只有一套办公桌椅和几张凳子。

  顾海峰想了想回道,暂时保持原办公室不变,增加一些必要的通讯设备;目前当务之急是做业绩,那些虚头巴脑的设置也没太重要,以后再说。蓝羽还想争取,试探着说,这不知道合不合适,您毕竟是总经理,规格不能太低吧,您的办公室代表了同辉的实力。顾海峰道,暂时不动,我看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谁觉得不合适,让他跟我说。蓝羽只好道,好的,顾总。

  然后就是第二个大问题,就是明华的去留问题,他虽然不再任总经理,但人还没有从同辉离职,是让他继续在同辉呆着直到退休,还是现在就请他离开?顾海峰不想去碰这个问题,如果让他继续在同辉呆着,无疑自己就会成为一个傀儡皇帝,真正做决定的还是他,整个管理层都会以他为中心;如果请他离开,情面上过不去,毕竟明华对自己有大恩,顾海峰永远开不了这口。难道李向来就是看清了这点才离开的吗?如果同辉不从上到下逐一打破,是很难改变当前的局面的,明华的存在就像生长在同辉血液中的基因因子,一切都打上了他的特征。

  顾海峰摇摇头,先将这个大问题放一边,还有第三个大问题,系统问题。去年开始同辉采用了新的财务系统,很多员工都参加了培训,但是目前来说,都没有使用上。员工加班加点补了近两年的数据,最新产生的数据也同步更新到系统,但是员工反应,目前使用还是两套数据,系统中的和实际的不能匹配,所以系统一套,实际手稿传递一套。各分厂怨声载道,说系统不适用,只是在做重复的工作;财务经理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上市必须要有系统管理整个流程,于是问题又到了总经理这里。他只能先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这个关乎上市,是同辉厘清财务问题保持稳定增长的依据。

  顾海峰坐下来,拨了于同的电话,喂,于经理,麻烦到我这来一趟。

  于同敲门进来,笑声爽朗,顾总经理。顾海峰指了指前面的椅子,开门见山的问道,你觉得系统的事情要怎么才能解决?

  于同抓了抓脑袋,面有难色,这个事情是这样的,目前我们财务这块没有问题,比之前的账务要清楚明了很多,对于审计而言,这套数据就够了;但是要在实际中操作,并保证数据的真实有效的话,可能就有点困难。但是大家克服克服,还是可以做到的嘛。

  如果要做两者同步呢,就是说既对财务是一本账,同时也符合咱们公司的实际操作情况,有解决的方案吗?

  也不是不可以,我们经过各部门的反应发觉,只要扩充系统就能办到。

  那怎么不去办呢?

  就是经费的问题。原本这个系统就花了十几万,如果要扩充到充分可以运营的功能,就得几十万,完全超出了预算,明总不同意。

  这样,你将预算和达成的效果写个报告给我,明天下班前给我,可以吗?

  于同收起笑脸道,好的。

  有人敲门,他说了声,请进,杨周蔓推门进来了,她过来请他签署一系列法务文件。于同走出去,对杨周蔓笑了下,小杨。

  顾海峰抬头看她,她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修身呢子衣,内搭一件白色花边的衬衣,下面是一条裙子,露出下摆和短靴。她走进来的一瞬,顾海峰感觉好像阳光也跟着进来了,外面感觉天晴了一样。还是因为她是笑着进来的?最近见了太多哭丧着的脸,尤其是自己这张,难得碰到一个笑脸,顿时感觉天气都好转了。他翻开文件,问了几个法务问题,然后签好文件还给她,顺便问道,晚上一起吃个饭吧?问出这个问题,他自己都吃了一惊,连忙接着道,我有些问题要请教你。

  杨周蔓嘿嘿一笑,好的。要我定地方吗?

  顾海峰道,好,你定吧,我定时间。晚上7点,定好餐厅你发位置给我。

  杨周蔓道,好的。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顾海峰办公室,杨周蔓突然感觉有点心神不安,这是怎么了?和总经理吃饭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自己瞎紧张什么?

  她晃了晃脑袋,别瞎想了,抱着文件往前走,在楼梯拐角碰到了蓝羽。蓝羽笑着对她说,去顾总办公室了吗?

  杨周蔓道,是啊,找他签字。

  蓝羽跟上来,并肩跟她走着,下楼,在二楼拐角,旁边是一楼的大厅,蓝羽站住了,她对杨周蔓说,周蔓,以往我有些做得不对的,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也有我的无奈。

  杨周蔓有点诧异,这蓝羽又想干嘛?她看着蓝羽,蓝羽也看着她的眼睛,仿佛一副可怜的样子,她很想说,蓝羽你别给我来这一套,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但是她想了想,看着旁边的大厅说,你对我做过什么吗?我怎么不知道。

  蓝羽继续道,我小孩还很小,我自己又离婚,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的。我以前有做过一些不对的事情,但从没有针对过你。她简直要哭出来了。

  杨周蔓道,你的工作不是我给的,即便失去它,也不会是因为我。

  蓝羽道,如果你当了综合部经理呢?你还会有我的位置吗?

  杨周蔓道,你想太多了,我没有觊觎过你的位置。

  那董事会秘书呢?你也不要吗?

  董事会秘书不是我想要就可以要的,那得董事会批准。

  有你叔叔的影响,董事会秘书是你唾手可得的位置,你怎么会不要?如果两者你都拿了,你就不能给我留个小位置吗?我都听你的。

  我从来没有依靠过我叔叔,问他们要任何东西,薪资也好职位也好,我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还有,我再说一遍,你的位置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跟我说没用。

  蓝羽道,我知道,但你能保证不公报私仇吗?

  公报私仇,你说的是知行吧,居然还好意思提这个,杨周蔓愤然道,不要以为谁都和你们一样!说完她就快速离开了。

  蓝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表情慢慢恢复了,她拭了下眼角的泪,轻轻拍了拍脸,刚好有个同事从楼梯口经过,她马上堆起笑跟他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近况,然后回到办公室。

  杨周蔓气鼓鼓的坐下来,她真想亲手撕碎那张假脸,但是不知道为何,每次面对蓝羽又还是会升起同情心,想想实在是生气。不过以后明华不是总经理了,黎晓天就没了靠山,蓝羽她们捞钱也不太可能了,顾海峰不是明华,他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你们这帮人还怎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