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 麓山之约结盟友 暗藏心意犹未知

  晚上6点50,杨周蔓到了定好的餐厅,她选在麓山南,一个山脚下的农家乐,距离公司不远,但比较偏,饭店客人一般都是熟人介绍去的多。

  此间农家乐原本是个本地人的房子,主人将其改造,借助山与林的特点,做成的中式庭院。庭院的中分布一个个亭子,每个亭子下有一桌,亭子周围有透明的玻璃门,下雨的时候关起来,围成一个透明的水晶世界。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四面打开,让山风和阳光进来。亭子旁边有蜿蜒的溪水,夏天水里养些金鱼和水草,远一点有麓山在望,聊天之余可以四面赏景观色,放松情绪。

  杨周蔓选了个叫留步亭的亭子坐下来,叫了一壶茶,坐着等顾海峰。此时已到掌灯时分,路边亮起一个个明黄的球,细雨濛濛中显得特别温暖。不一会儿,顾海峰就来了,刚好7点。杨周蔓站起来挥手给他打招呼,顾总好准时啊。

  顾海峰坐下来道,怎么选了这么个好地方,我都没来过?

  杨周蔓给顾海峰倒了一杯茶,顾总觉得还行就好,尝尝这边的菜吧,都是当地的食物,一个亭子一餐一桌,不翻台。

  顾海峰抿了一口,茶不错。他环视四周道,这里适合需要聊天的人啊。我与青山待客,客笑我酒太薄,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饭。

  这个农家乐就是这个意思,以前我们家也是一起坐在院子里吃饭,夏天的时候吃着吃着下暴雨了,一人端一个菜,赶紧往屋里跑。

  你是长平本地人吧?

  是的,但我们那从前也是乡下。

  那挺好,可以经常回家看看。

  杨周蔓翻开菜单,顾总点菜吗?

  你点就行。

  那好,您有戒口的没有?

  没有,你随便点,我无食不欢。

  杨周蔓点了几个招牌的菜,下单过后,顾海峰说,对于工作你有什么打算?之前传说你要离开同辉了?

  杨周蔓噘了噘嘴,之前是打算等李总的事情完了之后,就辞职了,毕竟我在这呆了六年了,没什么发展,而且对公司的人事也挺失望的。

  那现在呢?有变化吗?

  我也是先看看吧,之前李总说要我支持您,说您接下来的工作估计也挺难开展的。她看着顾海峰道,但我知道您是没问题的。

  顾海峰道,我当然需要你们的支持啊!你对目前的情况也了解,公司现在就是一盘散沙,各种问题多如牛毛。你这么优秀,我肯定是希望你能留下来的,公司找一个有能力的人很容易,但找一个有能力又忠诚的人却很难。

  也只有您认为同辉需要这样的人,明总认为公司谁都可以随时走人的。

  明总暂时不管这里了,我们还是可以做些事情,做出一些改变的。

  但是您能走出明总的影子吗?明总还在公司,对您又有过大恩,您可以做他认为不正确的事情吗?她看着顾海峰道,您不用诧异,这在同辉谁都知道,就像大家都知道我叔叔是杨建军一样。

  顾海峰道,我暂时也没想好关于明总这块的事情,现在我是想替公司挽留一个优秀的员工。你应该也买了同辉的股份吧?相信你对上市也是抱着希望的,那我们不如一起,将同辉好好做大,做上市。如果公司上市了,对你来说是个拿得出手的业绩,可以更好的打造自己的口碑,以后离开同辉,也有不错的履历了。另外,你熟悉综合部的事情,黎晓天还有两年就退休了,退休之后谁来接手呢?

  蓝羽啊,她不是一直想着往上吗?您生日时应该也有收到过她送的蛋糕和贺卡吧。

  蓝羽的问题我相信你也很清楚,这我不多说。以后公司正规化,很多问题都可以规避的。有时我们必须看到,一个人犯错,是因为有犯错的土壤和机会,就像一个很普通的人,也可以突然因为一个偶然机会变成杀人犯抢劫犯。如果公司的管理是靠机制,而不是靠人的话,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我们从前很多时候靠的是人在管理,而不是制度和文化在管理,人是很容易犯错的。

  他接着道,发展至今,人性化管理就不太符合现代企业的管理模式了,但是你应该看到,曾经它还是有它的作用的,譬如说,同辉很多员工都呆了十几二十年了,为什么呢?同辉的工资水平并不高,员工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换呢?现在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并不难。他顿了顿,就是因为同辉这层宽容的环境,让员工觉得,即便没有那么多钱,干着也开心,大家相处愉快,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就解决了,彼此之间形成了长久的信任关系,这在别处是很难见的。

  看他出言袒护蓝羽,杨周蔓突然感觉有点生气,但知道他说得对。她说道,之前是这样的,但是就是这两年,不知道怎么,突然大家就都变了。

  顾海峰没有觉察到她的情绪,接着道,因为利益,大股东之间的利益,管理层之间的利益,这原本在其他公司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政治本身就是管理工作的一部分。我们从前一团和气的过日子,大家利益得到均衡的分配,相处都没事,后来大股东入场,大家都想控制,都想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就导致了人事斗争,有了斗争就有了牺牲。

  顾海峰道,你还年轻,经历这些也不是坏事,毕竟世界并不是如之前的同辉一样,可以慢慢的温水煮青蛙,如今变化之快,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有些人可以一辈子都戴着彩色眼镜看世界,她们被圈养在温暖的环境里,从没有机会走出去,但大多数人不可以,大多数人都是被现实鞭笞着前进。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杨周蔓叹了口气道。

  是的,就是这样的。

  杨周蔓看着远处说,从小思,知行到李总,我感觉同辉就像在上演一场宫斗剧,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领盒饭了,我本以为我一定坚持不过一集的,没想到活到了现在,说实话我也很犹豫。我在同辉呆了六年多了,也是抱着一腔热忱进来的,但呆久了,好像自己也变成了自己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顾海峰看着杨周蔓坚定的说,以后一定会不一样!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吗?至少再试试。顿了顿,他又说,我也需要你这样的战友。

  杨周蔓看着顾海峰,眼里都是真挚的恳求,她心中涌起一股热血,谢谢你,顾总!

  菜上来了,秀色可餐,两人都饿了,拿起筷子吃起来。杨周蔓心中愉快,不由得多吃了一碗饭。她对顾海峰说,我们平常没事就喜欢到处吃一吃,长平很多小店我们都去过。

  哦,那你知道哪里有好吃的石锅鱼吗?我有段时间蛮想去吃的,以前学校附近有个好吃的石锅鱼,出来后就再也没回去吃过了。

  您说的那家我知道,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

  好啊,那你可要记得。

  吃完饭,杨周蔓坐顾海峰的车一起离开。下车的时候,杨周蔓对顾海峰说,关于明总的事情,我觉得你可以跟他好好聊聊,毕竟您跟他师徒一场,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顾海峰笑了,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