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四章 频献殷勤反被敲打 坦诚相待迎来新机

  星期二,顾海峰去了趟安阳处理了些事情,星期三,他一早到同辉办公室,今天有些重要的事情。推开门一看,他还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

  整个办公室焕然一新,窗帘新换了遮光效果好的丝绒窗帘,地上铺了深灰色地毯,办公桌旁加了小型打印机和碎纸机,旁边增添了一个小型会议桌和几张椅子,桌上面放了投影仪,桌子对面放了张沙发,沙发边有个饮水机。饮水机上居然还贴着个小条子,多喝热水哟!顾海峰心想,这肯定是蓝羽的杰作了。不得不说,蓝羽在这方面确实挺有心的。他打了个电话给蓝羽,办公室布置不错,但不要再增加了,不然我都没地方站了。蓝羽说,好的。对了,这边宿舍给您新准备了一间,您在办公室吗?我将钥匙送过来给您。顾海峰说,在的。

  过了两分钟,蓝羽敲门进来,笑嘻嘻的说,这是您宿舍的钥匙,里面的用品都已经置办好了,您随时可以过去休息。明华以前就经常呆在宿舍睡觉,一睡就是一下午,或者接连在宿舍呆几天。宿舍就在食堂上面,吃饭也不用出门,可以叫人送上来,可能大家都习惯了领导这种作风了。顾海峰接过钥匙道,谢谢,你辛苦了。

  蓝羽感觉得到了莫大的肯定,连声说不辛苦不辛苦,应该的,这边您有什么需求随时跟我说。顾海峰道,嗯。对了,公司的人事是你在负责吧?蓝羽道,是的。

  你将目前的人事制度和薪资构成一起发给我看下?

  蓝羽心里打鼓,您什么时候要呢?

  顾海峰道,你什么时候可以给?

  这周五前可以吗?

  不行,今天下班前发到我邮箱。将目前执行的制度发过来就行了,不需要另外做一份的。

  蓝羽道,好的,然后快步离开了。本来她想着给顾海峰装饰了办公室和宿舍,应该能讨点奖赏,没想到好处没捞着反而给自己邀来了任务。

  她这点心思顾海峰何尝不知,但他不想给她这个献殷勤的机会。如果她凭这样就像邀功,那这经理也未免太好当了点,以后同辉必定人人效仿。对于这种小型民营企业而言,什么是企业文化?老板就是企业文化。一切的行为习惯或者风气,都是根据老板这个人物的行为,性格,喜好等量身定制的。老板正派则企业正派,老板喜欢奉承,则企业人人都会溜须拍马。

  他想了想,拿起笔记本,走到明华的办公室门口。他轻轻敲了敲门,没有人应,他推开门一看,明华坐在办工桌前看书。顾海峰进来了,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顾海峰走上前,叫了声,“师傅”。明华从鼻子里打了个哼,依然保持姿势看书。

  顾海峰从会议桌旁拖了张椅子,坐到明华旁边,安静的陪他看了一会,也不做声。

  谁也没说话,两人一直坐了将近一个小时。明华才将书放下,你来干嘛了?

  顾海峰笑着说,自然是跟师傅请教啊。

  明华道,我还有什么好教你的吗?

  师傅的学问我一辈子都学不尽。再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就是我父亲啊,爸。

  明华没好气的说,谁是你爸,别乱叫。人家明辉都没叫我爸。

  我还有很多没搞懂的地方,您可不能撂挑子啊,很多事情还得您帮我定夺呢。我是您一手培养出来的,对我有过救命的恩情,您说东我不敢往西,您就说吧,现在要我怎么办?我可愁死了。

  明华向来自负,一生最讨厌别人挑战他的权威,李向来要不是和刘伟雄勾结想踢开他自己做总经理,他也不会对他痛下杀手。但对顾海峰这一套,他是吃的,而且被吃得死死的。

  他叹了口气道,小顾啊,你如今也四十多了,论能力和人品都没得话说,是轮到你的时代了。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既然是你接了我的位子,我也无话可说,换做是别人,我一定是让他当不成的,来了也只是个空壳子,像夏天河,像陈本良,他们都是能人,那又怎么样?不还是干不成。但你不一样,你是我认可的人,这么多年你的成绩也有目共睹。为什么我会在上次竞选的时候提出来,让你推上副总的位置,我也是早想好了有今天的。

  但是目前公司的情况你也很清楚,管理层的人能否真心服你,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还有业绩的问题,财务的问题,上市的压力,你有想过你面临的问题吗?十多年前的事故我想你不会忘记,你当时是多么的慌乱无助,濒临深渊。我当年看你资质不错,不想毁掉了你的前程,就将责任一肩挑了下来。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情况变化了不说,责任肯定更大,事情只有更多,所有方面都需权衡利弊。

  顾海峰有点气馁,我原本也没想过挑这个担子的,但不知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明华站起来,背起手在办公室踱起来。

  我原本还想多搞两年,等着摊子事情完结了再交到你的手里,但没想事情来得比我想象的快。我仓促脱手,你仓促接手,大家都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顾海峰道,我以师傅为方向的。

  明华摆摆手道,不要,你走你自己的路吧。如果你有需要支持的,我可以帮你。但更多时候,都只能靠你自己了。很多我之前忽视的问题,你可能也要捡起来,重新审视。

  师傅对我的恩情,我永生难忘。顾海峰动情的说。他双手握着明华,您是我的贵人,恩师,救命恩人,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你。

  你将同辉做好,做大做强,就行了。同辉好了,我的股票也能赚钱,我在家也开心。

  顾海峰道,这点我答应您,我一定做到!

  明华拍拍顾海峰的肩膀,去吧,放手去干吧。师傅支持你!

  顾海峰觉得此刻他应该跪下来,拜别恩师,但是又觉得太矫情了。他将明华用力的抱了一下,然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怕再说下去,自己真的会哭了。

  明华也许对很多人都不太好,充满了心机和算计,但对自己,从来都是赏识和提携,真诚和温暖。是自己太幸运吗?还是说因为自己一直对他忠诚和坦诚,才换得他对自己的真诚?

  走出明华办公室,外面出太阳了。长平的细雨下了一整个冬天和一整个春天,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太阳,整个人都舒服多了。他身心轻松,拿起手机想和人分享一下情绪,但又不知道打个谁。滑动着通讯录里的名单,一个个名字在他眼前跳过,在杨周蔓的名字前停了下来。他看了看,然后退出,关掉手机屏幕,长长的伸了个懒腰。他仰头闭眼,放松一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先休息两秒钟吧。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