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七章 谷峰丽莲齐辞职 重重迷雾见飞刀

  这天顾海峰在办公室,有人敲门,进来一看,是谷峰。谷峰长着方面大耳,声音响亮,说话带着安阳的地方口音,让人觉得自带搞笑气氛。

  谷峰递过来一张表,请顾海峰签字,顾海峰接过来一看,居然是离职申请表。谷峰原本属于销售部,后来销售部被拆解,他划到了复合毡网厂,任副厂长,直属领导是明辉。顾海峰看到离职申请表前面几栏,他的直属领导明辉和财务经理于同都已经签字了,剩下最后一栏,总经理签字。

  顾海峰接过表格,让谷峰坐。他拿着表格过来,说吧,为什么要离职?

  谷峰道,没有什么,在同辉干了很久了,想出去看看。

  不对,你这不是理由,你在同辉的历史我是很清楚的。你原本是在仓库负责发货,后来被明总还是李总挖掘出来做销售,然后在销售部一呆就是十五年,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你是不会走的。

  谷峰道,当初是李总把我调过来的。他眼睛闪烁,转了转眼珠道,我其实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去年以来复合毡网毡厂业绩严重下滑,我自认难辞其咎,今年面临的任务太重了,我实在承受不起了。

  顾海峰道,这点可以理解。但业绩不是一个人就能扛起来的,需要整个公司的配合,各个部门齐心协力才行。现在公司面临上市,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而你又是李总曾经非常看重的人,年纪轻轻,以后发展的空间非常大。

  谷峰道,领导们对我很好,所以我才能在这呆上十五年,从仓库员到销售经理,再到现在的副厂长,领导们对我给了我很多支持,这点我十分感激。

  顾海峰没说话,等着他继续说。

  谷峰挠挠头,又道,我实在是压力太大了,所以必须得辞职。晚上睡觉都睡不着,家庭有危机。

  你是不是有其他好的去处?是其他公司来挖你吗?顾海峰问道。

  没有,没有的事,谷峰连忙摇头道。

  你就说吧,我们坦诚谈一谈,如果是薪资的事情,我们是可以敞开来谈的。你目前的薪资是多少?

  不是,不是。顾总,我知道您对下属一向很好,但这次真不是因为薪资的事情,谷峰不想谈薪资,一谈薪资就得留下了。

  那就是受了委屈?工作不开心?对明辉总和马丽莲有意见吗?

  也不是,辉总对我也很好,谷峰特意没有提马丽莲。

  什么都不是,就一个压力太大,我这里有点说不过去啊。难道,顾海峰想了一想道,是因为李向来李总?李总在外开公司了,叫你过去吗?

  不是,李总离职后就没有联系过了,不是他的原因。我真是由于个人原因的,跟其他人没有关系。麻烦您就给我批了吧,我离职申请书已经提前写好交给公司了,辉总也早批了。

  这么快,你这是打算这几天就走吗?

  是的,顾总。

  那好吧,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也不好再留你了,同辉欢迎你随时回来,顾海峰道。

  谢谢顾总。我走了,再见。

  看着谷峰离去的背影,顾海峰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像他这样一个资深的员工,在同辉待遇不错,不会平白无故的离职,他说的压力大,肯定不是真正的原因。

  但是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谷峰的事情就让明辉自己处理好了,对于下属的下属,他不能干涉太多。

  过了十几天,另一个人敲了顾海峰的门,她也是进来辞职,这人就是是二分厂复合毡网毡厂的马丽莲。这是怎么回事?马丽莲在公司呆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换了好几个部门,好不容易做到副厂长的位置,她怎么会离职?而且她不像谷峰手上握着很多重要的客户资源,她学历不高,在其他工厂应该很难找到同等职位和待遇的工作。为什么要离职?

  马丽莲坐在对面,齐刘海遮着眼睛,不敢看顾海峰。

  你为什么要离职?顾海峰又问了一遍。

  马丽莲喏嗫着说,我女儿要我过去。马丽莲结婚早,她女儿如今二十多岁了。

  是你女儿结婚了吗?要你带孩子吗?顾海峰连问道。

  快了,准备结婚要孩子了,要我过去照顾,马丽莲低头道。

  马厂,你不同于别的女人,在同辉,谁不知道你是拼命三娘,你向来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我还记得,当年你女儿才两三岁吧,你带着她来公司,在办公室睡着了,你就将她放在桌上,继续工作。这种事情次数可不少,你的勤奋和敬业在同辉是出了名的。

  谢谢顾厂还记得这些,当年我还是在顾厂那边做事呢。

  嗯,那你说说,为什么要走?顾海峰敲着表格问道。

  马丽莲向来不善于撒谎,对着自己以前的老领导,她也不想说谎,但又不想说出真正的原因。她想索性沉默好了,反正就是要走,别一不小心说太多露出端倪来。

  顾海峰不禁想道,谷峰离开已经很奇怪了,这马丽莲也要走,他们又是同一个部门的,这就更加奇怪了,感觉像是有预谋的。但这预谋是什么?是谁的预谋?明辉吗?接下来他会不会走?

  但是他现在也没办法不批,三十天离职申请期到了的话,人家可以自动离开。况且,人家明辉已经批了,他说过不干涉下属的,也不能出尔反尔。

  他必须找明辉了解下情况,看看这个事情他到底是谋划者,还是被动者。他拨打了明辉的电话,叫他过来一下,关于他们离职的事情。

  明辉过来了,敲门,站在门口就说,顾总找我?

  嗯,找你了解下谷峰和马丽莲离职的情况。

  哦,他们都跟我说了,各有各的原因。我想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就签字同意了。您有什么意见吗?明辉依然没有进来坐下谈一谈的意思。

  顾海峰道,你不觉得他们的离职很是蹊跷吗?都是负责复合毡网毡的,一个销售经理,一个生产副厂长,他们这是要出去搞啥?

  你放心,他们搞不出什么名堂的。再说了,他们都跟同辉签了竞业协议,两年内是不能参与同行竞争的,明辉道。

  这个限制的只是君子,不是小人,顾海峰道。

  他们要搞什么我不知道,也不会跟我说。他们强烈要求离职,也许是别的地方工资更高吧,我也不能许诺更好的待遇,那就只能签字了,明辉还是无所谓的口吻。

  顾海峰有点被明辉的态度激怒,但也不便发作,很显然明辉在敷衍,他不想说出实情。对于顾海峰他有抵触心理,这很正常,原本他们两个就是同位竞争上来的,明辉心里自然不服。这如今又是自己下面的人离职,明辉觉得他更加有权处理了。自己也没必要跟他计较这一点态度,别人对你的尊重是处于职位还是个人,这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跟自己其实没太大关系。

  明辉走后,顾海峰陷入了沉思,他原本还想找时间和明辉好好聊聊,但还没来得及,这些问题就一个个冒出来了。一定有什么是他忽略了的。但到底是什么呢?这一波离职潮的背后,是谁在操纵呢?明辉?李向来?还有一个不敢想象的人,明华?

  想到这里,顾海峰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真是明华,那就不妙了。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