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八章 辞职浪潮接连涌 人心浮动藏阳谋

  顾海峰打电话给杨周蔓,小杨,你过来一下。

  杨周蔓挂了电话,起身去顾海峰办公室。推开门,顾海峰也抬起来头,四目相对,两人都一惊,感觉对方的眼睛太过明亮而瞬间移开了视线。

  顾海峰看了看电脑道,小杨,我想问下你,公司对于员工的竞业协议是怎么追究的?如何判断一个员工是否有违反了竞业协议?

  杨周蔓道,一般来讲,首先是看是该员工是否在协议中列出的公司名单中工作;第二是看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否与协议列出的经营范围一致;第三是看该员工提供的工作,是否与协议中限制的工作内容相符。

  如果对方不签劳动合同的话,这点是不是很难追究了?

  如果与对方公司没有签署劳动合同,就看是否提供了真实的劳动服务,是否有切实的往来,并留下了流水和证据。但这点来说,会比较难查。

  那这样的话,他们出去,要不是到正规大公司的话,也是很难从法律途径保证协议的履行了。

  是的。

  顾海峰皱着眉头,没再说话。

  杨周蔓试探着问道,您是想知道,谷峰和马丽莲是不是出去搞公司了?

  顾海峰抬起头,看着杨周蔓道,很难不做此猜想。

  正在聊天的空隙,有人敲门,顾海峰道,请进。是四个复合毡网车间的员工,顾海峰问道,有什么事吗?他们一起走进来说,顾总,请您签个字。

  顾海峰一看,好家伙,又是离职申请单。

  顾海峰说,先放我这吧,我现在有点事,签好之后给你们。

  等几个人出去之后,顾海峰转向杨周蔓,将他们的申请表递给她,你怎么看?

  杨周蔓看了看表格说,李海志和刘强都是复合毡网车间的骨干员工,在同辉呆了好几年了,这个李海志,好像还是明辉的侄子还是表弟。

  顾海峰没有做声。两人都沉默了一阵。有些事情,是真的来了。

  杨周蔓道,会不会是明家老大或者老二?她指的是明华和明辉。

  顾海峰道,你也觉得是他们两个对吧。

  很明显吧,老二肯定是知情的,不然李海志和马丽莲是不会走的,尤其是马丽莲,以她的学历,她应该是找不到和同辉同等待遇的工作的;而且,你应该也听说过她和老二的关系。

  顾海峰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去,马丽莲和明辉传闻他也有听说,私下关系撇开不说,由于明辉过度信任和倚重马丽莲,导致复合毡网厂人才纷纷流失,这样很不利于人才队伍的建设。有次在私人饭局的时候,顾海峰本着同位者的心态,轻微提醒过明辉,但是明辉不以为意。

  可以肯定的是,明辉是知情者也是执行者,那明华呢,明华是幕后大boss吗?他们出去是要搞什么呢?重新搞一个复合毡网厂吗?这个并不难,本身同辉复合毡网厂的技术和实力并不是很强,但出去能比同辉发展更好吗?没有同辉的复合丝材产品做支撑,复合毡网产品能有多少利润?同辉这些年的复合毡网产品利润有并不高,大多还是靠强销售才得以占领部分市场。

  杨周蔓道,您说,他们会不会去了利新?

  顾海峰道,是有这个可能的,利新经营不景气,从同辉直接挖人和资源,做他一直想做的烟气过滤的产品,这个是在猜测之中。但是陈新利是同辉的二股东,他这么做,对得起其他股东吗?对了,如果他们去了股东所在的公司,这算违反竞业协议吗?

  严格来说是违反了的,因为竞业协议是与本单位签订的,不是与投资人或者股东签订的,他保护的是本单位的利益。但是如果另一家公司是股东的话,应该追究的人也不多吧。这样的事情也只可能发生在像我们这样股权分散的公司,股东之间是合作者也是竞争者。

  杨周蔓突然想到什么,您说,会不会他们之前已经偷偷取消了竞业协议?明总在的时候。

  顾海峰道,难道他早就想好了这步棋吗?

  两人都知道,这对于明华而言,是完全有可能的。他那么在乎同辉总经理职位,就这么让出去了,他难道会心甘情愿吗?即便这个上来的总经理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他会这么轻易就拱手相让吗?

  顾海峰道,现在最坏也就是复合毡网毡厂全部换血了,或者这部分工厂及业务全部放弃。他抬起头,虽然这在明华手中就早有打算,之前也全靠李向来在撑着,但如果在自己手上卡掉,不知道董事会会怎么想。

  顾海峰让杨周蔓先出去,他自己好好想想。

  杨周蔓站起来,看着顾海峰快皱到一起的浓眉,她很想帮帮他。但自己能做些什么呢?她想了想,那就只能先搞清楚,他们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晚上,她召集姐妹们吃饭,跟她们一起讨论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她问凌信,你消息最多,在车间那边有听到什么情况吗?

  凌信道,没有,他们这次离职的消息瞒得死死的,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只知道,他们突然就不来上班了,后来才知道,离职了。

  晓蓓道,我们都知道明辉和马丽莲的关系,马丽莲的离职肯定是明辉安排的啊。既然马丽莲是安排的,那其他三个人也是安排的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知行道,就看接下来明辉自己动不动了。

  但是谁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呢,等到他正式提离职的时候,怕一切都晚了,杨周蔓皱着眉头道。要不这样,凌信,你到你们家夏总那打听打听,看看有什么消息没?

  凌信道,好的,虽然现在夏总不在同辉,但是他还是听关心这边的事的。我约他吃饭,顺便聊聊。

  她转头到知行,知行,你最近和李向来李总联系没?要不你也问问看?虽然李总离职了,但他之前关系那么深,看有没有消息?

  知行说好的,我约李总吃个饭。

  杨周蔓道,我也和我叔叔联系看看,他隔得这么远,估计很难知道情况,但是我也可以将这个情况告诉他一下。这个辞职潮背后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咱同辉不要就这样一下垮掉了啊。

  哎,大家都有这个担心,不由同时叹了口气。好不容易等到顾海峰上来,同辉的面目开始有了点新的迹象,这又被敲了一闷棍。顾总能坐稳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吗?知行问出了大家的担心,杨周蔓更是揪心了。

  隔天凌信和知行都打电话过来,表示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大家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等了,等真相浮出水面。

  但顾海峰不能等,他不能等到明辉走了才动。他将复合毡网毡厂的人事架构拿过来,看看哪些人能用,哪些必须现在就外聘,经过一轮筛查后,他将原本品质部的主管李维调到复合毡网毡厂做副厂长,同时兼任品质主管,然后将业务部的卓航接手谷峰的业务。同时他打电话给李向来,询问他对各复合毡网毡厂家的人才情况,看看是否有合适的能挖到同辉。

  复合毡网毡厂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不是人员流失的问题,而是业绩问题。去年高温烟气业务的下滑,以及苏州博洋的订单减少,导致了整体业绩严重下滑。今年如何搞定博洋,是个重中之重的问题。这点他想要请李向来帮忙,他才是同辉最熟悉博洋的人。

  李向来带着老婆小孩在外度假,暂时也不会回来。不过他答应,回来尽力帮忙。

  搞完这些,顾海峰决定去安阳一趟,找下刘伟雄。现在他必须动用一切信息渠道,将这波离职潮的损失降到最低。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