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章 此心可鉴昭日月 以玉定情表琴心

  第二天来到公司,杨周蔓就打好了辞职信,想着今天要不要就交给黎晓天算了。但交之前要不要跟顾总打个招呼呢?还是不要吧,现在走显得自己很不讲义气的样子,而且如果人家问,为什么还是要走,自己怎么回答呢?正犹豫着,手机响起,顾海峰打电话来了。

  她看着电话响了三声,然后接起来,喂,顾总。

  小杨,你明天跟我出差一趟,去苏州博洋。

  哦,好的,要我订票吗?

  嗯,你定吧,帮我一起定了。

  对了,顾海峰又道,复合毡网毡那边又有两个工人离职了,今天交过来的。

  杨周蔓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离职报告,现在交过去是不是会给他一重击啊?还是不要吧,改天吧。她道,他们的理由都一样吗?

  差不多吧,但都不清楚,等我回来再详细了解一下。

  第二天,杨周蔓早早起床,收拾完毕出发了,她对这趟旅程充满了期待。即便他对她什么都没有,能一起出差,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一大早杨周蔓就起床了,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精心收拾过自己的衣服,配好适合的鞋子,还有化妆品和首饰,怎么从来没有发觉,出趟差有这么多东西需要带。

  一早从公司出发,公司的司机开车,送他们两个一起到高铁站。到了高铁站,下了车,顾海峰问,要喝杯咖啡吗?杨周蔓道,顾总要吗,我去买吧。顾海峰道,不用,我去就行,你在这等我。

  杨周蔓站在原地等着,看着他穿过人海消失,又看着他从人海中出现,慢慢走到自己面前,她有点恍惚,感觉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顾海峰有点奇怪的道,我这是脸上长花了吗,让你看这么久。杨周蔓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发呆去了。

  她接过他递过来的咖啡,轻轻嗦了一口,甜甜的感觉,可自己明明点的是不加糖啊。

  到了苏州,这次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所见皆是风景。顾海峰下车就道,我说过还有机会的吧,杨周蔓笑微微的道,嗯呐,真是没想到,又来啦,还是和顾总。他们一路到酒店将行李放下来,顾海峰说,我约了博洋的李总明天上午9点在他公司见面,现在还早,我们出去转转。

  两人一起来到上次的河边,顾海峰看着河对岸出了会神,然后突然转到对杨周蔓说,要不,你还是离开同辉吧?

  杨周蔓一阵错愣,是不是听错了?她停了一会问道,为什么呀?

  顾海峰道,离开这里,对你发展更好。这里就像一个大的涡旋,卷着我们不自觉的往下沉,呆久了,自己也不自觉的变成了它的一部分。我们以为自己是浮在上面的树叶,被它卷动着身不由己的下沉,须不知,我们已经成了那涡旋本身。

  杨周蔓道,没有吧,顾总一直都是有原则的人,而且现在正是公司比较困难的时候,我这个时候走合适吗?而且,而且,我自己也不想走。她有点赌气的转过去,不想理他了。

  顾海峰看着前面,一字一句的道,我都这个年纪了,有些话可能不适合讲了,讲出来会像个笑话。我希望你好,希望你每天都开心的和朋友聊天吃饭,希望你称心如意的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不希望你陷在这种污浊的环境中,你能明白吗?

  杨周蔓看着顾海峰道,我不明白!你之前不是还说是战友吗?你就这样推开你的战友吗?

  顾海峰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蔓蔓,你是明白的。

  杨周蔓眼泪都出来了,离开了,就一切都没可能了对吧,你想要的,不想要的,都推开了是吗?

  看着她晶莹的眼泪滴落下来,顾海峰很想伸手将她揽过来,但是手抬起后,犹豫了,轻轻放在她肩膀,拍了拍。在此之前,自己也犹豫过多少次,挣扎过多少回了,前程漫漫,一个人走才潇洒,两个人,是多大的一个牵绊。自己曾经也尝试过两个人一起走的,试图走入婚姻,然后一起走到白头,但结果却未能如人愿。如果不能一起走到最后,就别开始好了,不要耽误人家。

  我对未来很不确定,他的声音像是从腹部发出来的,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如果不能笃定的给对方一个未来,就不会做出承诺了。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不是小年轻了。坚定的说不,总好过含含糊糊的暧昧。

  杨周蔓一听就来气,我要你给我什么了?金山银山吗?豪宅香车吗?姐姐我不稀罕。她掉头就走,真是气死了。现在是我要死乞白咧的求着你吗?对于我而言,只有爱与不爱,爱就抓住,不爱就放手,哪有那么多废话。既然你要我走,我就走给你看,再也不理你了。

  顾海峰从后面追过来,抓住她一只手臂,她奋力一甩,没成想力度太大,手上的一只手镯就这么甩了出去,正好掉到了河里。两个人瞬间都愣住了,连忙趴到石栏上看,就看见那个玉镯子晃晃悠悠的沉了下去。这个镯子是妈妈送的,说是外婆戴过的,她平时很少戴,这次特意戴了出来,想着看能不能带点好运,没想居然就这么给甩到了河里。

  顾海峰道,我去给你捞上来,说着就开始脱外套。好在是到了五月间,天气已经热了起来。看着顾海峰脱掉了上衣,杨周蔓拉住顾海峰道,算了算了,不值钱的,别费神了。顾海峰道,那我重新买一个给你!

  杨周蔓心头一喜,这个可以有。

  ***

  杨周蔓喜滋滋的抚摸着新买的玉镯子,真是爱不释手。她说,这个比我那个还好,呵呵,谢谢你。

  顾海峰道,肯定是不能跟你那个比的,你喜欢就好。

  杨周蔓道,我听说古人都喜欢以玉定情的,代表着矢志不渝的爱情。你这也算是定情信物不?她满怀期待的看着顾海峰。

  看着她眉眼皆是笑,顾海峰也笑了,此心可鉴!

  杨周蔓道,对了,你要我走,这是在故意试探我吗?老狐狸!

  顾海峰不怀好意的一笑,也不算故意试探吧,我是真希望你走的,希望你好好的生活。我听说有人给你提供了好的职位和待遇,你大可以去的,去尽情的施展自己的才华。

  这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我也是昨天才听说这件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你耳朵里。

  我上周刚好去了趟安阳,跟人吃饭,有人就顺便跟我提了这个事。如果你想去,就去吧,不必管这边,我自然会处理的。

  但是我想帮你啊,杨周蔓道。

  就是因为你想帮我,所以有可能会做一些不符合你身份和原则的事情,那是我不希望看到的。我希望你还是做那个骄傲的公主,酷酷的对待一切。

  原来我在你眼里是很酷的吗?杨周蔓得意的问道。

  是啊,顾海峰低声说。

  那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你都说来听听,杨周蔓满脸笑意,我都想听,还有关于你的一切。

  顾海峰道,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未婚大龄男一个,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但没有小孩,杨小姐不要嫌弃。

  杨周蔓哈哈一声,扑到顾海峰怀里,不嫌弃,不嫌弃。

  你就是最好的!杨周蔓心想。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