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一章 单枪匹马战博洋 烂醉如泥为上市

  第二天上午,顾海峰一个人来到博洋,今天他有两个重要事情要单独与博洋的负责人谈,带着杨周蔓不太方便,博洋的人他是有所了解的,于是让她在酒店休息,或者出去逛逛,等自己回来。

  博洋的工厂位于苏州工业园,占地几百亩,在遍地是企业的苏州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同辉来说,却是国内销售额最大的客户。

  进到总经理李苏江的办公室,相互寒暄后坐下来,李苏江让人给顾海峰泡了一杯茶后,两人对坐安静下来。

  顾海峰开门见山的道,李总,您这是我上任以来第一个拜访的客户,一是为了表达同辉对博洋这些年的照顾,二是有些问题想请教。

  李苏江道,同辉和博洋向来开诚布公无话不谈,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我这次专程过来拜访您,主要有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我很想了解,希望您能为我答疑解惑。

  李苏江看着他。

  顾海峰掂量了一下道,是这样的,您苏州博洋一直是我们同辉复合毡网毡厂最大的客户,我们也知道,这块原材料对您的成本有一定的影响。不知道您未来有没有考虑过做复合毡网毡?

  李苏江想了想道,没有,我们没必要做复合毡网毡,这个没有太大利润空间,外面的厂家供货也不是垄断性质,我们只需要购买就行了,还可以挑选。如果我们自己做的话,第一这不是我们擅长的事情,很可能费力不讨好,从而拉低自己的产品。要知道,自从我们改进了设备,我们现在的产品已经算是国内顶尖的了,如果再添一个自己不擅长的,很可能将我们原本优质的产品拖累,降低整体口碑;第二,据我所知,复合毡网毡的利润空间并不大,其他厂家也要活,我们不可能为了这一点点利润来做一个产品,有这个时间精力,我们放在自己的主业上,带来的回报要高得多。

  顾海峰道,听您亲口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也很抱歉问得唐突。我心底一直相信您不会这么做,这样对您对同辉都没有益处对吗。我们携手发展这么多年,彼此都见证了对方的成长,也算得上是亲如兄弟了,将来还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李苏江皱了皱眉头道,外头有很多关于同辉的传言,最近听说复合毡网毡的生产团队大幅离开,很多人就怀疑,是不是跑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我要做复合毡网毡了?顾总不是第一个来问这个事情的人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博洋和同辉的关系,我可以将话放在这里,顾总也请放心,我是绝不会趟同辉这趟浑水的。

  这样看来,复合毡网毡厂离职的这些人应该不是被博洋挖走了,顾海峰暗道,这原本是非常他非常担心的一点,在合作的时候,他还不想跟博洋走到对立面,毕竟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博洋的支持和配合。

  顾海峰站起来,握了下李苏江的手,感谢您!同辉也绝不会做过滤器的,这点您也放心。

  李苏江表情这才松动了一下,露出金色的镶金牙齿,顿时感觉增添了几分喜感,他说,顾总,您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相信您。

  还有个更加重要的事情,顾海峰接着道,您也知道,我们同辉上市在即,可能目前拟定日期是今年年底,而去年开始,您这边的发票还有很大一部分没有付款。能不能在这段时间内尽快安排付款,这样我们上市的财报才会比较好看,同比去年和前年,我们的数据就能实现三年的递增。

  李苏江道,这个事情还没有办吗?我跟财务说下。这是正常流程嘛,应该的应该的。

  顾海峰道,能不能麻烦李总现在就将财务叫过来,亲自交代一下这个事情呢,我怕您事情太多,稍后就忘记了。

  李苏江假意面露不快,顾总这是不相信我呀,不会的不会的,我现在就安排财务。不过话说回来,顾总您这边也很久没有给我们降价了,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呀。

  顾海峰道,最近因为原材料上涨,我们的成本也高了很多,这个您也清楚国内的情况。我们现在能够维持原有合同不涨价,就已经是非常公道的了。

  这样的话,我也实在难办啊,李苏江道。

  顾海峰沉吟一声道,这样,我给你降价3%,你能不能将去年的款付了,然后再下个今年的年度订单,这样我这边也好运作,公司上市了,对股东也有交代。你看行吗?

  李苏江道,3%换一个漂亮的上市,顾总太会做生意了啊,起码得5%吧。

  如果要5%的话,那能不能将新下单的部分也将发票开出来,这样大家都好过。而且您也说了,开发票是正常流程,迟早的事情,您就当帮我个忙了。

  李苏江低头想了一会道,那好,就按照你说的。我打电话叫财务过来,你这边的联络人,还是谷峰吗?

  顾海峰道,不是,谷峰已经离开了团队,我会让另外的人接替他,服务包您满意。

  李苏江笑笑,谷峰这小伙子,也是个聪明小滑头啊!

  顾海峰道,李总,您这是暗示什么吗?

  没有,没有的事。

  顾海峰觉得李苏江肯定话里有话,但是也不好多问,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而且自己家里的人,即便已经离职了,有些什么负面的,也不希望被外面的人说道。

  他正色道,谷峰是因为个人原因离职的,我也很遗憾留不住他。如果将来他真到了您公司,也希望能帮到您。

  李苏江忙摆手,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要用同辉的人,我肯定都会先请示顾总的,没有顾总的批准,我是不敢用的。

  您这是折煞我了,行业内人员流动也是正常的,再说这小伙子也确实干得不错,顾海峰道。

  财务过来,交代了付款的事情后,顾海峰说道,感谢李总,今晚我请吃饭,李总将同事们都叫上,咱们大家好好交流一下。李苏江道,我们的惯例,不醉不归。这次我确实还有很多事情要跟顾总沟通呢,毕竟你刚接手同辉,对我们合作的方式还不是那么了解。

  顾海峰早做好了思想准备,今晚大战一场在所难免,他临走偷偷给杨周蔓发了条信息,叫她自己找点吃的,然后早点休息,自己可能要很晚才能回酒店了。

  晚上吃饭,顾海峰醉了,他今天单枪匹马来的,奈何对方公司来的又是采购,又是财务,还有老总坐镇,上来敬酒一个个都是金主,没办法,只能一杯接一杯灌下去,到最后他自己怎么回酒店的都不知道了。在顾海峰看来,同辉的问题只能靠上市来解决,只要公司上市了,这些历史问题,业绩问题,财务问题,管理问题,都会被掩盖,就像一场大雪下来,阴沟暗道都被填平了一样,小问题都会被大业绩盖住。而一旦上市没有成功的话,那所有问题都会汹涌而出,无限放大,开始恶性循环;而这人员大幅离职,或许就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为了今年半年报的业绩好看,他就是喝死了也会喝,价格再低也要降,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