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三章 弃卒保车留主帅 出差夜归秉烛谈

  顾海峰和杨周蔓回到公司已是晚上十点多了,等杨周蔓进了宿舍,顾海峰就开车离开了。刘伟雄约他见个面,今晚。

  来到约定的地点,刘伟雄开门见山的道,复合毡网毡那边很多员工离职,很多股东都听说了,他们现在想了解具体的情况,最重要的是,是否会对上市造成影响。然后,看是否有召开董事会讨论的必要,如果今晚没有从你这听到满意的答复,他们就会要求明天召开董事会,这是我今晚必须见到你的原因。

  顾海峰沉吟道,我这次去了苏州博洋,这边李总给我的答复很明确,这些人没有去他那边。另外今年的订单保证不少于去年,这样我们的业绩看能不能稳住,或者只是略微下滑,这个可以解释,现在市场行情不好,加上疫情的影响,可以说得通的。

  我这边也问过了陈新利,他说没有去他那边,刘伟雄道,本来大家都怀疑,这些人会不会去了陈新利那里,因为他自己在搞烟气过滤了,人手肯定是缺乏的,而且他去年就有搬厂来长平的想法,现在直接从同辉挖人,也是有可能的,但他自己已经否定了,说绝没有挖这些人过去。

  我这边会将这些人离职的损失降到最低,同时也会加快复合丝材厂那边的新工艺建设,顾海峰道。

  刘伟雄道,什么新工艺建设?

  是这样的,这些年我负责复合丝材厂,我们团队一直在研发一种新的工艺制程,目前已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如果新的工艺能取代老的工艺,那将大大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这在行业内,我们将是第一家。

  刘伟雄大喜,不错,不错,我就没看错你!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这个是一张很好的牌,我们要仔细商量,看怎么打。

  但是我就奇怪了,这些人到底是去了哪里呢?顾海峰道,没去苏州博洋,没去广州利新,长平也没有其他做复合毡网毡的工厂了,他们不可能集体跨行啊。

  真想总会浮出水面的,先不说他们了,关键在于明辉会不会动了。如果明辉也动了,只要在行业里就不可能不知道,而同辉的复合毡网毡就真的没有人了,而且多了一个非常了解自己的竞争对手。这一块你打算怎么搞?

  照我估计,明辉应该要待到上市以后吧,毕竟他投资了那么多,也不可能就这么放手不管吧。我们都清楚,如果同辉今年上不了,那以后应该就很难了,问题都会出来,矛盾都会激化,怎么都应该搏一搏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顾海峰道,至于复合毡网毡这块,虽说表面看起来利润不高,产品的技术和质量也没有特别大的优势,公司在这块并没有赚到什么钱,但是对于我们整个同辉的产业链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生产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复合丝材,这对我们复合丝材厂来说,就有利于控制和降低成本,对于采购和流转,库存的处理,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另外,复合毡网毡厂的使用质量,要求并不高,这也给丝材厂消耗了大量的等外品,二等料。这点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我也是最近对比了几年的公司报表,才发现了这个原理。

  是啊,董事们都说复合毡网毡厂不赚钱,效益不高,要不要停掉或者卖掉算了,听你这么说来,还是不行的了,刘伟雄道。

  我自己原本也想过,壮士断腕,既然这样了,实在不行就砍掉这块。因为目前这个状况,缺人,也缺技术,而且李向来和谷峰相继离职后,还缺销售,现在主要是明辉在撑着,如果明辉也走了,就一切都空了。但从同辉的整体产品结构来看,我们最好还是能扶着它往前走,等到复合丝材厂的业绩足以支持整个业绩,或者等到开发出别的新项目来,再来砍掉,会比较好,顾海峰道。

  那我找明辉谈一谈吧,不光是上市前,还有上市后,我们还是需要这块的。你跟他共事这么多年,你觉得什么能够吸引他走,什么能将他留下来?刘伟雄问道。

  这个,你也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多年都是这个状态。他想的无非是我现在这个位置,这点大家也都很清楚;吸引他走的,相信也得是蛮大的诱惑,毕竟他在这也是十几年了。他的家安在长平,老婆小孩都在这,到别处去,也是得一个很大的挑战,据我所知,他老婆是长平本地人,首先老婆那一关就不好过吧。

  他可以就自己去吧,如果夫妻感情不怎么好的话,常年出差不正好,刘伟雄不以为意的说。

  顾海峰突然想起他和马丽莲的关系,这倒也是吧。

  他往后一靠,有种不好的预感,那自己和她呢,会不会也会被别人过分解读?在同辉这块黑色土壤上,能长出正常的花朵吗?

  刘伟雄看着他,你也不要泄气。我知道是挺难的。我会跟明辉谈一谈,这样吧,给他一个总助的位置怎么样?再加薪20%。

  这个可以给,我这边没问题,顾海峰道。

  好,那董事们这边我会先安抚他们,他们也是关心自己的股票,这还算是温和的方式了。刘伟雄站起来,在房间走了两步,据我所知,外头有些公司的董事,直接在股东大会上责问谩骂职业经理人的。没上市前呢,董事们天天追问什么时候上市,股价升不了值;上市后呢,天天问你有没有新项目,不然股价上不去。财报一旦不好看呢,也得出来挨骂,总经理不好当呢,哈哈,他拍拍顾海峰的肩膀。

  我是尽人事安天命啊,顾海峰道,现在他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这种压力了。

  关于明华,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刘伟雄走到窗边,对着外面说道。

  顾海峰道,我打心眼里希望不是他。

  但你我都知道,他是最有可能的。而你,应该是最了解他的。

  目前没有证据。

  目前是没有证据,但他之前在做些什么研究,你知道吗?

  他之前是对智能服装那一块比较感兴趣,打算将这个做个新项目。

  不不不,我是指他外面的公司,你知道吗?

  这个我不知道。

  那个公司还在营业,他虽然不明面持股,但是他是那家公司的实际控股人,不排除他将这班人马全部调到那个公司的可能。

  那是他们那边是做什么产品呢?刘伟雄回头问道。

  顾海峰道,也是做复合丝材的下游产品。他之前离开同辉,很大程度就是这个公司的影响,他从这边购买了价值几百万的机器,搬到了那边使用,直接损害了股东利益。现在这波人离开,很难不推测是去了那边。

  那他呢,他离开后是直接去了那边吗?

  也没有,至少明面上没有,顾海峰有点压力,像他这种层次的,竞业协议会相对严格,他暂时不能动吧。

  那我回头去查查。不过我不会花太多时间精力,毕竟现在解决内部问题,才是我们的重点。刘伟雄道。

  离开刘伟雄已经晚上十二点了,他走出茶楼,外头又下雨了。现在到了长平的梅雨季节,又是没完没了的下雨,空气总是湿哒哒的,呼吸一口,都感觉可以吞入一大坨湿湿的空气。气温还是很低,他裹紧外套,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