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五章 夜色温柔如美酒 你侬我侬醉花丛

  今天周末,杨周蔓一大早就起床了,顾海峰说周六带她出去玩下。平常在公司,虽然很想见,但是也尽量不见面不打电话,她可不想被人想象成蓝羽和黎晓天那样。杨周蔓站在镜子前,换上一件粉色的真丝长袖连衣裙,感觉有点凉,又在外面穿了一件同色系的长款外套。小乖一下蹿过来,她将小乖抱起,妈妈今天要去约会,就不带你了哈,在家乖乖的。小乖汪汪叫了两声,感觉在说不行。杨周蔓道,不行也没办法哦,不知道爸爸喜不喜欢你,改天带你去外婆家玩。杨周蔓将小乖放在地板上,给它倒了点狗粮在碗里,想了想,又多倒了一点。

  她收拾好,走出宿舍一段距离,顾海峰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她跑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美人如花隔云端,芙蓉如面柳如眉,顾海峰称赞道,你的裙子很漂亮。杨周蔓顿时就笑开了,呵呵,谢谢,本来以为你要夸我,结果是夸我的裙子,不过我也不介意哦。

  顾海峰带着她一路开车,离开城里往乡下开,。车上杨周蔓问顾海峰,你觉得我要不要也买个车?这样你就不必来接我了。

  顾海峰道,你也奇怪啊,很多女孩子还巴不得男朋友来接她呢?你怎么倒还不希望我来接?

  杨周蔓乐得歪歪的,男朋友?我们是男女朋友吗?

  顾海峰拿起她的手,扬了扬她的手镯道,这定情信物都给了,还不算啊?

  杨周蔓道,这么说来好像是我亏了,就这么被你套住了。

  顾海峰转头看了看她道,不要这么说哦,很危险的。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车厢里充满了动荡不安的气息。

  车在蜿蜒的乡村道路上走将近半个小时,穿过两旁长满高大枫树的道路,最后停在一个白色房子前面。这里四面环山,房子旁边有个很大的湖,湖面上方有雾气飘荡,但湖水看起来十分清冷。房子前面有个很大的白色挡墙,上面写着三个字,吟风谷。顾海峰拉着她的手往里面走,穿过庭院,水榭,走到房子后面,是个开阔的空间,中间散落种着桂花树,前方地势开阔远处是山,另外一面是刚刚看到那个湖。顾海峰转身将杨周蔓的脸捧过来,低头亲了下去。他的嘴唇炙热而温柔,杨周蔓情不自禁的被吸引,她环着他的脖子,轻轻张开了嘴。

  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杨周蔓才苏醒过来,顾海峰低头笑笑的看着她。她顿时脸一红,勾住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胸口。顾海峰搂住她的腰,将她竖着抱起来,往回走,抱到楼梯前。杨周蔓挣扎着下来,两人一起牵着走上楼。顾海峰走到最里头的一间,打开方面,走了进去。杨周蔓道,这是你自己的房子吗?

  顾海峰道,这是一个朋友开的民宿,我来过这后觉得挺不错的,他就给了我一个房间,随时可以来住。

  杨周蔓道,这么好啊,是你投资的吧?

  顾海峰道,也谈不上投资吧。当初他创业我借了点钱给他,就当是利息抵房费了。

  房间装饰是典型的北欧风,色调以灰色和白色为主,细细的桌脚,薄薄的台面露出木质的纹理。拉开窗帘,两面都是大的落地窗,侧面是湖水,远处是青山,山上还可以看到白色风车。杨周蔓道,这个地方倒是不错,你比我这个本地人还厉害了,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我说过我不打无准备之仗啊,顾海峰道,晚点我们还可以去白色风车那转转,最近成了网红打卡地,神仙岭,很多人过去拍照,你们年轻人应该喜欢。

  杨周蔓放眼望去,一排白色风车从这个山头延伸到那个山头,再到下一个山头,站在青山之上,宛如巨人。

  说起来好像你不是年轻人一样。

  不好意思,比你虚长了十多岁。你今年多大?

  我今年三十,怎么了,有意见啊?

  呵呵,没有,刚刚好,顾海峰道。

  她们到车里将东西拿出来,到楼上放好,下楼打算找点吃的。民宿的主人过来了,居然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年轻小伙子。小伙子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戴着一顶黑色毛线帽子,抱着一只猫。杨周蔓笑道,没想到啊。顾海峰道,没想到这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会呆在这里吧。杨周蔓不语,顾海峰接着道,人家Sam还曾在英国留学很多年呢。

  Sam走过来,对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我哥的品位就是这么nice啊!哥,你得请客啊!

  顾海峰道,你又不喝酒,不然今晚我们可以喝一杯。

  我哥带嫂子来了,必须得喝啊,Sam举手投足倒是有那么股肆意洒脱的感觉,ABC的味道。

  晚上他们三个在露台上坐着,顾海峰开了瓶带过来的红酒,一向不喝酒的Sam也倒了一小杯。三人对着青山,慢慢饮着酒,闲聊着,五月底的风徐徐吹起,暖意中带着田野草木的气息,杨周蔓感觉风里有股甜甜的味道,喝的酒也是甜的。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才喝了一点点酒,就感觉醉意满满了。

  聊到晚上十点,Sam说明天早上还要去赶集,买新鲜的食材,早早的下去睡觉了,留下顾海峰和杨周蔓两个人。

  顾海峰将椅子拉近杨周蔓,手指穿过她柔软的手,扣住,突然有个坏主意。他饮了一口红酒,将杯子放在茶几上,然后将杨周蔓的头搬过来,趁她没回过神,对着她的嘴灌了下去。红酒在两个嘴里徜徉,舌头相互轻舔着,顾海峰顿时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他接过杨周蔓的杯子,放在旁边,然后将她拉起来往后面推,嘴唇一直没有离开。

  杨周蔓只感觉身后一沉,倒在了一张床上,她等待着。

  他将她的外套脱掉,光滑的真丝裙子衬托出玲珑有致的曲线。他眼睛里着了火,青春的身体,在他面前如花盛开,他要将这一切都烧毁,撕裂。他慢慢吻上去,从额头,脸颊道耳垂,他将耳垂含在口里吸了下,然后滑向脖子。。。

  杨周蔓只感觉痛,她轻呼,不行了,我好痛,停下。但是她手却紧紧搂着他,害怕他就这样离去。

  他置若罔闻,一直继续往前推进,仿佛要将她整个揉碎了,放到自己身体里。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