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八章 周蔓一腔孤勇查账簿 巨喜竹篮打水一场空

  果然如杨周蔓所料,她协助财务查账的事得到了黎晓天和于同的一致同意,他们都巴不得杨周蔓能查点什么出来好找个人承担眼前的这一摊子责任。

  这天下班后,杨周蔓和王晓蓓坐到一块,她们将巨喜名下的客户都筛选出来列一个表格,然后从十年前的交易和入账开始,一条一条进行比对,查了两个晚上后,她们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就爱博这一家客户来讲,她们发现,客户每次的开票数量都少于出货数量,这就意味着客户付款的金额会少于实际的金额。但是上次巨喜明明是说,这家客户没有要付的款了,那如果真没有要付的款了,还有其他款去了哪里呢?会不会进了某人自己的腰包?晓蓓猜测着问杨周蔓。

  杨周蔓想了想说,这样,晓蓓,你明天拿着这些数据,先去问巨喜,看看他怎么回答?如果他还是回复没有要付的款了,你就将这些数据交给于同,看他怎么处理。

  晓蓓道,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交给于同呢?这样他可以以公司的名义立即和客户核对,然后问出真实的结果来。某人如果真是吞了公司的货款的话,我们也可以立即将他揪出来。

  杨周蔓摇摇头道,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们的职责是发现问题,但是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是领导们的事,他们也许有他们的想法,我们贸然动作,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晓蓓道,这倒也是。能站在领导的高度想问题,你真是成熟了不少啊,蔓蔓。

  杨周蔓苦笑道,我这不是在斗争中成长吗。

  其实杨周蔓主要考虑的是顾海峰。原本她和顾海峰都猜测过,巨喜这边可能有问题,但是顾海峰为什么没来查而是让巨喜自己查清楚先?他真要查也是很快就可以查清楚的。他或许是想给巨喜一个机会,同时也给他敲个警钟,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做事,别想些歪门邪道搞钱。杨周蔓心想这就是顾海峰跟明华不一样的地方,他从不觉得谁是圣人,谁都能做到一干二净一丝不苟,相反,有过错,有改正,有进步,是他更加看重的地方。

  就看这个巨喜怎么应对了,杨周蔓说着将数据都存下来放进U盘。

  隔天,晓蓓来找杨周蔓,俯下身在她耳边说,跟你说,我昨天将这些数据发给了巨喜,让他跟客户那边对一下,看还有没有款要回。你猜他怎么说?

  很简单啊,如果说没有了,那就是打算离开同辉,准备跑路了;如果说还有,那就是要保住这份工作了,杨周蔓道。

  晓蓓拍了一下她道,真有你的,全中。他跟我回复说,客户说还有款没有回。

  那你有没有追问,还有多少?杨周蔓问道。

  他没有说,说要再对一下。你说他会怎么办?这个钱怎么要回来?王晓蓓道。

  那能怎么要回来?还不是自己掏钱出来,转给客户,让客户打过来。

  自己掏钱啊?据我所知,他买了很多同辉的股份,最近又买了套房子呢,晓蓓有点替他担心道,她和巨喜同事多年,也不忍心一下将他打入谷底。

  杨周蔓道,正因为这样,在这上市的关头,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弃同辉了。之前财务账务混乱,对交易的各个环节都没有严格的要求,他才能钻到空子捞一笔。我们核对了订单就知道,这些钱不是一次一个订单,而是很多个订单累计下来的。他也是处心积虑操作了很久,没想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哎,他也是倒霉,想起他的家庭我还是挺同情他的,他们好像养了好几个小孩,家里还有老人生病,都是要用钱,晓蓓有点不安的道。

  身为人家父母,作为家里的经济支柱,就更应该给小孩树立好的榜样,清清白白做人。这还只是损失一部分他不应得的收入吧,如果要动真格的,我们可以以侵吞公款为名将他送到牢房里去,到那时他家的老人小孩岂不是更遭殃了,而且他接下来的职场也全毁了,杨周蔓道。

  嗯,是咯,在其他公司肯定会被抓起来了,我见过一个吞了2万块钱被抓去坐牢的,晓蓓点点头道。

  是吧,而且你怎么不同情同情下我们呢?杨周蔓接二连三道,他怎么害知行离开,怎么造谣毁谤我,你都忘记了吧,我们可不是为了报复他使出烂手段,而只是将事实弄清楚,如果他行得正做得端,我们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王小蓓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么想也是。对了,说起造谣毁谤,你说顾总知道这个事情吗?她试探着杨周蔓问道,不确定能不能提他。

  杨周蔓摇摇头,应该不知道。她看着晓蓓说,我是说查账的事情他不知道,没有人跟他说;但是巨喜的问题,他应该是早就有知晓的。

  她接着道,我就只希望巨喜的问题,是他个人的问题,而不是所有销售普遍存在的问题。

  晓蓓道,这个可以问知行啊,她之前在销售部,如果大家都是这么操作的,她应该也会知道一点的。

  她们找了个偏僻角落,打电话给知行,简单说了巨喜的事情后,知行说,我之前跟巨喜一个组的,我就怀疑他有这方面的问题,所以他总是处处提防着我。截取我的微信发给明华只是他报复的一个方式罢了,他是生怕问题被我发现了,他脱不了身,所以他先发制人,让我离开了同辉。至于整个销售部有没有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是没有的,首先是,我自己是一清二白的,清清楚楚的账,没有任何问题,这点也经得起查;至于其他人,我相信也不至于,因为李总还是比较正直的,他不可能纵容这个事情。巨喜呢,得亏他长得老实,又表现听话,李总才可能大意忽略了这个。

  跟知行聊完,晓蓓问杨周蔓,这账我们还要一个个的查吗?

  杨周蔓道,先等等吧,既然巨喜这边有动作,其他人如果有问题,应该会立即想办法补救的。如果其他人没问题,而我们再继续查的话,反倒引起了不必要的猜忌。公司现在本就复杂了,真希望少点事情。

  她们两个聊完回到办公室,负责出纳的同事说了声,收到爱博这边付款二十万。

  她们两个心照不宣的对看了一眼,然后走回座位。

  这应该也是顾海峰希望看到的结果吧,杨周蔓心想。这样,巨喜应该就不会再造谣生事了吧,毕竟自己也算放了他一马。

  但是她想错了,对于小人,他永远只会看到别人的残忍,而看不到别人的仁慈。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