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一章 风云再起招青眼 西方对手闻讯来

  离上市的日子越来越了,这些天,公司在门口打了个倒计时牌,时间就这么一页一页翻过去了,同辉在上市的激情中,从上到下人人都变得振奋起来,上班时走路的脚步也随之加快,迟到早退混日子的现象一扫而空。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所做的工作不再是毫无意义的了,都是在为公司的上市付出,当公司领导人敲钟的时刻,也有我的一份功劳。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同辉在变得越来越好的同时,有些外部力量也闻讯而来,正在悄然准备,静待时机,发动攻势。

  这天晚上,顾海峰正在办公室看文件,上市的资料都准备妥当,准备进行会议讨论了,很多数据他都要亲自逐一审查,他看看还有没有需要修正的地方。只要过会没问题,基本上市也就板上钉钉了。他看完资料,抬头一看已经晚上10点了,他身心疲惫,正打算回家休息。突然手机来电,是好久没有联系的大学同学张明尧,他接起来,对方道,海峰,我来长平了,出来喝一杯吧?好久没有见了,这里还有些其他朋友想见你。顾海峰和张明尧曾经住过同一个宿舍,毕业后他就去了上海,难得人家来长平,当然要去见见了。其他朋友应该是其他同学吧,顾海峰想,那就出去放松一下,好久没有跟朋友们海聊了。地点是对方定的,他开车到了老同学说的地方,停车上楼,敲门走进包厢。里面居然只有张明尧一个人,他有点奇怪,明尧不是说还有其他人想见我的,其他人呢?张明尧笑着先打招呼,老同学最近可好啊?

  顾海峰道,你小子来长平怎么不提前通知我?我好找好地点请你吃饭啊。

  张明尧道,这不一样嘛,我定也是一样的。

  他打量顾海峰一番道,顾海峰,你小子又变帅了啊,怎么得了,我们这些人都成了大叔,就你还是那个班草啊。

  我也人老珠黄了呢,顾海峰有点自以为美的扫了扫额前的头发,坐了下来,你不说还有其他人吗?

  不急,来,咱先叙叙旧,等下他就来了。。。张明尧张罗着,听人说你最近当上总经理了啊,可喜可贺啊,说着给顾海峰倒了一杯茶。

  嗨,咱们同学谁不是个老总啥的,我们这小企业,有啥好说的。你最近在忙什么项目呢?顾海峰问道。

  我搞了个猎头公司,你们公司有高层人员变动啥的,可得关照关照同学啊。有需求一定要跟我说,我帮你找人,张明尧道。

  这个一定,你别说,我还正好有人才需求呢,这个一定是要找你的,顾海峰也不是客套,目前确实有这个需求。

  那事就这么定了啊。哪,这是我的名片,将需求一并发到我邮箱,我帮你找,张明尧道。

  顾海峰接过名片,上面写着摩尔国际猎头公司,他道,你这不是一般的猎头啊,是国际猎头啊,这个公司总部在欧洲吧?

  嗯,是的,不过在中国我是以合伙人身份办的分公司,也会借用一些总部的资源,但最主要还是靠自己发展,所以得靠老同学们的支持啊。

  嗯,这个没问题。

  正说着,有人敲门,张明尧站起来,我去开门。

  门打开了,张明尧说了句,hello Stephen。

  顾海峰抬头一看,居然是个外国人。此人身高大概有一米九,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领口和袖口恰当的露出白色袖口,黑色皮鞋,裤脚不长不短正好盖住袜子,一看就是量身定制的西服。他走过来,用中文说了句你好,伸出手来。顾海峰低头一看,他手腕上戴着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手指白皙纤长,他伸出手跟对方握了握,说了句你好。他转头看向张明尧。

  张明尧对顾海峰介绍道,这位是来自荷兰的Stephen Potter 。他转向老外介绍道,这是我的老同学,同辉的总经理,顾海峰先生。

  Stephen说了一句中文,久仰大名。

  顾海峰正迟疑,久仰?想着对方也许只是学了这句中文,可能并不明白其中的深意。他礼貌性的笑了笑,一想人家张明尧是做猎头的,可能提前给他介绍了也有可能。

  张明尧在中间位置坐下来,顾海峰和Stephen分别坐两边,他英语比较好,负责帮他们做翻译,顾海峰虽然硕士毕业,但长期在内地企业,英语没有他流利,不过听懂还是没问题。

  Stephen开口了,Mr Gu,久仰大名,我是来自欧洲贝瓦特的亚太区总裁。

  顾海峰一听,站起来就走。

  张明尧拖住他,哎,哎,别啊,海峰,既然来了,谈谈也无妨啊。

  顾海峰道,老同学,不带你这样的啊。我是看在你老同学的面子才来的,结果你要我见我们的老竞争对手?

  张明尧道,我的错,我给你道歉,我给你陪酒。但是即便是竞争对手,也不是不能见面吧,人家好歹也是远道而来,特意从欧洲到上海,再从上海到长平,就为了跟你喝杯酒,聊下天。

  Stephen也站起来,我知道这样很冒昧,打扰了,请你原谅我。但是我是很有诚意来找你的,商人永远不拒绝谈判,我们贝瓦特也不是洪水猛兽,你在害怕什么呢?

  顾海峰犹豫了,作为他本人来讲,见谁都没问题,但是现在不同,他是同辉的总经理,而且上市在即,他见竞争对手的老总,这会给舆论释放一个什么讯号?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出什么幺蛾子。

  他婉言谢绝道,改日可以,今天不行。改天我来定地方,我们一起喝一杯。

  他说完就准备走,Stephen遥遥的说了一句,你今天的拒绝,不怕对同辉的将来产生不利的影响吗?要知道我今天来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整个贝瓦特公司,你不想知道我们最近在做什么吗?同辉向来最关心贝瓦特的动向,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你不想听一听吗?

  要知道顾海峰多年来一直研究贝瓦特,从产品品质,技术实力,到市场占有量,同辉从来都是第二,而第一永远都是贝瓦特。除了贝瓦特是一家百年企业,员工人数超过5万人,从事这行的年数也是同辉的几倍以外,他觉得还有他们的态度,对前沿科技的敏感度,都是他需要研究的地方。无论对方历史背景如何,他都还是想琢磨出一条超越对方的道路来,毕竟咱们也深耕几十年了,中国人哪有干不赢欧洲人的道理。今天有机会和对方的亚洲区总裁当面聊,肯定可以让他得到一些平常了解不到的讯息。他站住了。张明尧趁机拖住他,将他拽回了座位上。

  然后他给Stephen点了个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Stephen长长的睫毛下透出点狡猾,他看着顾海峰,Mr Gu,你们同辉的复合丝材一直是所有产品中最有优势的产品,也可以说,是唯一有优势的产品。这点其实你们在某种程度上,一点也不逊于我们的产品。但是你们的上任总经理,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市场观念,将复合丝材卖给每一个向你们购买产品的人,包括你们国内的竞争对手,西安的飞翔达,你知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顾海峰点点头道,现在我们已经中断了和他们的业务,当然不光是竞争对手方面的原因,还有其他的贸易上的原因。

  对,我们向来就欣赏同辉的复合丝材,早在很多年前,我们就有意收购同辉,将其变成我们的一个中国工厂,但是被你们的股东们拒绝了。包括去年,你们的大股东卖出股份的时候,我们也有意收购你们的股份,但是又被拒绝了。

  顾海峰郎朗道,我们的企业是民营企业,同时也是民族企业,如果被你们都收购了,那中国的复合丝材又要回到几十年前,被欧洲和RB垄断的局面了,中国的复合丝材下游企业,将面临多大的困难?成本上巨幅提升不说,货源上也不能自主,市场就会完全被你们掐住脖子。

  Stephen道,主要是夏天河,他不愿意卖给我们,所以他说服了其他投资者,将他们的股份一起卖给了政府。但是这个没关系,复合丝材是同辉唯一的优质资源,而你,Mr Gu,你是同辉复合丝材最大的资源。与其说花大力气收购同辉,我们不如直接来找你。

  顾海峰这下算是明白了,老外是想来挖人啊。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