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三章 风云际会夏老出手 山重水复海峰迎敌

  睡醒后,洗了个澡,顾海峰擦着头发问道,你今天准备干嘛?

  杨周蔓道,陪你啊。

  顾海峰道,我得出去一趟,你在家乖乖的。

  哦,好吧。你去干嘛啊?

  我去见个人,夏天河夏总,你也认识吧。

  杨周蔓道,见过一次,叔叔带我和他一起吃过一次饭,平时凌信偶尔也会提起他。杨周蔓裹着被子坐起来,盘着腿只露出半个脑袋,听凌信讲,夏总平常在家也是个非常好的人,经常去菜市场,买菜做饭,在家做家务,洗衣服拖地什么都干,压根儿不像一个手握几十亿资产的大老板。对家里的长辈们也非常孝顺,他岳母好像就一直是他在照顾。他在他们小区给她单独租了个房子,定期去给她清理冰箱,给她购买必需品等,要知道他的时间都是按秒计算的啊。凌信每次都拿他来给她老公做榜样,他在我们朋友圈是神话一般的人物,我们都觉得他老婆简直是天选之女来着。

  顾海峰点点头,嗯,我跟他聊聊,跟他学习学习,夏总也是我钦佩的人啊。平时他总是太忙,今天好不容易约上了,有点事要找他谈,可能会聊得比较晚。

  那好,你们聊完再找我。晚上要不要去我家吃晚饭,我妈做的菜可好吃了,杨周蔓道。她心想既然自己决定跟他结婚了,就带回家跟父母见个面吧,而且住得也近,过去不过半个小时,所以就答应了妈妈,将他带回家,但是也要看时间,她怕他的时间安排不过来。

  顾海峰想了想道,那我有时间就去买点礼物,这毛脚女婿见丈母娘,总得准备点啥吧,不然女儿都不让我见了。

  呵呵,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把她这大龄单身的女儿给收了,她不知道多感激你呢,杨周蔓道。

  顾海峰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等我回来。

  他出门后,杨周蔓也赶紧起床,洗漱完毕就到附近商场逛一逛,顾海峰那么忙,不见得有时间去买东西,自己先替他把东西买好,到时他只要人到就可以了。

  顾海峰一路开车来到暮关厅,这是个私密性非常好的茶楼,离夏天河住的碧水龙庭很近。这里可以喝茶,也可以吃饭,有点类似粤式的茶餐厅。

  他走进包间坐下来,点了一壶上好的云南滇红,四份小点心,专等夏天河过来。说起夏总这个人,江湖流传着他很多的故事,尤其是在同辉,大家说起夏总,无不肃然起敬。顾海峰记得有一年,他,黄斌和夏天河一起出差,想引进一个新的生产设备,由于时间仓促,坐高铁没有买到座位一起的票,他们三个分别坐到了三节不同的车厢。到了中午时分,列车服务员突然送来了一个盒饭。顾海峰说,送错了吧,我没有点哦。服务员微笑道,是跟您一起的夏先生给你们定的。黄斌后来跟他说,夏总也给我定了盒饭送过来,真是没想到啊,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盒饭了。夏天河就是这样,他不但记得给你订餐,还清楚记得你坐的位置,再将饭送过来。周到细致,让人如沐春风。

  过了会,敲门声响起,夏天河推门进来。夏天河今年65,已经退休几年了,但一直还在几个公司兼任董事长。他为人谦逊低调,温和有礼,凡是跟他共事过相处过的人,大概没有不尊敬他的。唯一一个例外,可能就是明华了。夏天河进来,他今天穿着一件普通的米白色夹克外套,脚上穿着一双老BJ布鞋,肩上挂着个白色的帆布袋子,看起来像是购物袋。

  顾海峰站起来,走过去双手握着夏天河的手,恭敬的叫了声,夏老。

  夏天河微笑着拍拍顾海峰的肩膀,听说同辉最近搞得不错啊。他走进来在旁边椅子上坐下,将帆布袋子挂在椅背上。

  顾海峰道,哪里,跟夏老比还有很大差距,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跟您请教呢。他说着给夏天河倒了一杯茶,然后将服务员叫过来点菜。

  夏天河摆手道不用了,我等下还要去买菜,今天答应了给家里人做饭。我猜你也是遇到难题了,不然不会轻易找我,所以过来跟你简单聊下。说吧,怎么了。

  顾海峰将贝瓦特收购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他接着道,我想来想去也只有您能指点我了,您也知道,同辉的股权太过分散,各方力量彼此猜忌,各有所图,只有您才是真正为这个企业考虑的人。我本人去留不打紧,要紧的是同辉未来的发展,以及同辉的这些员工。如果他们收购成功的话,在优质复合丝材这一块的市场,他们完全有实力垄断了,他们想提价就提价,想不卖就不卖,到时遭殃的不还是中国企业吗?而且他们也说了,将会砍掉其他几个不赚钱的工厂,只做复合丝材,这就意味着同辉有一半的员工将会失业了。

  夏天河听罢,沉默了良久,然后长叹一口气,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想当初,至少在我的手上,就遇到过三次他们的收购,但都没有成功。后来一路挣扎,几经沉浮,才走出今天的局面来。现在他们还是找上来了。不过小顾,我没看错你啊,你没有只顾自己赚钱自己发展,不顾同辉,这点很好,而且从你处理事情的态度来看,你已经不是当年事故现场那个慌乱的小伙子了。这对你未来也很好,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不应只看眼前的利益得失而忘了长远的人生。

  可眼下这关怎么过呢?真要打起来的话,我们实在是力量悬殊。虽然我也很不想来打扰您,您工作的事情已经够忙了,还要照顾家庭,顾海峰道。

  夏天河道,第一个,取消上市,咱不上了,这个可以做到吗?

  顾海峰摇摇头道,不行的,安阳投资第一个不会答应,他们投资的目的就是为了上市。还有那么多股东,陈新利,李海归,其他公司里的买股的人,都想等着上市赚钱呢。如果说现在停止上市,大股东们应该会第一时间换掉我,然后找个其他人来做这个事情。

  第二个,让股东们达成协议,卖谁可以,不准卖给贝瓦特,可以做到吗?他们如果卖股,就属于大宗交易了,不是说抛就抛的。

  这个就是个价格与道义了,如果价格合适,他们可能会被引诱;如果不讲道义,没有民族情感,他们也可以交易掉。据我所知,李海归和陈新利,他们都不是中国国籍了,让他们讲民族情感,似乎有点牵强。

  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能呢?世界大战?顾海峰自我调侃道。

  这个事情你让我考虑一下,夏天河道,你现在该干嘛干嘛,先上市再说。他用牙签戳了一个鸡爪,慢慢咬起来。

  谢谢夏老,给您添麻烦了,您喝茶。

  对了,听说最近你们新工艺制程有了新的进展?到哪一阶段了?

  嗯,自从上次您跟我谈完后,我就重新启动了这个项目,这个原本还是您在这边的时候提出来的,又采用了您介绍的专家的建议,目前也算是小有突破了。已经进行到了试运行阶段,如果顺利,应该在上市前后能上线。但是要不要对外宣布,什么时候宣布合适,我还没有考虑清楚。

  夏天河道,这必然会引起贝瓦特更大的动作。如果他们发现你们的成本可以从此降得更低,技术更加先进,他们更加不会放手了。不过这个技术改进,对同辉还是挺好的,我们就是要将技术做到无人可及。但匹夫怀璧,怀璧其罪,他人伸手抢夺,世界皆如此。唯有让自己强大,匹配得上这份宝玉,才能长期拥有吧。

  嗯,我明白。最近安阳给我们在东部新区划了几百亩地,给我们新建厂房,到时新工艺制程会在那边搭建起来,顾海峰道。

  你可以找苏澜谈谈,无论干什么,或者不干什么,都要争取最大股东的支持吧,夏天河道。

  嗯。顾海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今天答应了给家里做饭,不能和你细聊,但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如果战役打响,这将是一场恶战,无论从哪方面讲,我都要从长计议。

  嗯,谢谢夏老的关心,这个本不关您的事,如果您不方便出来,我也绝对理解,顾海峰道。

  夏天河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客套话,他起身边收拾道,东西吃不完我打包带走了。

  我帮您提下去。服务员,买单,顾海峰高声道。

  服务员推门进来,这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夏老,这怎么好意思呢,明明是我请您的。顾海峰着实有点不好意思,这点小事,他也费心了。

  到了我家门口,当然是我请你喝茶。夏天河头也不回的道,改天去我家喝,我那还有点好茶呢。

  他回头对顾海峰道,不要慌,遇事就干事,咱也未必输。

  顾海峰道,好的。听了夏天河的话,顾海峰就像吃了一粒定心丸,咱们未必输呢!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