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八章 顾全大局明华助攻 无声战役悄悄瓦解

  同辉股份上市后表现良好,上市当天就大涨了50%,接着一连几天持续上涨,股价在原来增资扩股的价格基础上翻了四倍,股东和员工最近都乐翻了,大家碰到面都高高兴兴的,每天都讨论着,什么时候卖掉股份套现出来。

  现在账上有了资金,顾海峰就着手推进安阳的新工业园建设,争取在新的工厂,建立起新工艺制程的生产线,这样就可以大大的节约生产成本,明年的开局才会比较好看。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个隐隐的担忧,就是贝瓦特。目前股价持续走高,他们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但股市这个东西是很难讲的,有高涨就有回落,现在涨大家都不会抛售,一旦回落,就很难不出手了。

  在忙忙碌碌的日子里,转眼就一年过去了。

  上周末他和杨周蔓一起正式见了下她的家人,杨建军也来了。他笑呵呵的对着顾海峰,这下真是一家人了,没想到啊。顾海峰道,是啊,都是缘分,他走到杨建军旁边,我敬叔叔一杯,蔓蔓将去艾迪的事情,麻烦叔叔了。哪里的话,蔓蔓可是我亲侄女!他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对着顾海峰道,蔓蔓从小就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她受委屈了,我第一个饶不了你!顾海峰道,我知道,我会好好珍惜的。

  吃完饭,顾海峰拉住杨建军,叔叔,还有个事,得跟您说说。

  公司的事吗?杨建军道。

  嗯,是的。

  工作的事情你都做得挺好的,股东们也很满意,还有什么困难吗?

  是这样的,他将贝瓦特想收购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然后问道,我在生产方面比较擅长,但金融方面比较薄弱,叔叔您是搞投资的,能不能给我指导指导?

  杨建军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股票涨的这么好呢,行家看高嘛,但是一旦有大股东抛售,股价就会跳水了。

  顾海峰道,目前安阳投资那边暂时应该不会动,企业刚上市,政府应该也会盯着,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快放手。主要就是其他股东了,陈新利和李海归肯定会想着抛了,他们合起来占股就20%多了。

  别说他们,作为投资者来讲,我都想抛了,到目前为止上市一年多,按照股价的表现,也算是一次成功的投资了,往后走,不是我不信任你啊,只是要给市场带来更大的期望,将变得更难。那么资金就要找出口,去往更高收益的地方。他想了想道,但是如果涉及贝瓦特这个外资公司来讲,可能我们的考虑就要慎重一些。他们应该是通过贝瓦特中国这个合资公司来购买吧,其实还是中国公司持有,不过实际控制人被成了老外而已。

  是啊,我就比较担心这点,顾海峰道,你说他老外持股了不想干嘛干嘛,想裁员就裁员,想提价就提价?

  那是可以预见的。如果他们可以按照期权的方式,购买陈新利和李海归的股份,就有23%了,只要另外收购10%就超过安阳投资的32%,成为第一大股东了,以前LV收购爱马仕好像就是这样的操作,先持股4.9%,然后跟对方签订期权协议,再到期过户,并不违规。

  是啊,是可以这样操作的。顾海峰接着道,陈新利和李海归他们两个我先不说,您可不可以暂时不要卖?

  这个是肯定的,既然你跟我说了这个事情,我肯定挺你到底。杨建军道,但我的股份并不多,才7%,而明华和黎晓天加起来就有8%,而他们卖出的几率有多大,你应该很清楚。

  顾海峰想想道,黎晓天这个不用说,他肯定是只要价格好谁都会卖的,但明华,有争议,他以前在同辉这边的时候是很不喜欢贝瓦特的。

  杨建军道,那时他还在同辉当总经理,他自然不想贝瓦特进来了,人家进来就没他什么事了,人家不论是技术还是管理,都不会由他明华做主。但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离开了同辉,还会管那么多吗?

  顾海峰摇摇头,表述怀疑。

  还有一个,任小年,她也有10%,如果她也卖的话。。。杨建军道,怎么来说,这都是胜算蛮小的仗啊。我看你还是尽人事安天命算了,有些事情可能不是你我能决定得了的。就像你说的,同辉就像自带生命的生物体,它有它自己的走向,就像起初的这种过于分散的股权结构,就很难避免它有这种命运。而当时为什么会有这么分散的股权结构了,也都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顾海峰道,我努力到最后一刻。

  杨建军拍拍他的肩膀,我也去跟他们说一说,但金钱面前,很难有说服力罢了。另外,夏董事长应该会支持你,你去找找他,他的影响力比较大,很多人都会听他的。

  正说着,夏天河打电话过来了,顾海峰接起来。夏天河跟他说,任小年你这边不用管了,我跟她老公打了招呼,她这边暂时不会动了。还有陈本良,他也答应了我,不会卖给贝瓦特。

  顾海峰挂了电话,陈本良2%,李向来有3%,李向来我不担心,以他的为人,他了解了情况就不会卖了。

  但其他人,都很难说,杨建军看着他,心知这场战役必输,哎!

  两个月后,顾海峰果然收到陈新利和李海归的卖股通知书,他们协议将股份卖出,紧接着,很多零散的小股东也开始卖出,贝瓦特很快就收到了25%的股份。

  黎晓天也紧接其后,卖了他的3%,贝瓦特的持股达到28%。

  现在只剩下一个关键人物明华了,如果他卖了,那就代表游戏结束;如果他不卖,那就游戏继续。

  顾海峰尝试了好几次打电话给明华,但是他都没有接,可能他也是在挣扎思考吧,顾海峰想。他只好加紧做员工的工作,给大家宣导企业未来的发展,安阳产业园的规划和新工艺制程的进度,他就是希望员工们能看到企业的业绩,未来不但股价还会上升,而且股份带来的分红也会越来越多。员工持股占比例本就不多,但是如果众人皆卖的话,给市场也会带来不好的影响。经过一顿操作下来,员工这边的股份基本稳住了。

  对于明华而言,正如顾海峰所料的那样,他确实是在挣扎思考。同辉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它就像自己的孩子,现在虽然跟了别人姓,但那还是自己的孩子,对于很多员工,他也曾培养过,寄予厚望过,所以他内心还是期望他们能发展得更好。但他同时也恨同辉,恨董事会就这样将自己踢出局,上市这件事情没有通过他来完成,对他是一重遗憾。这几天他闭关不出,访客不见,电话也不接,蒙头关在自家别墅的院子里,他还没有想好。

  正好这几天他女儿明湘湘从国外回来了,看着老爸这么头疼脑热的想事情,她就问了下怎么回事,搞明白了之后,立即得出结论,她大声对父亲说,这肯定不能卖了,您也真是!别说您将同辉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卖给曾经的对手,等于终向他们认输,这口气您能忍下吗?

  知父莫若女,湘湘一下就看穿了明华的心思,他这是怕别人不知道他还爱着同辉呢,于是故意激起他的心气。明华没有回答。

  明湘湘接着道,明明您自己就不想卖,何不给他们个爽快的答复呢?您还怕他们不领情吗?顾海峰是谁,您又不是不了解。

  是是是,我原本是想让他做我女婿的,谁知这小子,转头娶了别人。原来明华还有这层心思。

  哎呀,这感情的事情本就强求不来的,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样的都不行。明湘湘道,要不您再给我物色一个更好的呗,只是这股份。。。?

  明华没好气的对着女儿道,行吧行吧,这卖不卖,反正将来都是你的,你说了算吧。

  明湘湘道,那我就先谢谢老爸了,我肯定不卖啊,别说现在发展好,将来我可以做嫁妆,就说卖给外国人,咱也不乐意啊。

  然后明湘湘偷偷给顾海峰发了个微信,妥了。

冬天的薇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