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归途有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在想什么?”

  “在想绑人,呸,在想你呀。”

  千雪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就回答了,然后就看到北惊寒站在自已面前,吓得赶紧改口,祸从口出,话可不能乱说啊。

  “说说看,想我什么?”

  北惊寒挑眉,刚刚他要是没听错,这小妮子说的是绑人?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想……”千雪眼神左瞟右瞟,在北惊寒怀疑的目光下,千雪笑着讨好地说,“想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嗯?这么迫不及待吗?”

  “哪……哪有,我就是……就是。”千雪就是一时嘴快,没想到就被逼着问,这要怎么回答啊,好难为情的说。

  北惊寒见千雪脸上飞起的两抹红晕,也不为难她了,低笑一声说道,“好了,不逗你了,今天早上在太守府的暗室中已经找到前太守的罪证了。此事牵涉广泛,我们得快点回都城了。”

  千雪点点头,然后问,“很急吗?我东西还没收呢。”

  “没关系,不急,我们明日才出发,今天你看有什么想带回都城的,都可以去收起来。”

  千雪捂嘴笑了一下,一下子撞进北惊寒怀里,“我没有什么想带的,我想要的只有你呀。”

  北惊寒心里的小鹿不停地在蹦哒,蹦得他整颗心软乎乎的,满满的都是怀中的人。

  “我也一样。”

  玫瑰和晚霞共绘浪漫,你是我藏在心底的爱意泛滥。

  楚天凡看着前面相拥的二人,那种氛围是所有人都破坏不了的。他有些失落地垂下眼眸,心中有一种酸涩感,刺得他的眼睛视线都有点模糊了。

  他非年少懵懂少年人,知道是因为什么,他喜欢上主上了,喜欢眼前这个明媚如花浑身是光的主上,即使这都是假象,哪怕一切都虚妄。

  不敢再看,楚天凡转身离去,渺小如他,怎可与日月同辉,与浩海争宝?

  时间一晃而过,都城已经近在眼前了,北惊寒将千雪安置好就进宫去处理事情了,皇帝年幼,国家大事还真指望不上他,宫中堆积一大堆事务等着北惊寒回来处理呢。

  北惊寒进宫之后才知道又有几处地方官员被杀害了,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思索着该派哪些人去处理。

  不过这次他长了心眼,让人私底下去查了那几位死者的为官事迹,果然如朱品运一般私德败坏,劣迹斑斑,这都是后话。

  眼下北惊寒正苦逼地为小皇帝打工呢。

  又是一天早朝,没有“宇文安”这个马甲了,千雪都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要等她的人传递消息给她,那可就一个字,难。

  这天北惊寒从皇宫回来,告诉了千雪一个消息。

  再过几日就是小皇帝八岁生辰了,皇宫要举办宴会为他庆生。

  这是一个重要的消息,千雪猜测这个消息可能那些长老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北惊寒的意思是让千雪以他未来妻子的身份参加宴会,他想给千雪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北惊寒如此用心,千雪又怎么会拒绝呢?

  在皇帝寿宴的前两天,千雪上街闲逛,想给北惊寒买件衣服,毕竟北惊寒总是一身黑都不能完全显出他的俊美来,倒显得气场逼人,让人一见就怂,所以千雪决定给他换换颜色。

  正逛的开心呢,就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凌艳艳,那个爹是工部尚书的人。

  千雪对她还有点印象,毕竟这姑娘嘴是真臭。

  凌艳艳对千雪也是记忆犹新,她爹打的那一巴掌想想她就心肝疼,现在两人见面她就像看仇人似的看着千雪,眼中刀光剑影火光四射。

  凌艳艳看着千雪看中的成衣,冷哼一声,骄纵地开口,“老板,她手里那个衣服,本小姐要了。”

  小二在一边十分为难,这衣服先来的那位小姐己经看好了,但这位凌小姐他们也得罪不起。

  “愣着干嘛啊,给本小姐包起来啊。”凌艳艳趾高气昂地说,她对那件衣服志在必得。

  “凌小姐,这是男款成衣,且款式也年轻,也……也不适合你啊。”启小二小心翼翼地说,祈祷凌艳艳赶紧放弃,他们可是要开门做生意的。

  凌艳艳听到男款成衣便知道这衣服千雪买来送给谁了。

  她眉一皱,脸顿时涨得通红,手指千雪,结结巴巴地开口,“你……你不要脸。”

  千雪白了凌艳艳一眼,笑嘻嘻地开口,“这成衣是我买给我家未来夫婿的,不知这位姑娘是要买给谁?莫不是已经相看好了人家,也是买给自己未来夫婿的?”

  凌艳艳涨红了脸,她一个未婚姑娘买年轻男子成衣,传出去不得丢死个人。“我……我看错了不行吗,小二,我要这个款式的其他成衣,买给我爹的。”

  她就不信了她爹穿了这衣服,这歌伎还能再拿给北惊寒穿!

  小二闻言更为难了,“凌小姐,这成衣款式新频,我们店铺也只此件,不如凌小姐再看看其他的?”

  凌艳艳脸上挂不住了,真是丢死人了,她气恼地说:“真是遇到你这歌伎就没好事,谁要看其他的,你跟我等着。”最后一句是冲着千雪说的。

  千雪乖乖地笑着点头,应和道,“嗯嗯嗯我等着。”

  凌艳艳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最后她只能愤然离去。

  成功买到衣服又不费吹灰之力气跑了人,千雪心情极好,又买好几件衣服让侍女拿着回府,自己继续逛着。

  正逛着就有个人不心撞了她一下。

  “姑娘对不住,我赶路。”

  千雪握看手心的纸条,淡然开口,“无事。”

  两人各自点头便各自离去,那人行色匆几下就消失不见。

  千雪不留痕迹地将纸条放进衣袖又逛了一会儿才回摄政王府。

  现在这个时刻北惊寒还在皇宫处理事情,千雪回了房间先是给自己倒了杯茶后才拿出纸条展开,纸条上只有三个字,“宫宴,杀!”

  千雪将纸条左看右看,翻来覆去地看,没啥特殊标记后就放在烛火上烧毁,闭上眼睛沉思着。

  身为大姜王朝叛军的首领,千雪确定自己没发布过这样的命令,而且一般机要人员发布的行动都会有特殊标记,这个却没有。

  看来是有些杂碎闲活得太轻松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说的刺杀,对象是摄政王北惊寒,还是小皇帝,这两人只要杀了一个,京陵都会乱起来,啧,还真是麻烦。

  看来有必要回去警醒一下那些不安分的人了。

  宫宴这天到了,千雪让北惊寒换上了她精挑细选的衣服,看着他穿上与自己几乎一样颜色款式的衣服,千雪表示十分开心。

  情侣装get✓

  两人一起坐马车去皇宫,路上,千雪为了让自己人设更完美,当然也是想作一下,一路人都紧张兮兮的看着北惊寒。

  “惊寒,我有点紧张,去皇宫见皇上啊,我好怕我给你丢脸啊。”

  千雪的小脸皱成一团,像一个包子一样。

  北惊寒眸中笑意不断,他刮刮千雪的鼻子,宠溺地说:“你啊,拿出在我面前一半的勇气就不会害怕了。”

  “嗯?什么意思?”

  咋感觉不是啥好话?

  北惊寒笑着将千雪揽入怀中,“不怕,你想如何都可以,若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我希望你从心,今天的宴会带你出来就是怕你闷,想你开心的。”

  千雪心里开怀不已,但面上却实一副怂怂的样子,“你要护着我哦。”

  “一定。”

  北惊寒没说的是,今天也是他即将宣布与千雪成亲的日子,他要在所有人面前介绍他心爱的未来的妻子。

  马车很快就到了皇宫,千雪虽说是第一次来古代小世界,也是第一次来皇宫,但在乌蒙界看惯了各种精美气派的建筑,这皇宫的建筑虽说也不错,但跟那些后辈神仙的殿宇比起来还是差得远。

  虽然内心很淡定但千雪还是要做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做戏要做足嘛。

  “摄政王到——”

  随着一声通报声响起,众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外,在看到北惊寒带了女子进来之后,大家心里都是一惊,摄政王带一个歌妓回府这件事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却没想到宫宴如此重要的场合,摄政王也会把人带来。

  一时间除了丝竹歌舞声,空气都寂静了一瞬。

  北惊寒才不管别人想什么,他牵着千雪的手慢慢走向高台上的位置,坐到了一个略低于皇位的位置上。

  此时皇帝还没有出现,宫宴也还没有正式开始,千雪的目光不经意地四下扫过,寻找着可能出现的刺客。

  小皇帝的性命她不在乎,她要护着的只北惊寒一个人,可惜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可能的人。

  千雪目光沉沉,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过了许久,小皇帝出现了,崩着一张小脸一本正经地说着开场词,最后在他说结束句的时候,北惊寒身打断了他。

  “皇上,臣有事请求皇上。”

  小皇帝懵了一下,嗯……台词被打断了,背稿子好久的,唉,哭唧唧。

  小皇帝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懵逼,他镇定又尊敬地说:“皇叔请讲。”

  “臣请求皇上,下旨为臣与柔雪赐婚。”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众人议论纷纷,话里话外都在说北惊寒失了智,居然要娶一个歌伎。

  千雪也被惊到,反应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他喵的成个鬼的亲,柔雪假名字假身份啊,要结也要等她恢复身份的时候啊。

  小皇帝也是脑瓜子嗡嗡的,太突然了,剧本没写啊,啊,头秃。

  小皇帝努力控制自己跳跃心脏,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的平静,但那稍显慌乱的话语出卖了他,对于北惊寒的请求他不敢拒绝。

  “既是皇叔所愿,朕无有不应,来人,拟旨。”

  “皇上,不可!”

  小皇帝刚说出口便被下面的一个臣子打断了。

  众人目光看去,想看看是谁那么敢居然敢对摄政王的事有异议。

  原来是礼部尚书凌礼行,和工部尚书凌才飞是叔侄,为人严谨守礼,天天将礼法挂在嘴边,现在知道摄政王要取一个歌伎那叫一个激动。

  北惊寒看着凌礼行眼光黑沉“不知大人有何高教!”

  凌礼行看着可怕的北惊寒,心脏颤抖个不停,但是,礼不可无!

  “王爷,这于礼不合啊。”

  “男未婚女未嫁,不知凌大人说的是什么礼?凌大人莫不是年纪大了,记不清礼法了?”

  凌礼行咽了咽口水,按理说他这个年纪的人没什么好怕的,反正已经半截入土了,但北惊寒气势太盛了,那是刀光剑影中磨炼出来的杀戮之气,此时就对着他,他真的撑不住啊。

  “这……这姑娘是……是歌伎啊。”

  “歌伎又如何,不偷不抢,要论出生在坐的各位有几个是世家出身,本王曾经也是一个介布衣,以身份论人未免可笑。”

  见凌礼行说不出话,北惊寒继续对小皇帝说:“请皇上继续拟旨。”

  千雪内心直翻白眼,‘北惊寒这语气跟让人拟退位诏书似的,不过……退位?’

  电光石之间千雪似乎闻到了完成任务的气息。

  “咳咳。”小皇帝咳了几声,看向康高乐,“小康子,准备拟旨。”

  “是。”

  太监总管康高乐说完就去准备拟旨的东西,不一会他就带着好几个小太监把东西搬来了,小皇帝当下就开始让人研磨写诏书。

  明明那些东西北惊寒再熟悉不过,但这次他静静地看着小皇帝拟旨、盖章,心高高提起,章盖下去的那一刻,北惊寒的心也落了下来。

  他捧着圣旨来到千雪面前,将圣旨递到千雪手中,眼中盛满了星光万千。

  他笑容灿烂,看着千雪的目光装满温柔,说出的活却十分霸道。

  “这辈子你跑不掉了。”

  千雪接过圣旨,冲北惊寒笑得明媚又灿烂。

  “我没想跑。”

  两人相视一笑,目光接融处仿佛能拉出丝来。

木择溪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