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归途有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事情尘埃落定,宫宴正式拉开了帷幕,宴会进行得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触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小皇帝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下方的歌舞,平时北惊寒对他管教很严,这样的放松时刻一年就两三次,所以他十分珍惜,不珍惜就没了。

  千雪和北惊寒情意绵绵地互相喂菜,偶尔对视一眼,眉目间满是幸福与笑意。

  宴会进行过半,却还不见有刺客的到来,千雪心下奇怪,一直暗中观察和警惕着。

  但宴会都到尾声还不见任何异常,到了结尾的时候也只剩下最后一场压轴舞了。

  千雪看着那身着异域服饰的人跳着与众不同的舞步,不由得被吸引了注意力,心里思考这这些舞娘是刺客的可能性。

  正在这时京陵国的大将军杨索站起身上走在大殿中间,朗声说道:“皇上,今日是您的生辰,臣想献给皇上一个宝物。”

  众人一听,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大将军杨索身上,他们每个人带的礼物都会在宴会开始前交给专门的管事官员,然后由这个官员进行登记。

  没想到杨索会送两次礼!

  众官员:没想到你是一个谄媚之人,送两次礼也不告诉他们,老六!

  “什么宝物?”小皇帝好奇地问道,严肃的小脸也掩盖不了他内心的雀跃。

  杨索拍拍手,随后便有一个宫人模样的人端着一个托盘弯着身子进来,托盘上还盖着一个红布,那宫人走到杨索身边站定,随后恭敬地跪在地上。

  “皇上,这宝物是臣偶然所得,借今日机会献给皇上,愿皇上寿辰欢健,福寿正绵。”

  这话说得众人心下不喜,什么乱七八糟的祝福,小皇帝正年轻呢,果然是个大老粗。

  “呈上来。”小皇帝兴奋地说, 杨索示意旁边的人将东西呈上去。

  北惊寒看着那一步步接近小皇帝的宫人,在心里评估此人的危险性。

  这人恭敬有礼地走上台一路都低看头,身上是宫中之人的服饰,又是一向忠心耿耿的杨索大将军带来的,北惊寒的警惕也少了不少。

  且今日是小皇帝生辰,这皇宫里里外外都重兵把守,安全性可谓固若金汤,想到这,北惊寒便不再去观察而是专心给千雪夹菜。

  千雪一边吃着菜一边瞄着那边的情况。

  那人已经走到了小皇帝身边,托盘也被康高乐接过,在康高乐转身之际,那人一下子抬起头,刷的一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接着一脚踹开了康高乐就朝小皇帝刺去。

  康高乐突然被踹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头就看到这惊险一幕,差点心脏都吓停,反应过来立刻扯着嗓子大喊:“护驾—护驾—”尖细的嗓音都喊破音了。

  小皇帝也被吓到了,傻坐在位置上动也不动,还好旁边侍卫反应极快,立马挡住了这惊险一剑。

  这时舞台上的舞女和奏乐鼓的乐人都飞快起身,抽起武器就朝边的大臣们飞去。

  众大臣被这变故吓得可以说是花容失色,好几个文臣还上演了“秦王绕柱走”的场景。

  要不是场面不对,千雪都想笑出声。

  武将倒还好,有自保之力不至于像文臣那样狼狈。

  北惊寒将千雪护在身后,还在安慰她,“别怕。”

  千雪眼中笑意闪过,相比于小皇帝的惊恐她还算是冷静的。

  “啊,皇叔命啊!”

  小皇帝身边一下子就多了三四个刺客,侍卫已经应付不了。

  这时一个刺客的剑一下子刺在小皇帝眼前,要是他跑得再快一点都能命丧当场了。

  刺客:我预判了你的预判,却没预判到你的实力,差评!

  北惊寒看看那边的情景想过去帮忙,但把千雪放在一边他实在放心不下,思索再三他直接将千雪揽腰抱起,飞身去到皇帝身边。

  将千雪与小皇帝放在一起,慎重地对小皇帝说:“照顾好她。”

  小皇帝傻愣愣地点头,反应过来就想一脚踹翻了这碗狼粮。

  我才是需要被照顾的人啊,我还是个孩子啊。

  有了北惊寒的加入,战局很快发生了变化,那些刺客开始节节败退,京陵战神名不虚传。

  “千雪大大,好机会好机会,把小皇帝杀了,原主的复国进度就能完成一大步了。”

  千雪目光玩味地看看前面紧张兮兮的小皇帝,小皇帝正东张西望,感觉千雪在看他,他转头看着千雪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放心皇婶,朕会保护你的。”

  千雪敷衍地点头,不想去看小皇帝那颤抖的双腿。

  “算了,我已经有计划了。”

  “哦。好吧。”

  见千雪这么回答,咪三也就不管了,它盲目信任千雪,对千雪说的话深信不疑,所以它转过身子开始看免费的武打片,时不时和黑团子讨论谁的动作好看。

  黑团子近来被咪三烦得烦不甚烦,心里开始后悔来当监督者,当一个冷酷的小团子不好吗,为什么会有团子这么聒噪啊?

  北惊寒边打斗编分出心神护着千雪,好在援军很快就来了,侍卫们一下子轻松不少。

  那些刺客见援军来了,更是发疯似的刺杀,根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千雪眉头一凝,这不是她的人,大姜王朝遗部的刺杀从来都是在以保全自己的性命的情况下进行的,若是有性命危险,是会想办法脱身而不是奋力击杀。

  这些人……

  千雪看着那明显是领头的人的异域长相,对这场早有预谋的刺杀有了猜测。

  虽然刺客们拼了命想杀了小皇帝或者北惊寒,但注定了成功不了,最后都被制服在地,这些刺客知道自己被抓也无所畏惧,一个个都咬破口中毒丸自尽了。

  事尽后,太医赶来为受伤的大臣们疗伤,小皇帝有很多人保护只是没了惊吓,小脸煞白煞白的,最后先回寝宫休息去了,留下北惊寒善后。

  众人又齐聚一堂,这次没有丝竹乱耳,也没有歌舞升平,只有一片压抑的死寂。

  大殿之上还并排躺着刺客的身体,过了一会儿,一个浑身血迹,脸上也满是血污的人站出来,模样十分吓人。

  他重重地跪俯在大殿中间,“臣有罪。”他抬起头看着北惊寒,“刺客乃臣带来的,当初他们献宝物给臣,惟一要求就是想在宫宴上表演,好让自己名扬天下,臣思索再三又将这些人的背景查得干干净净,确保无疑才答应下来,臣有罪,不该贪图宝物,臣愿接受惩罚。”

  说完扬索又大拜俯身,久久没有抬头。

  千雪坐在一边冷眼旁观一切,按理说现在这情况她是没资格在的但北惊寒没说什么其他人哪敢有意见。

  北惊寒站在高台上,目光冰凉,还没开口,又一个大臣站出来。

  “臣有话说。”

  那人跪在杨索旁边,有些激动地说:“王爷,臣刚才细观这些刺客相貌,发现他们大多不是我京陵国人,倒像是奔原大都之人,且听杨大人所言,这些人定是早有预谋,臣细细想来,定是那奔原大都想趁乱攻打我京陵国才会在今日派刺客前来刺杀,王爷,杨大人虽有罪,但也是受逆贼蒙骗,杨大人一介粗俗莽夫不懂这些伎俩,还望王爷饶杨大人一命。”

  这人求情也不忘踩杨索一脚,但是还是把杨索感动得眼泪汪汪的,他没想到一向与他不对付的木正居然会在他落难时为他求情,这个情他记下了。

  见有人起头,那些平日里与杨索关系好的武将也都站了出来,纷纷为杨索求情,就连文官都出列了好几个,大殿上一下子跪了好几个。

  “王爷,臣赞同木大人所言,杨大人虽愚笨,但一颗心忠爱国之心日月可鉴,还望王爷看在他过往的功劳上饶他一命!”

  说话的是与木正交好的官员,虽然文官武将自古不对付,但在某些时侯也不是不能穿一条裤子。

  “王爷,我也不会说啥,干脆我们就去把奔原大都打了,让杨大人当前锋,让他战死沙场。”

  杨索:听我说,谢谢你。

  “是啊,王爷,好男儿就该战死沙场,怎么能死于这些阴谋?”

  “臣赞成攻打莽原大都,他奶……咳,这玩意儿一天天总在骚扰我国边境,老子看着不爽极了。”

  一听要打奔原大都,那些旁边站着的人也一个个开始说了起来。

  “我京陵如今兵强马壮还怕那些无耻之辈不成?王爷,若要战,臣愿随军上阵”

  “臣也愿!”

  千雪在旁边边看边点头,这些文臣武将还挺这一致对外,这生日宴都已经开成了杀敌会了。

  千雪悄悄打了个哈欠,感觉有些无聊,打仗嘛,这是京陵国和奔原大都的事,她可是叛军头目,当着她的面商量,不告密已经是她善良了,毕竟这对她来说没啥坏处,等两军打得两败俱伤,她再带人乘虚而入,复国不就妥妥的吗?

  黑团子:够阴险。

  千雪想得正美呢,下面就又有人说话了。

  “各位大人先别上头,听我说一句,我们京陵国虽说现在兵强马壮,但也才建国在二十几年,不说外患这内忧我们尚未来清,此时要是冒然出兵攻打京陵,难保那些叛军不会乘乱做什么,这不得不防啊。”

  千雪:对对对,防防防。

  此话一出,众人又面露就豫之色。

  在众人拿不定主意之际,北惊寒开口了。

  “莽原大都近年来日益猖厥,外患不除便会一直有内忧,“杨索。”

  听到自己的名字,杨索抬起了头,“今日之事你难辞其咎,现将你罚俸五年,官降五级,作为前锋和左将军一起去攻打莽原大都将功折罪。”

  杨索一听激动地磕头,“臣谢不杀之恩。”

  杀敌会结束,在众人退场时杨索特意叫住木正,认真地对他表达谢意。

  “刚才感谢你为我求情,我为以前对你的态度道歉,没想到你是这么好的人,我也不会说啥好话,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杨索拍着胸脯,一脸感动。

  木正木着一张脸点点头,心里乐了开花,格局这不就打开了吗。

  “走走走,请你喝酒,庆祝我今日大难不死。”

  马车上

  千雪和北惊寒相顾无言,沉默许久,千雪忍不住先开口,“你不好奇我究竞是谁吗?”

  “这重要吗,我只知道你是我未来妻子!”

  千雪无语凝噎,半响才憋出一句,“你该庆幸你不是女人,不然就这样的恋爱脑,何该去挖野菜了。”

  千雪放松了身体靠在马车壁上“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从今天北惊寒让人赐婚一事,千雪就知道他已经怀疑她了,不会是担心她跑了吧。

  不过千雪还有真挺奇怪的,五大邪术之一的化妆术她狗头绝对没问题,自己模仿的字文安从身形到气质也是十分到位,所以到底是哪一步出问题?难通是楚天凡那一步?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北惊寒说着,眼中还带笑意。

  千雪惊讶了,这么早?

  她疑惑地看看北惊寒,等着他继续说。

  “你的身上有着和宇文安一样的味道,你模仿得很好,却独独忘了这个。”

  千雪闻言抬起袖子嗅了嗅,似乎是有一股木质清香的味道,不细闻很容易忽略掉。

  果然细节决定成败啊。

  “你呢?什么时候意识到我怀疑你的?”

  千雪悠悠地叹了口气,“在蒙华郡我要被绑走的时候,当时你那个手下在边上看着,最后才出现,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你怀疑我了。”

  北惊寒轻笑一声,“所以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吗?我想知道道我未来妻子的名字。”

  千雪奇怪地看着他,“还娶?”

  “共盟鸳蝶,白首永偕,我从未骗过你。”

  千雪心虚中还想把北惊寒卖了,看他会不会帮自己数钱。

  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北惊寒一眼,突然戏虐一笑,接着起身凑近北惊寒,故意以一种壁咚的方式缓缓接近北惊寒的脸庞。

  北惊寒看着越来越近的脸,有些难耐地看着,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

  千雪的脸堪堪停在北惊寒的鼻尖处,突然,千雪轻笑一声,拍了拍北惊寒的脸。

  “想什么呢?下次见面,小心哦。”

  北惊寒只觉视线越来越模糊,他伸出想抓住千雪却扑了个空。

  别走,没怪你。

  北惊寒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晕了过去。

  “呼拉,卧底之旅结束了,回老巢喽~”千雪在北惊寒脸上嘴了一口,心满意足地说。

  “千雪大大不带主人一起吗?多好的机会呀,一起带回去培养感情,碎片不就到手了嘛。”

  千雪十分自信,“你信不信,这个小世界结束,这碎片会乖乖跟我走。”

  咪三感到有丢丢怀疑,但是它不敢说,它悄悄地问黑团子,“为啥千雪大大如此自信?”

  黑团子觑了咪三一眼,“爱情使人盲目?”

  “哦!”咪三恍然大悟,最后它小声说:“那主人应该是真盲目了,眼瞎心盲。”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千雪和北惊寒有着灵魂的羁绊,会互相喜欢再正常不过。

  北惊寒醒来时己经身在王府中了,左右看看也不见千雪的身影,

  “来人!”北惊寒喊一声,不一会就来人了,正是萧策。

  “柔雪呢?”北惊寒语气焦躁,浑身冷气发散。

  他现在还感觉有些乏力,萧策料到北惊寒会问,他惭愧地低下头,“柔雪姑娘武功高强,属下拦不住她。”

  北惊寒颓然,他摆摆手,萧策便退了出去。

  “连名字都不说,真坏。”

  他盯着床幔露出一抹苦笑。

木择溪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