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归途有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千雪回到自己的老巢,先是去拜见自己身体的母亲和那些爱瞎操心的元老们,然后花了点时间把自己的大姜军内部肃整一番,把那些心有二心的人全部肃掉,至此大姜军完全成为了她的一言堂。

  整理好内部千雪便开始打听北惊寒的消息,发现他忙着整军出征都没找过自己。

  千雪不开心了,她有小脾气了,哼,说什么喜欢自己,人跑了都不找一下,骗子。

  不开心的千雪决定搞事情,正好楚天凡已经从蒙华郡回来了,千雪拉着他进行了一番密谋,商定了一个计划。

  但为了后续不引起别人的猜测怀凝,千雪又将大姜军内的重要人物聚在一起开了个会。

  议事堂内,千雪戴着一个金属雕刻面具,一身青绿长袍坐在上首的位置上,她的气势很足,大家被叫过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在沉默着。

  千雪见气氛到位了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我准备把京陵国的摄政王绑来?”

  “啥?”

  “咳咳。”

  好几人一听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想不到是什么东西刺激到了千雪让她如此……自信?

  过了一会儿一个长老级人物—赵庆丰斟酌着开口“不知主上是否有计划,这北惊寒……不好抓吧?”

  其余几个人连连点头,何止是不好抓,杀都不好杀,死的都得不到更何况要抓活的。

  “我已有计划。”千雪看看下方问自己的人,继续说:“只是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换言之:是通知不是商量。

  几人早就知道千雪的凶残了,当下哪敢再多说什么。

  “不知主上绑那北惊寒是想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做老公!

  想是这么想但不能这么说,所以千雪话锋一转,“我听闻京陵国将和莽原大都的人开战,这莽原大都相对于京陵国是弱了些,只要我把北惊寒绑来那京陵国就失去了主心骨,到时候开战必定会两败俱伤。”

  几人这才恍然大悟,看着千雪的目光充满了佩服,毒还是你毒啊。

  “那为何不直接杀了那北惊寒?”

  此话一出千雪就不开心了,她看着几人沉声说道:“以后谁再说杀北惊寒别怪我不客气了。”

  几人被千雪的气势震得低下了头,恭敬地应道:“是。”

  千雪这才满意了挥挥手几人便走了。

  千雪瞅准了时机,在北惊寒将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的时候,悄咪咪地潜伏在北惊寒的房间内。

  北惊寒忙完刚走到房间门口,抬手推门却没有继续。

  千雪在屋内听到了脚步声,然后就没了。她屏住呼吸等着北惊寒进门,没想到等了一会儿北惊寒却走了?

  千雪有些气闷但也只能继续等着,好在北惊寒很快就回来了。

  千雪看着他莫名感觉他似乎有点开心儿?

  ‘哼。’千雪撇撇嘴,然后大方地以房梁上跳下来。

  北惊寒看见一个身着青衣长发披肩男子模样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眼中的笑意僵住,他柔和的脸部线条也绷紧了起来,漠然又警惕地看着千雪,“你是谁?”

  千雪也不说话看着北惊寒在心里默数“三”“二”“一”

  北惊寒毫无预兆就这倒在地上,那声音听着还挺响估计满痛的。

  千雪蹲下来戳着北惊寒的脸,恶狠狠地说:“活该,疼死你。”

  说完千雪摸摸自己仿制的假喉结又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喃喃自语:“这次准备充分,我就不信你还认得出。”

  然后抱起北惊寒一个飞身就溜。

  等千雪把人都托出老远了,也不见有人追来,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千雪才不管那么多,哼哧哼哧地把北惊寒带到自己的住处。

  北惊寒醒来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在都城了,意料之中,所以他一点都不急,缓慢运转体内内力,没想到却没感觉到一丝。

  北惊寒一时有些怔愣,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样“柔弱”的人,内力尽失的他,现在就是一个比较强壮的普通人。

  门被推开了,千雪端着一个碗进来,面具挡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只有精致的下巴和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露了出来。

  北惊寒打量着她,身形高挑不似千雪那般小巧玲珑,身上有着一股肃杀阴冷的气势,不似千雪那般烂漫柔和,只一眼北惊寒就知道眼前之是一个久居高位之人。

  不是她……

  北惊寒垂下眼眸不主动开口,千雪预料到北惊寒会很平静,但没想到他是真的波澜不惊,他越是平静,千雪的恶劣因子就越上头。

  她走到北惊寒床边,放下端着的碗就坐在北惊寒床边,“不怕我杀了你?”

  北惊寒淡淡地看了千雪一眼,眼中无波无澜,态度十分淡然,“悉听尊便!”

  千雪眼皮一跳,这是被堵了一句啊。突然千雪恶劣地扬起一个笑容。

  “听柔雪说,她出任务期间多亏摄政王照拂,我就先替她谢过了。 ”

  北惊寒听到柔雪的名字,撑起身体,目光撞上千雪,两人目光相接,一种电光火石,相互较量的感觉。

  北惊寒:“寒苏?”

  千雪率先移开目光,‘哎呦,瞪着眼睛好酸哦。’

  面对一直以来针锋相对的叛军头头,北惊寒却表情得十分镇定,他直直看着千雪,“柔雪在哪?”

  千雪勾起一抹恶意满满的笑,“当然是在总部筹备我与她的婚礼啊。”

  继我要娶自己之后又一次我娶我自己,真的是棒棒哒。

  北惊寒呼吸一滞,指尖抖了一下,他抿着唇紧紧地盯看千雪,“不可能。”

  千雪被他看得心慌,主要还是心虚,她站起来,弹了弹袖口不存在的灰,“有什么不可能?我与她自幼相识,婚约自小就定了。”

  “那我……”算什么?

  北惊寒攥紧手,心口密密麻麻地泛着疼。他的睫毛颤动,心绪难平,他看着千雪,眼中情绪翻涌,戾气涌现,心中亦是杀气腾腾。

  千雪不经意与北惊寒对视一眼,顿时心慌慌,噜啦,玩脱了,这下咋圆啊?

  “摄政王这般看着在下做什么?”

  北惊寒看看千雪,一字一句地说:“我与柔雪有着白首之约。”

  千雪虽然心慌,但还是想皮一下,今天这个剑就是要贩!

  “巧了,我也有啊。”千雪停了一下继续说:“你看,你与柔雪有婚约,我与柔雪也有婚约,四舍五入不就是我和你有婚约嘛,不如我俩凑合凑合?”说完千雪还向北惊寒眨了眨眼睛。

  这个动作一出,千雪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看向北惊寒,却见他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己,眼中还带着点不确定,“柔雪?”

  靠,一不心把以前说皮话的时候的习惯带出来了,千雪对自己有点无语,“我说我刚才那样是和柔雪学的你信吗?”

  此话一出,北惊寒就笑了起来,“语气可以学,但你说话的时候眼睛眨的频率慢一点就更好了。”

  ‘他喵的,这习惯忘了改了。’

  北惊寒笑了起来,他看着千雪,有着些许无奈,“你怎么还是这么调皮。”

  “我乐意。”身份被揭穿的千雪也不装了,继续坐在北惊寒旁边。

  “我是该叫你柔雪,还是寒苏?”

  千雪单手撑着下巴看看北惊寒:“寒苏可是男人,所以你觉得呢?”

  北惊寒侧身一只手抱住千雪的腰,另一只手将千雪的头拉低,然后就着这个姿势伸手摸着千雪的面具,慢慢的摩挲。

  千雪本人是感觉不到什么的,但是吧,心有被撩到,面具下的脸也开始泛红。

  “我能取下来吗?”北惊寒摸着千雪的面具问。

  千雪看着他不说话,北千寒便开始解面具的链子。很快面具被解开,面具下是北惊寒日思夜想的心爱的姑娘的脸,他笑了笑,笑容满足而欣喜。

  他看着千雪的眼睛,认真又温柔地说:“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千雪冷哼一声,“也没见你来找我。”

  北惊寒看看她娇俏的表情,再也忍不位将千雪揽入怀中,“是我的错。”

  事己至此,千雪也有点不好意思再欺负人了,毕竟自己当初是把他药晕再跑的,而且自两人见面开始都伴随着欺瞒,现在北惊寒没找自己算账已经是大度了,自己也不能这么斤斤计较。

  想着千雪端起凳上的碗递给北惊寒,“解软脉散药效的,喝吧,喝了你的内力就回来了。”

  北惊寒却没伸手去接,他抬头看着千雪,莫名有点撒娇的意味,“你喂我。”

  千雪手微微一抖,碗里的药水差点撒了,她盯着北惊寒,见他还是那么撒娇般地看着自己,心里爆出了一连串卧槽,实在是太犯规了!

  北惊寒靠在床头边沿,看千雪没有动作,他垂下眼眸,莫名可怜,“不想的话就算了吧,没有内力也没有关系,见到你我就很高兴了。”

  嗯?这话听着咋柔里雪气?

  “其实我也想找你的,但你走时连的姓名都没有告诉我,我不敢大张旗鼓地找你,我怕给你带来危险,我想把一切都安排好再来找你,苏苏,不怪我了好不好?”

  实名举报,这里有人撒娇,目的是要命,而且很茶那种!

  千雪表示血槽有点空,硬汉撒娇,而且这个硬汉还长得贼好看,试问这谁顶得住啊,反正千雪没顶住。

  “好啦,喂你喂你。”

  北惊寒目的达到,乖乖地身躺着被喂药,药效立竿见影,北惊寒不过一会感到身体如一以前那般充满力量。

  他看着千雪,暗色一闪而过,在她水润透亮的唇上留连几许,接着他就皱起眉头将碗推开。

  “怎么了?”

  药还没喝完呢咋这表情?

  “药,苦。”

  “不可能,这药怎么会苦?”

  千雪表示不信,这东面看着和水一样,味道……应该没啥味道吧?

  “苏苏可以尝尝。”北惊寒期待地看着千雪。

  千雪点点头,说得有理由,她拿起碗便准备尝,刚递到嘴边就被北惊寒拦住,千雪眨巴眨巴眼睛,不解地看看北惊寒,拦着她干嘛?不是说要尝尝吗?

  北惊寒拿过碗无奈地看着千雪,“苏苏好像有点呆,尝,可不是这尝的。”

  说完北惊寒将破中的药一饮而尽,然后一把拉过还在懵逼的千雪就吻了上去。

  千雪还没想明白呢,措不及防就被拉过去接着唇上一凉,触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千雪一下子惊得瞪大了眼睛,北惊寒伸手捂住她的眼睛继续专心“喂药”。

  良久唇分,两人的唇都有红肿,千雪的心脏还在不停的怦怦跳,北惊寒也没好到哪去,面色红润耳朵也通红。

  “刚才我说错了,药是甜的。”

  千雪看着他,一张小脸腾地红了起来,她没想到北惊寒这么勇都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亲完了居然还说话撩她。

  千雪握拳,她堂堂神女大人怎么能输?

  她看看北惊寒,羞涩又勇莽地说:“再……再来一次。”

  北惊寒求之不得,刚准备动作就被千雪拉了过去。

  过了许久,千雪捂着自己肿痛的唇悔恨不己,投降,她认输,呜呜呜,她再也不主动招惹了。

  北惊寒满足地闭了闭眼睛,后又看着怀中缩成鸵鸟的人,“我们有成亲吧。”

  千雪晕乎乎地想点头,但又想到自己和北惊寒的身份,最后点到半又硬生生转了个方向变成了摇头。

  美色诱人啊,差点就答应了。

  北惊寒眼神暗了暗,接着他有些控诉地开口,“亲都亲了,苏苏却不想负责,是觉得我不够好配不上吗?”

  千雪想捂着他这张颠倒黑白的嘴,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见千雪不回箸,北惊寒不高兴了,他转过千雪的小脑袋,让她认真地看着自己,“我们有白首之约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放手。”

  是的,北惊寒在害怕,他怕从前种种都是谎言,那些快乐那些誓言都是虚假的,毕竟他认识的也不是‘寒苏’对他撒娇对他闹的不是‘寒苏’与他有约定的也不是‘寒苏’而是千雪假扮的“柔雪”。

  他害怕一切的一切功都是虚妄,但能怎么办呢?他这颗心第一次为人心动了,动得那么突然那么肆意,就仿佛她出现后四季才开始有了颜色,拥有了世间最美的景色后,北惊寒再过不了一个人的日子了。

  千雪看着他执着的眉眼,恍惚间似乎曾有一个人也如北惊寒一般执着地问她什么。

  千雪眨了一下眼睛,笑吟吟地伸手抱住北惊寒的腰,“我又没说不愿意,只是暂时不行而己,我还有事要做,做完之后我们就成亲吧。”

  “是复国吗?”

  千雪讶然,但想想北惊寒会知道这事也不奇怪,都已经是叛军首领了,不搞事情似乎也说不过去,所以千雪大方承认,“嗯对。”

  北惊寒似乎犹豫了一瞬,但很快他就坚定地对千雪说:“等莽原大都的战事结束后,我会为你亲手戴上皇冠。”

  千雪惊讶地看着他,怎么都想不到他居然会如此的恋爱脑。

  千雪憋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对当皇帝没兴趣。”而且这个时代还没出现过女皇呢,她还想穿女装嫁给北惊寒以后享福呢,当什么皇帝累死累活的。

  想想千雪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其实我对复国也没有兴趣,但是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以此为目标,对我给予了厚望,我是大姜王朝留下唯一的血脉,所以自然而然的也以此作为目标,但是我现在有了新的人生目标了。”

  说着千雪粲然一笑,满目柔情地看着北惊寒,然后又叹了口气“但现在的身份已经是这样的,这些年做的事也不无辜,虽说没有残害百姓,但杀京陵朝臣,祸乱地方是没得跑的。所以这条路还得继续走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些追随我的人。”

  其实有了北惊寒,她不造反也能活得很滋润,但那些追随她的人不一样,他们会一辈子东躲西藏无处安身,做人不能那么自私,所以在没有合适的出路前,造反这条路只能走下去。

  来到小世界后的她也是人类一员,再也不是那冷心冷情的神了。

  “我知道,京陵国你治理得很好,百姓们生活得也很安乐,造反师出无名,但我不能不做。”

  北惊寒将千雪揽入怀中,“有我在,你不需要一个人背负这么多,你不想当皇帝我们就培养现在的小皇帝,到时候把国号为为姜,等那天你腻了我们就去周游天下,苏苏,我也不是一个好人,年少时早已见过太多人情冷暖,我此生唯求一个你。”

  他不是一个好人,帮助千雪也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就是千雪得陪着他一辈子,至死方休。

  妈呀,顶不住了,千雪恶狠狠地抬头,用唇封住了北惊寒这张嘴,这明目张胆的偏爱换谁能顶得住?

  千雪最终还是没把北惊寒绑回自己的老巢,很想但没必要,她相信他们以后会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北惊寒去了边疆的战场,他是京陵国的摄政王,也是京陵国的战神,保家卫国是他要承担的责任。

  其实北惊寒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在千雪去绑他的那一天之前就做好了准备,所以他其实不用再奔赴战场的,但千雪了解他,他也想给千雪一个完全太平的天下,而不是如今内忧外患的国家。

木择溪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