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归途有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离开北惊寒后的第一个月,千雪百无聊赖地在自己的大本营里过着养老生活。

  北惊寒不在,千雪除了维持原主人设不被人发现以外压根没事干,千雪板着手指头默默盘算着。

  带回碎片,没问题。

  维持人设,没问题。

  复国?

  想起北惊寒说过的活,千雪忍不住荡开一抹笑,随后肯定地点头,也没问题。

  剩下的就是护住京陵国了,这个任务……有点问题。

  本来千雪的计划是把北惊寒绑到自己的窝里然后……嘿嘿嘿。

  再趁京陵国和莽原大都打仗时,趁机掀了京陵国的老巢完成原主的复国大计,接下来忽悠那些长老们要得民心,然后再奔上战场攻打莽原大都,接着自己再一个不慎假装凉掉,京陵又复国,莽原大都也被击退,自己就带着娘亲和北惊寒去逍遥自在。

  千雪承认这个计划非常自私,全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规划,压根没考虑过自己死之后追随她的人的下场,大抵是受原主性格影响,在这个计划形成时千雪犹豫了很久,但为了完成任务……

  北惊寒的那番话让千雪直接想躺平,一下子就解决了她的所有后顾之忧,按北惊寒的说法,千雪只需要坐等皇冠上头,然后把底下的人的基本上安排好再把皇位还给京陵国小皇帝就行。

  千雪这段时间对那些长老们的接触下也发现这些长老年纪都大了,复国这个想法在看到京陵国被治理得很好的时候已经淡了不少,复国与其说是个目标倒不如说是一个念想,以此来证明他们没有忘记曾经国土和故乡。

  对于将愿主养成那种阴冷偏执的性格他们也是后悔的,但性格成型也改不过来了,只能顺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次千雪这没把北惊寒绑回来,大家都表现得很平常,本来也没指望能功成。

  房门被敲了一下,接着楚天凡的声音就响起了,“主上,夫人来了。”

  千雪恍然,原主她妈咪来了啊。

  “让她进来。”

  脚步声远去,随后一个人走来将门推开了,是原主的母亲,曾经以美貌闻名天下的大姜王朝皇妃。

  千雪站起来向门口走过去。原生的母亲毫无疑问是一个大美人,纤腰墨发,衣被飘飘,整个人自带温柔气息。

  见千雪朝自己走来,柳湄微微一笑,将手搭在千雪的手上,“好久没看到你了,最近还好吗?”

  千雪想了想了,似乎从她以“卧底”的身份出去又回来后就没去找过美人娘亲了,怪不得美人娘亲来找自己,应该是想女儿了。

  “还好。”两人又寒喧了一会儿,柳湄便开始旁敲击地问,“听长老们说你去了京陵都城了,感觉怎么样?那里是不是很热闹?”

  “还好。”

  柳湄顿了顿,拉过千雪的手说:“娘亲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长老们也说,年纪大了,想养老了,苏儿,你不要将我们以前的想法强加在自己上,娘亲知道这么多年我的苏儿受委屈了。”

  柳湄的眼眶红了,看看千雪的眼睛满是心疼和悔恨,千雪眨眨眼睛,压下心里突然涌上的酸涩。

  “娘……”

  “苏儿,我们就这样隐居吧,等过些年,苏儿找个如意郎君给娘生个外孙,娘就满足了。”柳湄看着千雪,满怀期待,“我们不复国了,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像普通老百姓一样!”

  千雪本人是很愿意的,但她不是原生做不了主啊,没办法,只能学着原生的反应,抽出手,冷漠地看着柳湄。

  “又是想骗我留下血脉?你们都不信我,我偏要证明给你们看,我可以复国!”

  柳湄有些无措地看看千雪,千雪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不看美人娘亲的眼睛。

  啊,美人泪目,心痛,想贴贴。

  “苏儿……”柳湄还想说什么,却被千雪打断,她嘲讽地看着柳湄。

  “楚天凡的身份是什么我都知道,也亏你们想得出来,竞然给我找入幕之宾,呵。”

  对不住啊美人娘亲,都是人设惹的祸啊,嘤嘤。

  这时门外恰好响起楚天凡的声音,“主上,主上,前门来报,有人想见你。”

  千雪正好不想再看美人流泪了,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楚天恭敬地退后一步跟在千雪后面。

  千雪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所见了多少。

  楚天眼角余光悄悄地看着千雪,但不敢多看,很快就移开了,手指相互摩挲,心潮不断起状。

  ‘主上她原来真的女子。’

  随即他又想到千雪和北惊寒相处的场景,目光逐渐暗淡,余晖与落日怎可同语。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楚天凡看了一眼千雪的背影,下定了决心,有的人,值得更好的。

  千雪来到大厅,那里已经有两三个人在等着了。

  在脑海中搜寻一下千雪知道了这三人的身份,是其他叛军势力的首领。

  那三人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气势凌然,一衣黑色且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迎面走来,三人一愣,早所说大姜部的首领是如何心狠手辣心机深沉,没想到真的见面时却与感觉传闻不一样,似乎并不是那么凶悍。

  千雪略过三人径直走向主位,也不管他们三人是什么反应直接坐下。

  三人又是一怔,随后便是气恼,这人果真果传闻一般目中无人。

  “不知几位首领有何事特来造访?”

  气氛滞了一瞬,接着一个人上前几步对千雪行了平辈礼,“我们三人今天前来是为和寒首领共商大计。”

  千雪放杯子的手一顿,接着她若无其事地放下杯子,发出了“膨”的一声。

  啧,总有人觊觎朕的皇位。

  “原闻其详。”

  三人见她感兴趣,相互对视一眼就将计划全都脱盘托出。

  “京陵国如今正值战乱,但北惊寒也上了战场,胜负可以说基本已定,待京陵国胜利,外患解除,到时一定会一心铲除异已,到时我们会无处安身啊!”

  千雪懒得听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打断那个人的涛涛不绝,“黄首领可直接说重点。”

  黄首领又与其他两人对视一眼,那两人都点头,黄首领这才继续说:“我们三人早已商议过,在京陵与莽原大都战时,兵分三路,一路前往都城直捣黄龙占据都城,一路去处理京绫的走狗,再有一路……”

  说到这,黄首领看向千雪,见她似乎有些兴趣便又继续说:“这第三路乃是关键一环,需要前往战场,趁机偷取京陵阵防图,送给莽原大都以助其取得胜利,到时京陵败之,这不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吗?若寒首领愿意,我们四人共享天下岂不乐哉?”

  说着黄首领便开始大笑,仿佛已经见到得到天下的时刻了。

  千雪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心里直翻白眼,这几个狗东西是想让她叛国叛得彻底啊,他喵的真是一步好棋,京陵国被占,接下来再爆出是她把阵防图泄漏来引起民愤,不得民心注定得不到天下,这样剔除了一个强劲对手,然后这三人对到手的国家进行划分,三人实力相当届时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不得不说,想得挺美。

  三个人见千雪一直不说话,不由有些急切,黄首领身后的莫首领急切地开口了,“不知寒首领意下如何?可否愿意与我们三人共享天下?”

  “想法不错。”千雪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面具之下的脸让人看不真切,“那便预祝我们马到成功。”

  三人大喜接着就和千雪商讨起具体计策,结果自然十分心满意足,结束后千雪也不留人,派了楚天凡与他们一起离去,美名其曰多个帮手。

  楚天凡临行前,千雪特意叮嘱他,“到了他们的老巢,找机会一锅端掉。”卖国求荣的狗东西千雪才不屑之为伍,还想利用她简直是在想屁吃,不如就将计就计,肃清内害,也常是守护京陵国了,唉,她这么真努力,可真是棒棒哒。

  “是。”楚天凡正色。

  为了不引起这三人的怀疑,主要也是为了见见北惊寒,千雪启程去了边关。

  快马加鞭历时十天,总算是到了,千雪按捺住那颗想见北惊寒的心,开始思索着用什么身份混进军营混到北惊寒身边,思来想去也只有医士这个身份最适合了。

  确定了目标,千雪便开始乔装打扮成医士,成功混进去之后,千雪还是一连好多天没看到北惊寒,毕竟是一军主帅哪能这么容易见到。

  直到某次出兵回来的傍晚,有一个副将模样的着急忙慌的跑来医士营帐,看到千雪在为伤员换药便眼前一亮,几步跨到千雪面前,想拉千雪又注意自己满手的血迹,便只是急切地开口,“这位医士,我们将军腹部中剑需要马上医治,还请医士和我走一趟。”

  ‘将军?北惊寒?他受伤了?’

  意识到这点,千雪表现得比副将还急。“带路。”

  副将点点头,急忙开始带路。

  时隔三个月,千雪终于见到了北惊寒,他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腹部的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处理,依然在渗着血。

  北惊寒闭着眼睛似在闭目养神。

  “将军,医士来了。”

  北惊寒听到声音睁开眼转过头,看到千雪他愣了一下,随后目中流光闪过。

  他对那副将说:“你先下去吧。”

  那副将并未犹豫,行了一礼,“是。”便退了出去。

  军账内只剩下千雪和北惊寒了,北惊寒想下床却被千雪快步走去阻止,“别乱动了,都受伤了就安分点吧。”

  “你怎么来了?路上没遇到危险吧?”北惊寒打量着千雪,见她无恙这才放心。

  千雪看着北惊寒伤口,有一点心疼,“躺好吧,我先给你上药。”

  见北惊寒乖乖躺好,千雪打开药箱边给他处理伤口边说:“应京陵国其他叛军首领要求,来偷你们的布防图送给荞原大都。”

  北惊寒一听就笑了,他温柔地看着千雪眼中都是坚定的信任,“我知道你不会的。”

  “哼。”千雪傲娇地哼了一声说:“我当然不会,这可是我的天下,我又不是傻,把江山送给外邦人?蠢不蠢啊?”

  北惊寒看着千雪傲娇可爱的样子,笑出了声,这人是怎么长的,怎么哪哪都顺他的心意。

  “我的苏苏最聪明了,再怎么坏也不会拿百姓的性命开玩笑的。”

  千雪横了他一眼,上药的手故意用了点力,看到北惊寒吃痛过才满意地哼了一声,“知道我坏还喜欢我?”

  “没办法,一见卿,误终生,就是喜欢啊。”

  “油嘴滑舌。’心里是这么想着,但千雪的脸上却带笑容。

  伤口包扎完毕,千雪开始和北惊寒说起正事,“京陵国的其他叛军我来已经交给了别人处理,等我们打完莽原大都回去的时候一定会迎来一个和平的国家的。”

  “有把握吗,需不需要我派人协助?”

  “放心好了,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会动手,再说那些叛军也就窝多,打了一个挪一个,所以以前才懒得管,现在我的人直接杀到他们老巢,肯定能把他们一举歼灭。”

  “苏苏这么厉害,看来我也得加快军事进程,争取早日把京陵交到你的手上了。”

  “你那小皇帝和满朝大臣知道你这么大逆不道吗?你不怕受千古唾骂啊。”

  北惊寒看看千雪,目光灼灼,温和又烫人,“早与你说过,我并非什么好人,况且,往后余生有你,那便够了。”

  千雪呆了呆,忍不住笑道,“以后我要让你去挖野莱。”

  北惊寒也笑了起来,“你和我一起,没什么不可以。”

  千雪斜了北惊寒一眼,想道‘比那王啥钏聪明,至少知道要人陪。’

  千雪接连照顾了北惊寒好几天,他这伤口才算初愈,这期间当然少不了打仗,到这时北惊寒就得上战场,因为他是统帅,有他在,打胜仗便是家常便饭,倒不是说他不在便会打败仗,但能赢且伤亡小为什么还要选择伤亡大的代价呢,谁的命不是命?

  北惊寒智勇无双且骁勇善战又精通各种学兵法,知人善用,将士们对他无有不服。

  但他上战场特别是还带着伤去,千雪那是十万个不放心,知道他可以,知道他很厉害,但这都不妨碍千雪对为他忧心,所以千雪打扮成一个小兵和北惊寒一起上了战场。

  好了嘛,本来有个北惊寒就已经让人觉得胆寒了,又来了一个千雪,这两人的合体直接无敌。

  不过两月,莽原大都的军队便溃散而逃,带着剩下的老弱病残们逃到草原更深处,没有个百八十年是缓不过来了。

  楚天凡那里也传来了好消息,那些叛军已经伏法,至此,京陵已无内外患的存在,可以好好地休养生息了。

  大军班胜回朝,每个将士的脸上都可以看见喜色,但是呢,高兴得太早,他们的肯定打死也想不到他们的大英雄已经叛变了。

  哎呦,罪过罪过。

  大军行进了一个月才算到京陵都城,千雪又住到了北惊寒的府邸中,而北惊寒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战事大捷,嘉奖将士还有易国一事,北惊寒一时间忙地脚不沾地。

  他要把一切隐患除去,交给千雪一个完整和平的国家,还有那些大臣,易国毕竟是大事,而且还是将国家易给前朝的人,反对的人一抓一大把,毕竟小皇帝还在呢,这简直是谋逆!

  北惊寒每天早出晚归,虽然每天都和千雪见面,但见面时间少得可怜,这就导致了千雪无所事事,每天像游魂一样闲逛。

  正当千雪无聊到发毛的时候,终于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千雪正好闲逛到正门,就叫到门外有一个人正在大吼大叫,“你们放我进去我要去见那贱人!”

  这声音吸引了一批吃瓜群众,大家站在摄政王府指指点点,凌艳艳才不管那么多,她今天必须要见到那个贱人!

  “放我进去!”

  听到这声音,千雪眼前一亮,这不就嗑睡来送枕头嘛,这正无聊就有人来解闷了,千雪脚步轻快地向正门走去,就看到了被侍门拦在了的凌艳艳。

  千雪挑眉一笑,‘呦,是那个倒霉小可爱呀!’

  千雪还记得凌艳艳,当时她俩互相欺负,她想看看自己在北惊寒心中的地位,所以倒霉姑娘就被她爹打了一耳光,也怪她自己说话不中听,哼。

  “放她进来。”

  千雪对侍卫说,侍卫们一见千雪发话了,就放开了凌艳艳让她进门。凌艳艳怒气冲冲地进了门,然后门“嘭”地一关上了,倒把她吓了一跳。

  千雪撇了凌艳艳一眼,就又把她带到上次的那个花园角落,这次千雪不先开口,想看看这倒霉孩子要干嘛。

木择溪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