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归途有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你就是那个前朝公主吧。”凌艳艳的语气十分坚定。

  这倒是让千雪没想到,她挑挑眉,“你怎么知道?”

  凌艳艳当真是气绝,她死死盯着千雪,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一般,“你要复国你自己去啊,做什么要拉上摄政王,他在外为你奔波,你独享清闲,你凭什么!”

  千雪心里一跳,主要是凌艳艳声音大大,眼中恨意在太浓。

  千雪摇摇头,‘烂桃花一朵哦。’

  “凭他喜欢我啊,也愿意为我倾尽所有,够不够?听说你婚事将近怎么不在家准备着反倒跑我这里来了?”

  凌艳艳真的千雪气到哭,今天的事大大超乎她的认知了。

  今天去给爹爹送糕点,没想到就听到北惊寒在和她爹商议着什么,处于一种想多看心上人两眼的心理,她躲在屏风外,没想到就听到北惊寒和她爹在商议着谋反,为的还是前朝公主。

  一瞬间惊愕,难以置信等等一系列情绪浮了上来,一时冲动她就来了摄政王府。

  此刻听着千雪的这些话,凌艳艳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掉,最后索性蹲下身继续哭。

  千雪没想到凌艳艳一下子就哭成这样,一时也有些无言,“喂,别哭了。”

  “要你管!”凌艳艳吼道,她依旧有些愤愤不平,“你坐享其成,让他背负骂名,你……你不要脸!”

  千雪沉下了脸,眼中笑意全无,沉默半响,期间只有凌艳艳还在哭着。

  最后,千雪毅然转身而去,“千秋骂名吗?那就一起抗吧。”

  是她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凌艳艳说的没错,她确实在坐享其成,等北惊寒送来她想要的一切,却没仔细去想北惊寒会付出什么代价,她真的自私了,被宠坏了。

  正史公正,谱尽英雄,她所想要的,都会让北惊寒背上一个骂名,这不是她想的。

  正好,一起背负千秋骂名,一起遗臭万年,也算是另类的被世人所记住,也许还会有人一些写他们故事的小本本呢。

  千雪走出摄王府立刻联系了她的部下。

  就今天,她要让京陵国正式易主!

  凌艳艳来摄政王府是早上七八点,接着千雪就离开了。到了下午五六点期间,千雪就集齐了两千人到了京陵都城下。

  还好她的大本营距都城不远,否则一天之内也集不到这为么多人,但千雪这次集军实在是大突然,那些长老们知道她要攻打京都都很犹豫,毕竟外出征战的京陵大军就在都城附近等待受封,这时候攻打实在不是好时机。

  但千雪丝毫不惧,她相信北惊寒不会让她一败涂地的。

  长老们劝阻无效,见千雪一意孤行的样子也只能舍命陪君子,各自披上戎装,随千雪上去到都城外,一步错步步错,就让他们这些老骨头为自己犯的错买单吧。

  千雪在回她的大本营时,就换上了她标志性的服装,毕竟大姜部下们都以为她是男子,今天这样的时刻她也不想废时间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千雪在换上戎装后,骑着大马便率领大军来到了都城城下。

  此刻城门口竖起栏杆,城门紧闭,除了城墙上有一些看守的人外就是千雪的大军了。

  千雪骑在马上,在大军的最前面,旁边的小兵高举着旗帜,旗帜只写着一个大大的“姜”字,情况看起来很紧张,至少城墙上看守的小兵大气都不敢喘。

  “摄政王来了吗?”旁边的小兵咽了咽口水问。

  “已经去叫了,估计这时候已经带着将士们过来了。”

  “那就好。”那小兵松了一吃,有摄政王在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北惊寒收到消息说有大军在都城外准备发动攻击时,他心里就已经有所猜测,叹了口气,北惊寒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便召集自己的亲兵去了城门。

  城墙上,北惊寒一眼就看到了一身戒装带着面具的千雪,千雪也看看他,两人眼中都是笑意。

  北惊寒千雪隔着墙遥遥相望,最后北惊寒移开目光,淡淡的开口吩咐,“开城门。”

  “是,属下……”旁边的副将还以为是出兵却没想到是开城门,他严肃地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迟疑地问,“将军,刚才说的是开城门?”

  “嗯。”北惊寒转头看向他,“有问题?”

  “将军,三思啊。”副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城门! 眼下情况再开城门不就是羊入虎口吗,这可是要留下千秋骂名的。

  北惊寒看着千雪,缓缓勾起一抹微笑,说出的话却不客置喙,“开城门。”

  副将犹豫再三,还是转身去了,他是北惊寒的亲兵,遵执命令是天职,从追随北惊寒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发誓此生永不背叛,此刻哪怕北惊寒要开城门他也会言听计从,他只担忧北惊寒以后要遭受的流言蜚语。

  千雪这边的人看到北惊寒来了都有些紧张,毕竟北惊寒就是京陵国的定海神针一般的在在,文韬武略无所不精。

  孙长老策马来到千雪身边对她小声说:“主上,北惊寒这人可不容小视,我们需得小心行事 。”

  千雪点点头,心里不已为然,自己男人小心啥呢?

  就在千雪这边的人严阵以待的时候,却发现城门它开了。

  开了?

  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千雪灿然一笑,大声说:“全军挺进,不可伤及无章,违者就地斩杀!”

  “是。”两千人的一声“是”,声势浩大气势磅礴,接着大军朝都城有序进发,一路无拦来到皇宫。

  千雪看看北惊寒,策马朝他奔去。北惊寒看着千雪,转身下了城墙。

  千雪到了北惊寒身边便翻身下马,身边不时有士兵走过,都城中尘土飞扬有些混乱。

  “你太急了。”

  千雪站在北惊寒身边,两人俱是一袭黑衣,气质卓然,远远看去,伯仲难分。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后世议论这段历史时,我不想你一个人背负骂名。”千雪笑了起来,“当然,我也不自己一个人背,所以拉你一起啦,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北惊寒也笑了起来,他看着千雪缓缓弯下了自己的脊背,“我的荣幸。”

  为你俯首称臣,荣幸之至。

  大姜军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进入了都城,而京陵在一众人懵逼的情况下就这样奇妙的易了主。

  “北惊寒,你这个乱臣贼子,必定不得好死!”礼部尚书受不了这个打击指着北惊寒破口大骂。

  北惊寒站在千雪身边不发一言,做事就要承担得起后果。

  “你……枉费先帝对你的信任,狼子野心,与贼人沆瀣一气,可怜我京陵基业就毁于你手。”

  千雪坐在高位,就挺无语,“这位大人,你京陵基业重要,我姜朝基业不重要吗?今日果前日因,身为前朝皇子,我为我的国家复仇有错吗?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北惊寒的决定又何错之有?”

  “你……”礼部尚书找不到反驳的,一时间气得脸色通红,“这是诡辩!老夫……老夫今日便撞死在这大殿上,乱臣贼子,休想尔等臣服!”

  说完,礼部尚书便准备朝柱子冲去,千雪这时慢悠悠地说:“在坐的大臣,一人自尽,祸连九族。”

  看到礼部尚书顿住的脚步,千雪继续说:“自古叛者,心狠手毒,大人们若不信大可试试,在我在位期间,诸位若是非正常死亡,带我查明,小心九族团聚于泉下,那我可造大孽了。”千雪手撑下巴,毫不在意地继续说:“不过,谁在乎呢?”

  此言一出,礼部尚书的脚再也冲不出去了,工部尚书赶紧把自家亲戚拉回来,其实朝中大臣都知道北惊寒所作所为,也默认了,毕竟这些年朝政都是北惊寒管理,他要想登基都可以。

  但是总有几个职业使命强的,例如这礼部尚书,而今一人死祸九族,在这不按套路出牌的人面前,职业使命也不是不能抛。

  众大臣面面相觑最后都跪了下来,“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千雪满意点头,识相!

  小皇帝在一旁瑟瑟发抖,呜,他还在啊。

  在小皇帝和一众大臣迷茫的眼神中千雪登上皇位,改国号为姜,小皇帝成了一个闲散王爷。

  那些反对的大臣也千雪强势镜压,一个个敢怒不敢言,还能言什么啊,连北惊寒都叛变了,没办法,只能认命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事情解决后便是登基大典,千雪一切从简从简再从简,成功完成原主复国愿望。

  在千雪登基半月后楚天凡便来请辞,千雪也不是那种剥削员工的扒皮,便同意了。

  楚天凡最后深深看了千雪一眼,背着自己的剑就离开了,他也要去找属于他的星辰大海了。

  千雪在位仅一年便将皇位还给了小皇帝就和北惊寒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千雪在位一年期间,兴修水利、大办学堂特别是女子学堂,在一定程度上为女子地位上升做出了贡献。

  后世史书记载,京陵二十五年,国破,同年十月,大姜复辟,寒武帝上位,修水利,兴国学。大姜初寒元年武帝退位,京陵复辟。

  这段莫名其妙的历史让后世的史学家一个都摸不着头脑。

  但千雪才不管呢,现在她一切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往后余生天高海阔,重要的是,有想要的人陪着。

  “喂,北惊寒,来千雪仗啊!”

  千雪说完不等北惊寒反应便开始偷袭,一大块雪朝北惊寒丢去,没想到打个正着,看着北惊寒呆呆的样子,千雪忍不位大笑出声。

  北惊寒看到笑得开怀的千雪,眸中一片宠溺,拾起一块雪捏成小球便朝千雪脚边扔去。

  “随时奉陪。”

   时间为媒,青春为聘,此生你若为良辰,我愿当美景。

木择溪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