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马莫凭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智破奇案(4)

  段旭明喝多了酒,此时正仰面朝天,倒在榻上呼呼大睡。乔鹏拉着路清风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路清风连忙拉了拉乔鹏的衣袖:“四师兄,咱们这么直接进来,会不会不太好啊。”“有什么不好的,五师弟你看着。”说着,竟运起内力,一掌超段旭明胸口打去。乔鹏这一掌下去,吓了路清风一跳,却见段旭明猛的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立了起来,一脚将乔鹏的掌风挡住,而后将手作爪状,一把就擒住了乔鹏的喉咙。

  路清风惊呼一声,连忙叫“二师兄”,却见段旭明猛的睁开眼睛,同时松开手将乔鹏放开。“五师弟,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是这小子吧!”段旭明一脸阴沉的看着路清风说着。路清风笑了笑说道:“二师兄果然神功盖世,连睡梦中也能反击。”乔鹏被段旭明掐的满脸通红,好一阵才缓过来,不禁不满的说道:“什么睡梦中,他就是假寐!明知道跟你开玩笑,还下死手,什么二师兄嘛!”段旭明不理睬乔鹏的抱怨,问二人道:“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我这干嘛?”乔鹏说:“我和五师弟想趁夜去做些事,知道二师兄睡不着觉,所以过来邀请二师兄你一起去!”“睡不着觉?”段旭明眯着眼,看向乔鹏,不禁笑道:“没胆自己去,找我当保镖打手就直说,说那么好听干嘛?”

  “你就说去不去吧!”乔鹏毫不客气的和段旭明说着,丝毫不像是师弟对师兄的态度。“去!你倒是无所谓。要是五师弟少了一根汗毛,我看你怎么和师父交代。”说着,手再次捏作爪型,内力贯穿掌中,再看时,段旭明的铁拐竟如认主一般凌空飞至段旭明手中,这让路清风看的目瞪口呆。

  “走吧!”段旭明说着,拍了拍路清风的肩膀。路清风缓过神来,连忙跟上了段旭明和乔鹏。段旭明一边施展轻功,一边问身旁的乔鹏:“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查案?”乔鹏笑了笑没有说话,见身后路清风张嘴要说,却一把拦住路清风,然后朝段旭明说着:“二师兄,你就跟着我们走吧,哪那么多话?”段旭明气的鼓鼓的,也拿乔鹏无计可施,只得跟着乔鹏路清风两位师弟,丝毫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只见乔鹏带着路清风和段旭明二人走街串巷,竟在镇上的街角处截住了一名夜香公。乔鹏截住夜香公,将佩剑拔出,抵在那夜香公的脖颈之上。那夜香公不知发生何事,唬的战战兢兢,登时跪在地上求饶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乔鹏笑道:“本大侠想要你命只在顷刻间。现在有几句话问你,你要如实招来,若有半句假话,小心性命不保!”那夜香公连忙说道:“小人自然不敢欺瞒老爷。”乔鹏笑了笑问道:“你们夜香公排班是谁来排?”那夜香公连忙说道:“是县衙里管事的宋老爷。”乔鹏问道:“哪个宋老爷?”夜香公连忙回道:“小人也不知宋老爷名讳,只是知道他老人家姓宋,我们都只叫他宋老爷的。”乔鹏笑了笑,谅这夜香公也不敢欺瞒他,于是又问道:“那你可知道那个宋老爷家住何处?”夜香公连忙说道:“知道知道,衙门往东走,第六个院子就是了。”乔鹏这才将夜香公放了,临行的时候还不忘吓唬他一番:“今天晚上的对话你最好烂在肚子里,若是说出去,小心你的小命!”那夜香公心惊胆战,连忙应允。

  师兄弟三人按那夜香公所指,果然见到了一个“宋府”。只见这府邸果然恢宏,一看之下竟有一种朝廷命官的感觉,谁能想到这竟是一个衙门管事的府邸。乔鹏见了,不禁摇头叹道:“区区一个衙门管事的,竟有如此府邸,可见这衙门绝对不是清水衙门,说他们是一帮贪官污吏绝不冤枉。”路清风却说:“倒也断定不了他一定就是贪官污吏,不过这给凶手排班夜香公,指不定就是他给安排的,我们还需诈他一诈。”段旭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是怀疑是这人将凶手偷偷安排成夜香公,那简单,直接捉过来问问就行了嘛!”乔鹏见段旭明欲破门而入,连忙拉住段旭明说道:“寻这管事的问,可与寻个夜香公不同,小心打草惊蛇!”段旭明问道:“那要怎么问?”乔鹏笑了笑说道:“不能在这里问,最好是能将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掳去一个地方,我见城外有个茅草屋,里面似乎是没有人在住的,把他掳去那里再好不过。”然后看向段旭明说道:“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掳走。”段旭明见乔鹏看向自己,不禁说道:“这个简单。”然后施展轻功,径直飞入城墙之中。路清风见段旭明说做就做,也是钦佩不已。

  可没等路清风将钦佩之情言表出来,却见段旭明又重新飞出宋府来,手中空空,并无一人。只见段旭明满脸通红,很是歉意的对两个师弟说道:“师兄进了宋府才发现,我并不认识这个宋老爷啊!”这句话说出,直教乔鹏与路清风忍俊不禁。乔鹏更是调侃着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二师兄武功卓绝,脑子却不太灵光。”段旭明想要反驳,可事实摆在眼前,却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终究只说出来一句:“我就不信你们认识!”

  乔鹏扭头问向路清风:“五师弟,你说,怎么能找到这个宋老爷呢?”路清风笑了笑:“既然是宋府的家主,自然是要住在住卧房中了。”段旭明一拍脑门:“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不等乔鹏路清风说话,又飞身窜入宋府之中。“就让二师兄一个人进去吗?”路清风问道。“等会吧!就这种府邸,以二师兄的武功一个人足以。若是带上咱俩,反而多两个累赘,咱们就耐心等着吧!”果然,没过多久,就看见段旭明背着一个麻袋从围墙里飞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找来的麻袋。

食肆馆主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