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马莫凭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智破奇案(5)

  “走!”段旭明飞过乔鹏路清风的肩头,空中只留下了段旭明轻轻的一个“走”字。乔鹏和路清风对视一眼,连忙跟上段旭明。

  三人一路急行,来至城外的那个茅草屋,却见茅草屋里隐约有些响动。乔鹏连忙示意段旭明和路清风噤声慢行。想要往前查探,却被段旭明一把按住肩膀,在乔鹏耳边轻轻说道:“里面是个高手!”然后将麻袋交给路清风,手持铁拐,踏步上前,撞破木门而入。乔鹏见了,连忙手持马鞭紧随其后。只见乔鹏刚刚进入茅草屋,便被段旭明一把推出屋外,同时耳旁想起嗖嗖的破风声。等到乔鹏落地,只见身后的树干上赫然插着一排银针,不免心中有所忌惮。

  茅草屋中传来打斗声,那是段旭明和屋内的人比斗了起来。乔鹏还想进屋帮忙,却听一声巨响,一个人被扔了出来,顺带把那茅草屋的木门砸了个粉碎。随即,段旭明手中拎着一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很明显的,段旭明手中拎着的那人早已断了气。

  先前被段旭明扔出来的那人也身着黑衣,刚刚爬起身来,便看见段旭明手中拎着同伴的尸首走了出来,心中不免大骇,连忙厉声问道:“你们是谁?为何管我们兄弟的闲事?”路清风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却看见段旭明答道:“天下人管天下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问题吗?”那黑衣男子还没说话,便见段旭明已然手持铁拐,一拐砸在那黑衣男子的胸口上,只见他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便不动了。

  路清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疑惑段旭明为何杀人,却见段旭明和乔鹏立在门口背过身去,再也不往茅草屋中看去。路清风走上前去,想看看茅草屋中究竟有什么,可却被乔鹏拦住,把他的身子推转了一圈,也不让他去看。路清风正疑惑着,只听段旭明说道:“姑娘,你得救了,还请快点穿上衣服吧。”路清风这才明了发生了什么,心中不禁想到这两个黑衣男子真是该死,原来是那采花贼。

  果然听见屋内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一个女子慌忙的从屋内跑出,看这女子的背影,身上的衣服也零零碎碎的,似乎是被那两个采花贼强行撕开。

  段旭明见那女子走远,这才招呼两个师弟将那麻袋扛进屋内。只见乔鹏看了看两个尸体,忽然招呼路清风将那两个人的衣服脱下来。路清风虽然不解,可还是按照师兄的话去做,段旭明看了看乔鹏的举动,不禁笑了笑,然后静静的等着乔鹏将两人的夜行衣脱了下来,这才让路清风给麻袋里的宋老爷放了出来,给他解了穴。

  那宋老爷从昏迷中醒来,看见眼前手持兵器立着的师兄弟三人,余光又看见身旁已死的两个男子,心中惧怕不已,连忙朝三人磕头说道:“三位好汉,饶了小人狗命吧!”段旭明看这宋老爷的一副胆小样,连问话都懒得问,直接大手一挥示意乔鹏说话。只见乔鹏抽出一把匕首,蹲了下去,直接将匕首摆在宋老爷的脖子上,吓得宋老爷脸色惨白,连连后退:“求好汉饶了小人狗命吧!”

  乔鹏故意露出来一脸邪魅的笑容,看着宋老爷,笑着问道:“要我饶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宋老爷连忙说:“我有钱,放我回家,我把我家钱都给三位好汉,求三位好汉饶了我吧!”乔鹏笑着问:“怎么?这就求饶了?我问你个事,你要如实交代,或许还能留你个小命!”那宋老爷听了,连忙说道:“好汉尽管问,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乔鹏将手中匕首把玩,吓得宋老爷不轻,看了一下宋老爷的反应,这才满意的问道:“说说,上个月十七那天,是谁值班当的夜香公去的樊家庄?”“啊?那么久的事,小人不记得了啊!”宋老爷连忙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那么久的事了,我都忘了啊!”宋老爷连忙委屈的说道。“哦?是吗?”乔鹏微笑着看向宋老爷,然后突然握住宋老爷的手,猛的一发力,那宋老爷连忙喊了起来:“疼疼疼疼疼疼!”“说不说?”乔鹏笑着问。“我是真忘了!”宋老爷连忙说道。“算了,四师兄。”路清风连忙上前摆手叫停了乔鹏,然后看着身旁两个男子的尸体,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又要多个同伴了,哎,还得辛苦我把坑多挖的大一点!”宋老爷看了看两人的尸首,突然惊恐的反应了过来,这些人真的会杀人,豆大的汗珠顺脸颊流下,颤颤巍巍的说:“别杀我,我说,我说!”

  乔鹏一把将宋老爷从地上提起来,悠哉悠哉的轻吐两个字:“说吧!”宋老爷小心翼翼,颤颤巍巍的问道:“三位好汉,上个月的事了,真是记不得哪天啊!”乔鹏眼色一凛,冷哼一声道:“那天情况特殊,你应该记得吧?”“特殊?”宋老爷眼睛猛的一亮,然后说道:“我知道了,就是樊家庄家主被人杀的那天吧,那天。”看宋老爷欲言又止,乔鹏和路清风就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什么了,乔鹏猛的一抓,将他抓在手里低声呵道:“你都知道什么,赶紧说出来。”“可是。”宋老爷仍旧犹犹豫豫的。突然觉得胸口一痛,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竟是那一直没有出声的段旭明隔空一指,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宋老爷直接打伤:“说!”只有一个字,却让宋老爷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杀意从段旭明的眼睛里迸发了出来。宋老爷连忙说道:“是蒋大人要小的那天取消了去樊家庄收夜香的夜香公,余下的小人一概不知啊!第二天听说樊家主被人杀害,小人也猜和蒋大人有关,可是不敢多问。”

  “蒋大人?”段旭明眯着眼问道。“蒋大人就是本县县令!”宋老爷连忙说道。“蒋大人可曾出过县衙?”乔鹏又问道。“不曾不曾”宋老爷连忙说:“除非朝廷征召,否则县令不能离开本县,这是规矩,县令大人哪能违反呢?”宋老爷连忙解释着。

食肆馆主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