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马莫凭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智破奇案(7)

  宋老爷连忙把自己最贵重的一套衣服穿上,身旁叫了八个伙计,手持火把一边四个站定了,这才高叫一声,把段旭明和路清风请了进来。“两位叔叔前来,真让小侄蓬荜生辉啊!”宋老爷大声的说着,然后给府中下人介绍着:“你们别看这两位比老爷我年轻,可是在我们族里辈分可是很大,按辈分算,是我的叔叔,你们可得尊敬他们!”“是,老爷。”然后一起齐声朝段旭明和路清风说道:“叔老爷!”宋老爷这才笑呵呵的看着段旭明和路清风说:“两位叔,来小侄这有啥事啊?尽管吩咐!”段旭明笑了笑,然后说道:“有好酒吗?先来点喝!”“有,有,好酒好菜都有,两位叔往里走!”宋老爷一边笑着说,一边对下人吩咐道:“快,快去备好酒好肉去,愣着干嘛!”

  等一桌好酒好菜配齐,宋老爷将段旭明请上主位,再让路清风落座主陪。段旭明倒是毫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一屁股坐在了主位上,路清风还要再三谦让,宋老爷附在路清风耳边小声说道:“大侠,我可是介绍说你们是我的长辈的,怎么能你坐次陪,我坐主陪呢?”“这?”路清风想了想,宋老爷说的也有道理,只能勉强的同意了下来。宋老爷看酒菜都摆好了,便将下人都屏退了下去,这才笑着问二人:“不知二位大侠到底怎么称呼?”段旭明喝了一口酒,将一大块肥肉塞入口中说道:“你可以叫我二叔,叫他五叔。”“好的,二叔,五叔。”宋老爷很是殷勤的说着。

  “二叔,五叔,你们来找小侄有什么事吗?”宋老爷问道。“先不说这个,来,喝酒!”段旭明说着,就举起来酒杯。“好,全听二叔的!”宋老爷连忙端起酒杯,陪段旭明去喝。喝过一杯,宋老爷又倒了一杯酒,来敬路清风:“小侄也敬五叔一杯。”“好!”路清风也端起酒杯。酒杯送到嘴边,路清风却突然想到,这酒里不会有毒药或者迷药吧?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段旭明,只见二师兄朝路清风点头示意,路清风便不疑有他,也随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随后宋老爷就开始一杯一杯的陪段旭明喝酒,可他哪里有段旭明的酒量,不大一会就喝的酩酊大醉,倒在椅子上呼呼的睡去了。段旭明给他把了脉,见没有大事,便叫来几个下人,让他们扶老爷回去房间。然后又喝了些酒,这才问下人带路,回到自己房间里去。宋老爷早就嘱咐下人为他俩打扫干净了两件客房,段旭明倒也不客气,拎了一坛好酒,回去客房接着喝。路清风没有二师兄那么心大,倒在塌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隔壁传来二师兄的呼噜声,路清风无奈的笑了笑:“真是可笑,身处敌营,二师兄也能睡得如此香甜。”

  除了二师兄的呼噜声,不远处隐约传来一阵琴声。路清风睡不着,信步走去看,琴声悠扬,如泣如诉,等路清风走近,这才发现,在府中的一个亭子里,有一个女子,身穿白衣,正坐在亭中抚琴。那女子猛然见有一个男子靠近,吓了一跳,琴声骤停,女子连忙问:“你是何人,怎敢闯入府中?”路清风还没说话,女子便转笑脸问道:“是老爷的叔叔吧?不好意思,奴家一时惊慌,忘了这事了。”连忙起身行了个礼:“奴家见过叔叔!”路清风点了点头,连忙说:“姑娘不必多礼。在下夜间难睡,忽而出来信步走走,搅扰到姑娘雅兴,真是罪过罪过。”那女子哧哧的笑着,一边坐下重新抚琴,一边嘴上说着:“哪有什么姑娘,奴家是老爷的第二房妾室,随老爷,也该叫一声叔叔的。叔叔喜欢听琴,奴家便再给叔叔弹上一曲。”一曲奏罢,路清风也来了兴致,便问道:“不知在下可否也借琴一曲?”“哦?叔叔也懂琴?”女子问道。“略知一二,不如姑娘精通。”女子便让出位置来,路清风上前坐下,也弹首曲来,与女子弹的温婉曲子不同,曲中竟有无限悲凉之意。“曲是好曲,只是好端端的引人难过。”曲罢,女子说着。路清风抬起头,竟发觉女子不知何时,竟听曲听得落下泪来。

  女子告歉一声,便匆匆离去了,路清风也不知女子的故事,也不知她为何落泪,只是望着她的背影默默的叹了口气。“别叹气了,现在可不是你怜香惜玉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把路清风吓了一跳。“哎,二师兄,你能不能别这么神出鬼没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嘛!”路清风不满的说道。“第一,是你自己太专注,才没发觉我过来。第二,你得叫我二哥,不能露了马脚。”段旭明拍了拍路清风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好的,二哥,小弟知道了。”路清风连忙说,然后跟着段旭明往客房走去:“二哥,我就是睡不着,瞎走走,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对了,二哥你啥时候醒的?”“是被我呼噜声吵的睡不着吧?”段旭明没有回答路清风的问题,而是一把将路清风推进了房中:“那你快点睡,我等你睡着了再睡!”这句话让路清风心里暖暖的,倒在榻上,不一会的功夫就陷入了梦乡。可是睡梦中路清风依旧惊醒了过来,隔壁传来的呼噜声仿佛一阵阵惊雷,路清风苦恼的用枕头蒙住了头,哎,真是服了这个家伙了,能吃能喝能睡的!路清风恨恨的想着。

食肆馆主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