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权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1章

  万喜良和孟姜女以及孟姜女父母四人,闻得秦始皇此言,心中犹如晴天更是打了个霹雷,均都全是整个人都给震呆住了。

  万喜良只觉自己的整个心神都如坠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冷深渊里,思想一片空白。

  孟姜女稍定心神,脸色苍白的望着神情威严且愤怒的秦始皇,颤音凄声道:

  “皇上,不要,不要啊!万喜良他实则上是非常忠心于我大秦的,他方才只不过……只不过是胡言乱语,民女求皇上饶过万喜良吧!”

  秦始皇听得孟姜女这话,更是如火上加油,目中杀机大炽的望着失魂落魄的万喜良,阴冷的道:

  “我是一个与暴虐的君主,可不懂得什么叫仁慈,只知道跟我作对的人,全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万喜良却突地神经质似的发出一阵狂笑道:

  “象我这等一介藉藉无名的书生,能死在皇上手下,却也是一种殊荣了呢!说来死又有什么可畏的呢?但只愿我的死能点醒皇上亦或让世人从我的死中领悟些什么,那我也就死得其所,死得无憾了。其实死对我这样一个落魄的残疾书生来说,或许还是一种痛苦生命的解脱呢!”

  秦始皇听得一愣,却也狞笑着道:

  “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我会让你受尽世间折磨而亡,我会让你死得如世上的空气般没有人在意你!我要把你发配到西域边疆去修筑长城!”

  万喜良似是豁了出去似的象变了一个人似,冲着秦始皇冷笑道:

  “如此的冥顽不化,我看你大秦的江山坐不稳多少年的!我怎样死去都不足为意,只是皇上你亲手打下来的江山却要毁在你的手上,我为你深感痛惜罢了。”

  秦始皇气怒得犹如一只暴哮的狮子般,双目透红,脸上肌肉绷紧,手上青筋条条**,冲着万喜良大声喝止道:

  “住口!我大秦的江山只会蒸蒸日上,永世不败!谁人敢来作反?赵国、楚国,还是齐国?他们都已经被我击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你说那些刁民吗?他们能成什么气候?即使起来起义,也只是些乌合之众,那堪我大秦八十万精兵的轻轻一击?只有你这等狂妄小子才敢口出狂言!”

  万喜良冷哼一声道:

  “自我陶醉,自我祟拜有什么用?现今天下人民己对你秦苛政渐容忍至了快到绝望的境地了,只要你还是固执的横征暴敛,大秦气数必亡。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现今天下群盗纷起,这是什么原因呢?还不是徭役苛税搞得民不聊生造成的?俗话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一个为君者失去了民心,则岂不如孤舟怒涛中行?很容易翻船的呢!”

  秦始皇一向目空一切,狂妄自大惯了,自他作了秦国储君以来,除了项少龙,就从来也没有人敢象万喜良这般的斥责过他,不由气得怒极反笑的道:

  “好小子,有你的!寡人为君十多年还从来没人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今日之事若被传了出去,那寡人日后还威信何在?哼,可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你们四人今日全得死!”

  说着,秦始皇把‘九天神功’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提聚了九成功力凝贯于双掌,双掌不多时就已成了一片赤紫之色,且不时的有着紫光一闪一闪的,紫光中竟冒出一缕缕紫气来;

  万喜良这下再也坚强不起来了,面如死灰的连连向秦始皇叩头道:

  “皇上,孟姑娘一家三口可没有犯什么欺君之罪,他们可都是我大秦忠实的良民,求皇上开恩,饶……”

  万喜良的话还未说完,秦始皇暴喝一声道:

  “好!那就让我先送你上西天极乐去吧!”

  话音刚落,一股强大无比的紫色罡气就己从秦始皇掌中发出,向万喜良当胸击去。

  眼看着万喜良就要魂归九天,孟姜女突地娇喝一声,纵身向万喜良身上扑去。

  “砰”的一声劲气着落之声,秦始皇所发受气全都击在了孟姜女的背部。

  孟姜女“啊”的一声惨叫,与万喜良的身子一起向后暴飞。“咚”的一声着地之后,孟姜女又跟着“哗”的喷出一口鲜血,顿时昏迷过去。

  万喜良只是被跌得背骨剧痛,秦始皇发出的内劲却并没有伤着他,所以他并没昏死过去,见得孟姜女吐血昏迷,顿时心痛如终的轻呼道:

  “心如,心如,你醒醒啊!可不要吓我!干嘛这么傻呢?都是我把你害的!我该死!我该死啊:”

  边泣声呼喊着边不知从哪里模出一把短剑来,就欲向自己心脏处刺去。

  秦始皇也想不到盂姜女竟然愿舍身救万喜良,心中有一股怪异的刺痛感觉,见万喜良欲自杀殉情,竟是不愿让他如此便宜死去的冷哼一声,左手中食二指射出一束是气往万喜良握剑的手腕疾点过去。

  万喜良手腕一麻,短剑顿然脱手坠地,一双愤怒且仇恨的目光紧盯着秦始皇。’孟姜女的父亲和母亲见女儿身负重伤,生死不明,也顿然消去了对秦始皇的惧怕之心,继而起之的是仇视,再也不管秦始皇凶神恶煞的凶态,悲呼着向万孟二人奔去。

  秦始皇心中也不知怎的突地又为孟姜女的生死非常担心起来,身形一动,掠至万梦二人身边。

  俯下身子拉过孟姜女的右手,为她把了一会脉后,先是点了孟姜女周身的二十几大穴道,又运功将双掌抵在她背部的中枢和命门两大穴道上,把功力源源不绝的输入孟姜女的体内。

  看着秦始皇的怪异举动,万喜良和孟姜女父母却也并没有出言喝止,因为他们看得出秦始皇是在给孟姜女疗伤。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孟姜女“嘤咛”一声悠悠醒转过来,苍白的脸上也微微现出了些许红晕,目光却是黯淡无光的望着秦始皇,口中声音脆弱的断断续续道:

  “皇……皇上,民女求你饶过万公子吧!他……他是个好人呢!民女的命是万公子救下的,皇上若要杀万公子,就由民女来抵命好了!皇上……饶过他吧!”

  万喜良此时是一脸惨痛悲苫之色,孟姜女的母亲却已是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不断地叫喊着孟姜女的名字,她的父亲则还略微显得坚强些,不过’—双眼睛却也涨得通红。

  秦始皇心中也象有个什么东西硬住似的,异常沉重和不舒服的一语不发的盯着孟姜女,默默的从衣兜掏出一个绿玉瓶,拨开瓶口,一股清香顿漫室内空间,由这清香中可知玉瓶中盛装的定是什么灵丹妙药。

  秦始皇神色阴沉的对孟姜女道:

  “你的五脏六腑已全被我的内劲所震碎了。天下间可以说是无药可以救得你了。我这里是一瓶千年何首乌配以菊蜂鲜蜜调成的药液,你把它喝了,可以延续你三天的生命。”

  顿了顿,沉吟了好一阵,似作了极大的决定似的道:

  “只要你们答应我不把今日之事泄露出去,我可以应允不杀你们。不过,万喜良对寡人不敬之罪,死罪虽免,但活罪难逃,寡人就罚他到西域边疆修筑长城三年。孟姑娘,你认为我这做法怎么样?其实我可是全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决定饶过万喜良的!”

  孟姜女听秦始皇决定不杀自己四人,欣喜得无光的秀目中生出些许光彩来。

  万喜良和孟姜女父母三人则听得孟姜女已无法救治,只有三天可活,对于秦始皇饶去自己等不死的事反不以为意,均都心中充满悲伤和对秦始皇的仇恨。

  万喜良把孟姜女的娇躯轻轻松下,站了起来,满身是孟姜女所喷吐的鲜血,再加上脸上的极度悲伤和愤怒,神情显得恐怖的指着秦始皇,激声道:

  “你……你是凶手!你是魔鬼!心如若是有任何闪失,我定与你拼命!”

  秦始皇对万喜良可是恨不得把他给碎尸万段,但自己既己向孟姜女保证过不杀他,那就自也得遵守“诺言”,更何况把万喜良发配到西域去修筑长城,自己至少有一千种比杀了万喜良更让自己泄恨的办法。

  西域边境乃是个不毛的沼泽之地,那里蛇虫众多,人迹罕至,只有凶残野蛮的匈奴人居住在那里,派去修长城的也全都是些死囚,他们当中凶残暴虐者比比皆是,且惩治人的方法花样百出,更有甚者是心理变态的人,他们好男色。在这样的一群组合里,万喜良将所遭受的惨境,秦始皇闭目一想,心中就觉老大开怀,对万喜良的恨意也就淡了许多。

  嘿,生不如死将会是万喜良的下场了!

鱼片全球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