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说,我摆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遇见你

  还摆烂系统,怎么还逼着宿主上进,会不会摆,不会摆就别摆。

  然后言树就询问道“小摆,这是什么情况,能否告知一下,有没有具体的说法,还有,这任务是你发的?”

  脑海里小摆嘿嘿一笑:“当然可以告诉你,不过嘛~”,搓了搓小手。

  言树看到她的样子,“这也要钱吗?我就这么点钱,可怜一下吧。”

  小摆想了想,一副非常大度的样子:“好哒,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行了啊。

  这里的优秀就是只要大家觉得更好就行了,通俗易懂把。”

  言树不懂:“那第二个问题呢?”

  “你猜。”

  言树捏了捏拳头,然后笑了一下,算了,听歌!

  不过这次言树没有直接趴在座位上,不然再被杨蔚然逮住,一天内连续糊弄的难度就大大增加哦。

  一天的时间飞快,毕竟言树一天都在摸鱼,研究(听)歌。

  放学之后没有多逗留,直接飞奔回去。吴样,周骋,张思宇拉都没拉住。

  周骋询问:“小样~,树哥这是咋回事,今天怎么回去这么早,不留下来冲几把?”

  吴样拉着张思宇:“挨聘,你说话文明点哈。”沉吟了一下:“树哥今天确实有点不一样,可能遇到啥事了吧。”

  张思宇没管他俩:“哎呀,有啥事明天问问呗,你俩能讨论出来个啥,走了走了,今天我带飞。”

  三人便冲向网吧,分秒必争。

  是夜,天色已晚,但是雾都仍然保持着它的脾气,并没有有一丝平静。

  但是就算这样,仍然有一个青年正在飞奔着,他就是言树。

  言树跑回家,拿起钥匙打开了家门。

  大喊道:“姐,我回来了!”

  客厅的沙发上,一名少女正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名为人间的书。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少女轻抚发梢,整理了一下略微有点散乱的长发,合上书本,站了起来。

  少女在家身着一件白色T恤,浅粉色短裤,露出了一双白的耀眼的大长腿,面容姣好,素颜朝天,相比起弟弟言树,可以说是更胜三分。

  陈清菡听到言树的声音,笑意盈盈道:“回来就回来,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跟个小孩子一样。”

  言树看着眼前的陈清菡,恍如隔世。

  前世陈清菡不顾家人的劝阻,突然决定出国,与其联系不过是电话而已。

  现在重活一世,再次见到姐姐,言树怎么能不激动。

  陈清菡看着呆呆样望着自己的言树,不由得看了看自己,是不是有着装有什么问题:“怎么了,小树,我脸有花吗?这么盯着。”

  言树听到陈清菡的声音,回了回神,夸奖道:“嘿嘿,姐姐你的样貌可比花好看多了,当然值得我盯着了。”

  陈清菡脸颊微红:“瞎说什么呢,赶快洗澡去,洗完了来吃饭,我给你做了宵夜。”

  言树做了一个军礼,表示收到。

  十分钟后,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美食。

  言树过来一看,红烧排骨,空心菜,紫菜蛋花汤。这三个菜用来做宵夜真的是浪费了。

  言树直接盛上一碗饭,大口大口吞咽,仿佛没吃过一样。

  坐在一旁的陈清菡看着言树如此吃法,露出满意的笑容,劝道:“你吃这么急干嘛,又没有和你抢。”

  言树没有多言,依然自己吃自己的,直到最后喝完汤,打出一个长长的饱嗝,最后才停下来。

  “手艺好还得是老姐你呀!”言树瘫坐在椅子上,只能说是毫无形象。

  陈清菡笑了笑,收拾碗筷,准备去洗碗。

  “姐,等会你来我房间一下,我给你弹歌听。”

  “哦,什么歌呀?”

  “保密,等会你听了就知道了。”

  陈清菡生出一丝好奇,这弹个歌曲挺神秘的。

  言树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书桌旁边的吉他。

  好久都没弹了,不知道还行不行,别等会姐姐来了,不会弹,那就尬住了。

  言树先轻轻的弹了弹琴弦,试了试音,没有问题。

  言树坐在床边琴身放在腿上,左手按着琴颈,右手轻轻拨动琴弦,吉他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但也只是穿了出来,多年没弹,还是过于生疏了。

  陈清菡快速洗好碗,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走向了言树房间。

  推开房间,发现树正坐在自己的床边轻轻的弹奏着歌曲,粗略听下来,陈清菡发现好像是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歌。

  言树看见陈清菡进来,用手摸了摸头:“啊哈哈,姐你洗的这么快啊,要不你再去洗个澡?你肯定出汗了,这么热。”

  陈清菡看了她一眼:“我可没有出汗,不信你闻闻?”说着就把洁白如玉的手臂往言树伸过去。

  言树表示嫌弃:“知道你香,我老姐怎么可能不香,快去洗澡。”说完放下吉他,就把陈清菡推搡着出了房门。

  陈清菡拍了言树一下:“行行行,去了去了。”

  这臭小子,捣鼓什么呢,我倒是要看看等会你要整什么花活,如果不行,我可得好好嘲笑他。

  言树坐回了床边,没想到这还有点难,不过应该没问题,别的不说,这智力加了,确实感觉挺有用的。

  陈清菡为了给自己的好弟弟多留点时间,故意洗澡的时候磨蹭了一会,唉,有我这么个好姐姐,小树真是太幸福了。

  换了一套浅蓝色的睡衣,陈清菡又慢慢悠悠的走向了言树的房间。

  “小树,怎么样了,可以了吗,实在不行明天也可以。”

  言树拒绝陈清菡的好意:“老姐,别瞧不起,已经可以了,坐着。”

  陈清菡闻言,就拿着椅子坐在了言树对面,睁大了双眼,等待着言树的表演。

  “咳,开始了啊。”

  陈清菡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言树,正襟危坐,抱着吉他,啧,还挺帅的,这样小弟岂会不会谈恋爱,哎呀,那样就不好了。

  就在陈清菡胡思乱想之际,言树轻轻拨动了琴弦,清脆的琴音一下就传到了陈清菡的耳朵里,也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短暂的前奏结束了,陈清菡看着言树张开了嘴,吐出了低沉的歌词。

  “我们笑着,

  我们哭了,

  我们抬头望天空,

  星星还亮着几颗。”

  陈清菡安静的听着言树的歌声,什么时候唱的这么好了,这结尾的颤音,轻重音分明。

  随后节奏一改,情感高昂起来,弹奏也加上了手部的拍击琴身,正式进入副歌部分。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

  因为不想分离…”

  副歌部分言树在高级演唱的加持下,真假转换堪称完美,加上代入对陈清菡多年来的思念,感情爆发,直接可以说完美演绎了这首歌。

  随着吉他声缓缓消失,这首歌曲最终落下帷幕。

  言树看着对面呆呆的陈清菡,不由的得意一笑:“姐姐,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

  听到言树的话,陈清菡回过神来,退出沉浸的状态。

  陈清菡对着言树鼓了鼓掌,疑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唱歌了!”

  “你不想想我是谁,唱歌区区小事,我怎么会不行。”

  “切,说几句你尾巴就翘上天了。这首歌在哪个平台,我想去听听。”

  “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这首歌哪个平台都没有。”

  “那你怎么…难道,这是你写的歌?!!”陈清菡震惊,言树什么时候都会写歌了,还写的这么好。

  “你多久写的?”

  言树有点面红,毕竟这么占为己有还是有一点点愧疚,但是就一点点,所以也就抛之脑后:“就这几天才写好的,我可以一写好就给你听了。”

  陈清菡一听,大为感动:“还算记得你老姐,没白疼你。”

  不过这时反应过来这歌词,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十年不就是指着我和小树的十年吗。

  那是不是就是说这首歌是专门写给我的。

  怎么越想越觉得这一首歌是一首情歌呢,应…该,不是吧?

  陈清菡脑袋一下子超负荷运转,面颊也变的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小…小树,不要了,我先回去了。”说完陈清菡就捂着脸跑出了房间。

  突然,又打开言树房间:“明天再给我弹一遍,我要录下来!”然后“砰”的一下关上了言树的门,踏踏踏的走了。

  言树看着陈清菡这一连串的动作,还没来得及反应,房间里人都没有了,只留下了陈清菡淡淡的香味。

  言树摇了摇头,表示不懂陈清菡在干什么。

  “小摆,你说我姐这是咋了,突然变的奇奇怪怪的。”

  小摆看着言树的投影,震惊道:“你自己不清楚自己干了什么?那可是你亲姐姐啊。”

  言树疑惑:“我干了什么吗?我不就是给我姐弹了首歌曲,

  还有,别瞎说,她不是我亲姐姐。”

  小摆看着言树这完全不懂得样子,大眼睛咕噜噜的转,说道:“这样啊,那肯定是你姐姐太感动了。”

  “是这样吗?”

  “怎么不是呢?你就说,弟弟把自己写的歌第一时间唱给自己的姐姐听,

  而且还这么好听,你姐姐像刚才那样激动一点,是不是很正常。”

  言树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一鼓掌:“可以啊,小摆,懂得挺多。”

  小摆发出了一种怪怪的笑容:“嘿嘿,那不是,以后多给姐姐唱唱歌,让姐姐多高兴高兴。”

  “那肯定的,我姐我的肯定得给他听。”

  然后小摆一转话风,正经了一些,一挥手出现了今天的任务。

  言树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下面多出了个优秀值,数据直接变成5。

  “这个数值你就可以把它当做你的任务目标,提升的越高越好。

  因为你给你姐姐弹奏了一首歌曲,表演的也很好,所以你的优秀值达到了5。

  现在你应该知道这个任务还怎么进行下去了吧。”

  言树摸了摸下巴,表示理解了:“那奖励呢?”

  “最基础的就是10点优秀换取1摆烂点,至于更多的得需要你优秀值达到了才能解锁。”

  “越优秀,越摆烂?是这个意思吗,这有点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小心被查。”

  “哎呀,你这就不懂了,这叫做,优秀之后的休息,懂不懂?别乱说话,小心我锤你。”说着小摆还挥舞了下自己的小拳头。

  言树摊了摊手,不和小摆在扯犊子了,抓紧时间,vip快没了。

远方的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