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说,我摆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顽强

  言树对着周丽媛自信一笑:“你可以先不用管这个,后面再说。”

  周丽媛不明所以,不过看着言树的笑容,小曦,这次说不定真的有人能帮到你呢。

  “好,一定没问题的。”

  回到教室,正在上课,二人打了个报告回到自己的座位。

  看着有一点躁动的班级,刘国庆想了一下开口道:“周丽媛,宁曦的情况怎么样了?严重吗?”

  周丽媛还没来的及坐下,连忙说道:“宁曦情况不严重,休息一下就好了。”

  刘国庆一听,笑呵呵的:“这下同学们安心了吧,好好上课喽。”

  坐在前排的尚伟和刘国庆关系比较好,于是直接嚎了一嗓子:“好的!”

  言树回到座位,吴样就悄悄摸摸的问道:“啥原因啊,树哥,咋突然就晕倒了?”

  后面俩看前面在说话,老刘说话嗓门又大,宋子慧干脆直接写了个纸条询问。

  就在这三人叨叨咕咕下,言树无可奈何,和她们略微的说了一下宁曦的身体情况,保留了宁曦的家庭状况。

  就这么一节物理课就被几人打发过去了。

  一天的时间漫长而又短暂。

  对于要求来说,在空间里享受一下,时间一下就没有了。

  对于吴样来说,在教室了好好上课,漫长的一天就开始了。

  不过一旦到了放学的时候,所有人也都精神起来了。

  宋子慧,李萱还有她们的闺蜜们嚷嚷着去喝奶茶休息一下。

  尚伟和赵海明则是准备去吃个宵夜。

  吴样就在旁边询问:“树哥,有打游戏去,昨天跑那么快,拉都拉不住你。”

  周聘,张思宇二人也眼巴巴的望着:“是啊,树哥,小样这蠢蛋打的太菜,没你带不动。”

  言树一听,打游戏开黑!好怀念啊,有点意动,但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只能拒绝:“这几天大概没啥时间,得后面才行。”

  吴样三人不乐意了:“啥事啊,能有我们打游戏重要?”

  “我得去送一下宁曦。”言树没有告诉他们愿意,瞎扯了一个“怕宁曦路上出事,所以我去送送。”

  张思宇一脸贱笑:“耶,送女生回家哦,我观察过宁曦,虽然不高,但绝对是漂亮的。那没事了,我们走!”

  说完,这仨兄弟又勾肩搭背的跑了,嘀嘀咕咕的过程中时不时发出阵阵奸笑。

  言树摇了摇头,这仨傻儿子,你们不懂爸爸的伟大啊。

  一边叹气,一边走到宁曦旁边,嘘寒问暖:“宁曦身体怎么样了?还好吧。”

  宁曦在同学们都离开教室时,和周丽媛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在教室在学一会。

  宁曦一想起父亲就叹了口气,家里不适合学习。就是麻烦媛媛了,为了陪她一起回家,也在教室一起学习这么晚。

  结果一旁突然传来了言树的声音,宁曦立马就僵住了,呐呐道:“还,还行吧,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真的吗?”

  “真的。”说完宁曦突然站了起来,向言树微微鞠躬:“谢谢你背我去医务室。”

  言树看着道谢的宁曦,摆了摆手:“小事,都是同学,互帮互助应该的,对了,我怕你今天回去身体还会出问题,我送你吧。”

  “啊!”宁曦一惊:“不用不用,我身体真没问题,言树,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一会才回去。”

  “没事,万一你半路又晕倒了怎么办,周丽媛她一个女生力气又不大,还是我适合。”

  周丽媛听到言树的请求,再回想起早上言树想对宁曦提供帮助,虽然不知道言树想干什么,但是还是准备打打助攻:“确实,小曦,就怕万一,要是你晕倒了,言树在确实好办很多,都是同学,没什么的。”

  宁曦听到周丽媛的话,沉默了一会:“那好吧,但是我还得学习一会,你要是有事还是先走吧。”

  言树一听,第一个小步骤成功了:“没事,我正好也学习学习,哈哈。”

  然后言树又溜达溜达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给陈清菡发了个消息说今晚有点事,就进入摆烂空间放松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言树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于是睁开眼睛,发现是周丽媛。

  “走了,言树,我们好了。”

  言树起身一起走出了学校。

  宁曦的家离学校不是很远,大概需要走15分钟的路程,但却是雾都的贫民窟之一。

  路灯散发出的光想要照亮前进的路,光线却被树叶遮挡,留下片片斑驳的阴影。

  三人脚踩着阴影缓缓前进。言树没话找话:“你们俩真努力,学到现在才回家。”

  周丽媛搭话:“我还好啦,经常开小差,还是小曦厉害,可以一直一直学习。”

  “哇,那小曦真强,反正我是做不到。”叫一些亲昵的名称加上适当的夸奖,可以加速彼此的关系,于是言树故意改了一下对宁曦的称呼。

  听到言树的夸奖,宁曦嘟了嘟嘴:“没,没有,这就是大家都能做到的事。”

  “这可不是大家都能做的,很少的可以一心一意的学习。”言树反驳,又再次询问道:“小曦,你能这么专心肯定有什么技巧吧,教教我们呗。”

  “就是就是,小曦,快教教我呗,我也想像你这样,可以专心的学习。”周丽媛也出声附和道,希望宁曦也可以多说说话,平常她太沉默了,自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宁曦听到二人的询问:“没,没有什么技巧,就是觉得在学习的时候,可以完全沉浸在里面,不用考虑什么,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言树和周丽媛二人听到宁曦的回答,都有些沉默。

  言树心想,多好的孩子,怎么让她就这样消逝,一定一定要改变这个故事。

  言树对着周丽媛点点头,眼神越加坚定,表示这个事,我言树绝对管定了!

  周丽媛看着言树突然对自己点点头,眼神还那么灼热,完了,言树这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那不行,自己和言树不熟,肯定不行。虽然他很帅,肯定不行啊。而且她还很善良,愿意帮助小曦,但是还是不行啊啊啊。

  言树和宁曦俩看着周丽媛突然面色通红,在那里不动了,异口同声:“媛媛(周丽媛)你怎么了?”

  周丽媛一下被叫醒:“哈哈,没什么,哈哈哈。”

  三人继续走了一会,周丽媛表示自己该走另一条路了。

  宁曦就劝道:“谢谢你了,言树,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言树一听,那不行,还没去见见宁曦那个父亲,这怎么能回去:“我都陪你到这里,人情都送了你一半了,你叫我回去,那可不行。”

  宁曦还想开口,却不想言树直接双手推着他的肩膀:“走啦走啦,有这时间陪着我磨磨蹭蹭,咱们早就到了。”

  宁曦第一次被男生这么触碰,有点晕晕的,就被言树这么推走了。

  周丽媛看着远去的二人,突然觉得这二人才是般配,落魄的灰公主和从天而降的王子,要好好的啊,小曦!

  言树和宁曦二人继续前进,路灯也逐渐变的昏暗,地上的光影都快没有了。

  言树看着这样的环境:“小曦,你这不怕吗,你一个女孩子,怎么都还是有点危险吧,尤其是学习了这么晚,以后要不早点走?”

  “没,没事,我带了一把小刀,不会有事的。”宁曦还重复着这句话,仿佛是在给自己更多的信心。

  言树再一次沉默了,这因为宁曦带来的冲击,无法言说。

  “以后我陪你一起回家吧,万一你晕倒了,对吧。”言树故意说的轻松,再次用早上的事调侃。

  宁曦不满意:“这只是意外,我以后不会了,而……”

  “好了好了,快走,明天说明天说,现在就别纠结了。”

  宁曦被打断了开口,无奈,只能领着言树回家了。

  左拐右拐,终于到了宁曦的家,一栋破旧的小楼。

  宁曦刚要开口,言树抢先道:“哎呀,我好累,好渴,好想喝水啊。”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言树带回自己不想回去的家。

  推开门,一片黑暗。

  宁曦熟悉的在墙边按了一下,打开了电灯,昏暗的灯光充斥着客厅。

  客厅没有什么家具,一张沙发,一个桌子。

  沙发上躺着一个苍老的中年人,正在呼呼大睡,口中还在喃喃着什么。

  桌子上东倒西歪的布满了酒瓶,粗略一数大概有个10来个。

  宁曦看着眼前的场景,感觉到一丝绝望。对着言树勉强一笑:“你先站一下吧,我去给你倒水。”

  说完进入了旁边的厨房,等到宁曦在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碗,里面装着一些凉白开。

  却发现,桌子乱七八糟的酒瓶已经不在了,被言树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个角落里。

  宁曦突然眼角有一丝的湿润,声音略微有些颤抖:“言树,你不是想喝水吗,已经不早了,休息一下就快回去吧。”

  本以为言树又会上之前几次,还要再拖一会,却没想到言树一口把开水喝完了,笑着说:“感谢你的水,真解渴,今天冒昧登门,打扰了,那我就不多留了,再见,小曦。”

  说完,言树转头就走了,外门还再次给宁曦挥了挥手。

  直到言树走出家门,宁曦关上门,才如梦初醒般的回了一句:“再见。”却也知道言树早已离去。

  宁曦看着眼前的景象,慢慢的蹲下了双腿,背靠门口,眼泪抑制不住的从眼眶流出,无声的抽泣了起来。

远方的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